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534章滚吧
    “静莲观的秦姑娘也来了。”有人远远看到秦剑瑶抱剑而行,不由感叹一声,说道:“如果这一次九湖变色真的有奇遇的话,我等又有什么资格与秦姑娘争锋呢。”

    看到秦剑瑶来了之后,有不少人惊喜,但也有人感到压力,因为如果秦剑瑶真的是为九湖变色而来,那么其他人想与她争夺奇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也并非是他们太过于妄自菲薄,而是秦剑瑶的确是有这么强大,更准确地说,静莲观比很多人想象中还要强大。

    大家都知道,作为五强之一,在表面上静莲观与其他的四强是同一个级别,实力相当,事实上并非是如此。

    不少老一辈强者心里面都很清楚,同样为五强之一,事实上静莲观的实力远比其他四强强大,不论是兵池世家还是万阵国,又或者是临海阁,都远无法与静莲观相比。

    要知道,在当下九秘道统,除了斗圣王朝之外,静莲观是唯一拥有九秘中两秘的传承,他们的底蕴之强,底蕴之厚,那不是其他的传承所能相比的。

    在太清皇之前,九秘道统的每一代掌权人,都与静莲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说,千百万年以来,静莲观很少直接掌握天下大权,也很少有静莲观的人直接坐上皇位。

    但,静莲观曾扶持过不少的皇帝,辅佐过不少九秘道统的掌权人,也正是因为如此,静莲观一直以来都能左右着整个九秘道统的局势。

    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静莲观在九秘道统的皇权上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力。

    直到太清皇独尊天下之后,静莲观的影响力才被慢慢地削弱了,静莲观对于皇权的影响力才被清扫掉。

    尽管是如此,静莲观的实力依然是十分的浑厚,如果说在太清皇独尊天下的时代,整个九秘道统有谁能力扛斗圣王朝的话,只怕也唯有静莲观了。

    “只怕要诞生新的皇帝了。”有老一辈强者看到秦剑瑶的时候,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以静莲观以往的作风,他们迟早会培养出一位皇权掌管人来。现在连很少行走于世的秦剑瑶都出世了,这或许意味着静莲观在物色着哪一位皇权的候选人。

    此时秦剑瑶抱剑而行,她并没有立即往自己所居住处,而是往洪荒山而去。

    “秦姑娘去洪荒山干什么?”看到秦剑瑶往洪荒山而去,有人暗暗吃惊,因为洪荒山住着的就是新皇。

    “不要忘记了,静莲观也是有婚约在身,以婚约而言,秦姑娘可是许配给新皇的。”有人轻声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子让很多人愕住了,不少人呆了一下,特别是那些迷恋、爱慕秦剑瑶的人,一听到这话的时候,就宛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如果别人不提这事,很多人都差点忘记了这一茬事了。

    “哼,先皇驾崩,新皇已丢失了江山,婚约早就失效了。”有爱慕秦剑瑶的天才弟子冷冷一哼,不满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哦。”有人故意这样说道:“不要忘记了,临海公主不也是留在新皇的身边,临海公主也是一个大美人,名动临海,多少人青年俊杰为之倾倒,现在还不是留在身边侍候着新皇。婚约便是婚约,只要没有撕毁,便依然有效。”

    被人这样故意一说,不少爱慕痴迷秦剑瑶的年轻修士脸色十分难看。

    “哼,就凭新皇这样的草包也想娶秦仙子,痴人做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爱慕秦剑瑶的天才不屑地说道。

    那个修士悠闲地说道:“那可不好说了,万一静莲观重新扶新皇上位呢?以静莲观以往的惯例,他们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好时机呢。新皇终究是皇位的合法继承人,他重坐皇位,合情合理,若是秦姑娘嫁给了新皇,未来便是皇后,便可以掌执天下。”

    “你,你满口胡说八道。”听到这个修士的话,不少年轻天才纷纷指责,脸色十分难看。

    对于不少年轻天才而言,他们自视甚高,虽然他们也知道想高攀秦剑瑶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但是这多多少少让他们心里面有一点幻想的空间。

    对于他们这样的年轻天才来说,新皇就是个人渣,就是一个垃圾,一个荒淫无道的昏君!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这些年轻天才在心里面彻底的鄙视新皇,对新皇不屑一顾。

