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515章一群蝼蚁而已
    看着李七夜手中抓着无字石碑,神行门的老祖和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不由为之悚然,从来没有人能撼动过无字石碑,更别说把无字石碑拿起来了。

    但是,李七夜却轻而易举地把无字石碑拿了起来,而且还当作兵器挡住了这砸来的一锤,这一下子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

    自从无字石碑被神行门的始祖神行真帝立在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这块石碑的用处,也再也没有人知道这块石碑的真正用处,再也没有人知道这块石碑的奥妙,没有想到,李七夜一个外人就如此轻而易举地把这块无字石碑抓在手中,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是神行门的老祖还是神行门的弟子,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

    “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发呆的时候,李七夜手中的无字石碑一震,直接向这位老祖碾压过去。

    在“砰的”一声巨响声中,巨锤瞬间被震得粉碎,无字石碑宛如是巨岳一般镇压向了这位老祖。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声响起,在无字石碑之下,这位老祖根本无法反抗,似乎这块无字石碑拥有着镇天之力,在无字石碑的镇压之下,任何人都无法逃遁,在惨叫声下,听到了“噗”的一声,这位老祖瞬间被镇成了血雾。

    “一群蚁蝼而已——”李七夜抓着无字石碑,轻描淡写地说道,似乎在此时他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这样的事情,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十分的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整个神行门来说,那是彻底的被震撼了。

    “杀——”在天鹤真人回过神来,他们都相视了一眼,就在这刹那之间,他们都感到可怕,就在这一刻,他们在心里面同时都冒出了一个想法,眼前的李七夜留不得!

    “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一座座大殿楼宇崩碎,碎石泥土飞溅,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同时出手,瞬间轰出了自己最强大的一击。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只见一件件强大无匹的兵器冲天而起,狠狠地轰击向了李七夜,在这一刻,天崩地裂,杀伐冲天,天鹤真人他们都被吓住了,所以第一反应就是要以最强大的一击镇杀李七夜,否则他们必将会遭来灭地之灾。

    “不自量力。”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声,手中的无字石碑一震,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手中的无字石碑就像是天外飞陨一样重重地击落而下,整个无字石碑“轰”的一声狂轰,宛如镇杀诸天十地。

    “砰、砰、砰……”一阵阵崩碎之声响起,在无字石碑一击之下,只见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的一件件兵器纷纷崩碎,根本就是承受不起无字石碑的一击。

    最后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无字石碑宛如是重重地击在了地上,在这一声巨响中,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诸位老祖瞬间被镇压,“啪、啪、啪”的一阵阵倒地声音响起,只见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他们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彻地被镇压了。

    此时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诸位老祖全部都趴倒在地上,五体投地,他们的身上宛如有十万座的山岳压着一样,动都动不了,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弹动,他们彻底的被镇压了。

    “我是该如何把你们杀了呢?是扒皮?还是抽筋?”看着被镇压在地上的天鹤真人他们,李七夜不由笑吟吟地说道。

    “你敢——”在门外,有不少神行门的弟子大惊,齐喝一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不少的神行门弟子瞬间拔剑而上,向李七夜冲杀而来。

    这些神行门的弟子是救人心急,也没有想太多,见师父和诸位老祖有难,就立即拔剑冲上来救助。

    “勇气可嘉,可惜,不自量力。”见这些弟子都拔剑冲杀上来,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只是手指一弹,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些弟子的长剑全部都一下子崩碎,紧接着听到“啪”的一声,这些弟子鲜血狂喷,整个人重重地被砸在了地上,就像一座山峰重重地砸在了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动弹不得,再也无法爬起来了。

    举手投足之间,就镇压了在场的诸老祖,至于神行门的弟子,在李七夜手中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感到了无边的恐惧,因为李七夜的可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在此之前,他们都一直以为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位荒唐无能的昏君而已,道行之浅,那是完全可以忽略,完全是不值一提,但现在他一出手,便轻而易举镇压了诸位老祖,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这一刻,恐惧在天鹤真人他们心里面蔓延,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了李七夜的可怕,难怪在此之间李七夜一直视他们为蚁蝼,现在他们才知道,与李七夜相比,他们的的确确是蚁蝼。