    如果说,秦剑瑶真的是嫁给了新皇这样的废物,这怎么能让他们这些年轻天才心里面忍受得了呢。

    尽管这些年轻天才表面上是不屑一顾,但见到秦剑瑶登上洪荒山的时候,也不由一阵紧张,他们还真怕这种事情发生。

    “静莲观弟子,秦剑瑶,前来拜见。”当站在石殿之外,秦剑瑶抱剑而立,声音悦耳动听,听她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时候,最终听到“吱”的一声响起,石门缓缓打开了,秦剑瑶躬了躬身,缓缓地走入了石屋。

    看着秦剑瑶消失在石屋之后,一双双目光关注着,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因为大家都想知道这将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在石屋之内,李七夜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宛如是睡着了一样。直至秦剑瑶走进来的时候,侍候在李七夜身边的柳初晴轻轻地说道:“陛下,秦仙子来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张开了双眼,目光落在了秦剑瑶的身上,是那么的随意,是那么的肆意,一双目光充满了侵略,上下打量了秦剑瑶一番。

    被李七夜如此放肆地打量,那一双眼睛充满了侵略,好像是一双无形的手伸入她的衣裳下一阵抚摸一般,这让秦剑瑶有些不悦。

    “静莲观弟子秦剑瑶,见过陛下。”见到李七夜之后,秦剑瑶屈了屈身子,向李七夜问候,并没有跪拜之意,但至少也向李七夜这位新皇致敬了。

    “你是来履行婚约的吗?打算留下来侍候我吗?”李七夜一笑,大腿直接架在了椅子之上,姿态很恣意。

    “剑瑶此前来九连山,带着宗门老祖的祝福,前来问候陛下,以向陛下问好。”秦剑瑶徐徐地说道,风采美丽动人,十分的出尘。

    秦剑瑶这话回答得十分的周到了,直接是避开了李七夜的话了。

    “这么说来,你是没打算履行这一桩婚约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那态度十分的放肆。

    其他的男子,不论是天之骄子,还是一方人杰,在秦剑瑶现在都表现得十分高贵优雅,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出来。

    然而,李七夜却根本就不在意,放肆恣意。

    “婚姻之事,乃是由诸位老祖夺定,剑瑶不敢擅作主张,此等之事,陛下可以询问诸位老祖。”秦剑瑶自然由心。

    她这话说出来,可谓是无懈可击。她既没有否认这一桩婚约,也没有撕毁这一桩婚约,她不像飞花圣女那样,气势冲冲前来退婚,她一方一举,都显得十分的优雅高贵,进退有度,堪称是完美。

    可以与,秦剑瑶与飞花圣女一比,高下立判。

    “我本来还在这里给你留了一个位置。”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看来是你自己不珍惜,下次你决定想嫁过来的时候,这样吧,我给你留个位置,就留在初晴身边做个使唤的丫头吧,这也算是我法外开恩了。”

    “如此说来,剑瑶感谢陛下的恩赐。”秦剑瑶乃是人中龙凤,多少人心目中的仙子,现在李七夜竟然直接说要赐给柳初晴做丫环,这当然让她心里面不舒服了,心里面颇为不悦,但也不至于生气,更没有暴跳如雷。

    “你的确是应该感激我的恩赐。”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如果我灭了你们的静莲观,只怕你想当一个丫环,都没有那个资格,到时候,最多也就只不过是暖·床·丫头而已!那也得我能瞧得上你。”

    “陛下说笑了。”秦剑瑶顿时不悦,李七夜这话太刻薄了,她虽然还显得客气,但声音已经冷了不少了。

    “好了,滚吧。”李七夜懒得去理会她,摆手,说道:“你们静莲观的虚情假意,我心领了。如果我发兵灭你们静莲观,可以考虑饶你们静莲观的老东西不死,至少他们还懂得怎么样做人。”

    被李七夜如此一说,这顿时让秦剑瑶心里面更加不悦,只不过她没有跳起来而已,她只是躬了躬身,说道:“剑瑶告退。”

    “你们还没有物色好皇帝的人选吧。”在秦剑瑶退出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剑瑶只是一个普通弟子,天下大事,不敢过问。”秦剑瑶徐徐地说道。

    “那就记住我一句话,九秘道统,还是我说了算,静莲观什么的,一群蝼蚁而已,识相的,就跪在我面前负薪请罪吧。”李七夜吩咐说道:“否则,灭门破宗,有你们静莲观一份。”

    秦剑瑶不说话,飘然离去了,当然心里面是不悦,只不过她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