    在这个时候,天鹤真人他们通体彻寒,毛骨悚然,因为他们在这一刻意识到,李七夜要灭他们神行门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逃吗?”在一旁一直没有出手的飞花圣女脸色煞白,秀目中露出了恐惧,呆得她连连后退,想转身逃走,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

    在这个候,李七夜只是大手一招而已,想逃走的飞花圣女一下子不受控制,整个人瞬间被镇封,动弹不得,身体向李七夜飞去。

    眨眼之间,飞花圣女被李七夜抓在了手中,这吓得飞花圣女脸色煞白,一下子露出了恐惧之色。

    “你刚才不是不屑一顾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说,我现在要把你怎么样,你认为谁能救得了你呢?”?“你,你,你敢——”飞花圣女毛骨悚然,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尖叫一声。

    “世间我不敢做的事情,还真的找不到。”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听到“嘶”的一声响起,飞花圣女的上衣一下子就被李七夜撕裂了,在这个时候,露出里面的裹衣,浅粉的裹衣遮住了大部分的肌肤,但雪白莹晶的肌肤欲隐欲现,显得特别的性感。

    她那高耸的酥胸十分的浑圆,此时裹衣是无法完全包裹得住,呼之欲出,特别是酥峰上的那一点嫣红,更是凸粒突了,可以隐隐看到那两点的嫣红,宛如是两颗小小的草莓,已经是饱满成熟,充满了诱惑,让人想咬一口。

    此时李七夜毫不客气,大手伸入了裹衣之中,握住了衣下的浑圆温软,揉捏把玩了一番,飞花圣女乃是黄花大闺女,哪里如此被人轻薄过,浑圆温软在把玩之下,显得整加的翘挺,更是温润诱人。

    “不——”在这个时候飞花圣女都要口头出声来了,她从未跟一个男子如此轻薄过,更何况还是在大众广庭之下。

    “你,你,你不得好死——”天鹤真人见到李七夜当众轻薄自己女儿,不由尖叫一声。

    “闭嘴。”李七夜只是轻弹了一下手指,“啪”的一声,天鹤真人嘴巴被狠狠地抽了一下,鲜血狂喷。

    李七夜懒得去看飞花圣女,淡淡地笑着说道:“一个女人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作一回事呀,我李七夜真的想要一个女人,只要勾勾手指头,仙女都要自己送上床来。只要我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办了,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呀?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我面前,都一文不值。”

    飞花圣女被吓得簌簌发抖,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下了,此时她连哭都不敢哭,完全是被吓怕了。

    “陛,陛,陛下——”终于,一直站在一旁的张建川跪倒在地上,打了一个冷颤,低声求情。

    “怎么,向我求情吗?”见张建川跪拜在地上,李七夜随意一笑。

    “小的,小的出身于神行门,神行门,就,就是我的家。”张建川都颤抖,低声求饶。

    在现场,也唯有张建川有资格向李七夜求情了,也只要张建川值得李七夜念上一点点的情份了。

    “有点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手就把飞花圣女扔到了一边,索然无味,随意地说道:“今天就饶你一次。”

    飞花圣女打了一个冷颤,忙是把衣服拉上,包裹好身体,退到一边,低着螓首,泪水划过了脸庞,但不敢哭出声来,此时她的娇躯都在发抖,这一刻真的是把她吓住了。

    “一群蚁蝼而已,还敢打我宝物的主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实在是蠢不可及。”

    “铛、铛、铛”就在李七夜话刚刚落下的时候,整个神行门响起了一阵阵的警钟之声,一阵阵的警钟响彻了整个天地。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神行门喷涌出了一缕缕的光芒。

    在这一刻,磅礴无穷的气息喷涌而出,冲入了天际,宛如是可以大浪滔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