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553章马明春
    观海刀圣与秦剑瑶一战,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胜负,但回荡的剑气刀意,在九连山久久才散去,很多人都在甚久之后才从这一场惊世大战之中回过神来。

    就在很多人还没有从观海刀圣与秦剑瑶惊世一战之中回过神来之时,九连山外,突然发生了异变。

    “轰——”的一声巨响,这样的一声巨响撼动着整九秘道统,紧接着听到“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不止,天地为之摇晃,空气为之颤抖。

    就在这刹那之间,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所有人都看到银河之水天上来,只见银光闪闪的银河之水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宛如从高空直冲而下,然后往九连山这个方向奔腾而来。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撼动着天地,摇晃着山川,如此狂霸的声势吓得飞禽走兽都纷纷趴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或者是躲在巢穴之中不敢爬出来。

    银河之水从天而降,一下子惊动了四面八方的门派传承,许多的修士强者一下子被惊动,都纷纷往这奔腾而来的银河之水张望而去。

    听到“轰”的一阵阵巨响之中,只见银河之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奔腾不息,宛如洪荒猛兽一样,当如上恐怖的银河之水奔腾而来的时候,似乎可以冲毁路上的一切。

    “那是中央军团——”当看到银河之水奔腾而来,眼尖的人远远就看清楚了全貌,不由大叫一声。

    一开始,见银河之水从天而降,往九连山奔腾而来,这把所有人都吓得一大跳,很多人还以为是什么灾难来临一样,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但是,当仔细看清楚的时候,哪是什么银河之水从天而降,那是一支庞大无比的军团,百万大军以哮咆的姿态狂冲而来,行军是风驰电掣,日行万里,踏破山河。

    “真的是中央军团——”仔细看清楚这奔腾而来的银河之水的时候,不少人心里面大吃一惊,不由大叫地说道。

    奔腾而来的中央军团来势汹汹,整支军团都是披着银甲,连胯下的战马都披着银甲,每一副银甲之上点缀着一颗颗宛如星辰般的宝石,在阳光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宛如是天空上的星辰。

    如此一来,这样一支百万大军的军团以咆哮的姿态狂奔而来的时候,他们就像是银河之水从天而降一样,他们就像是决堤的洪水,奔腾而至之时,有着摧枯拉朽之势,无物可挡。

    如此的一支军团狂奔而来,声势十分浩大,惊动天地。当中央军团狂奔而来的时候,在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人、任何门派传承敢挡道,一见到如洪流一样百万大军,道路上的行人或者门派传承都早早远道了,远隔千里,道路都已经是一干二净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挡在道上。

    看到中央军团狂奔而来,宛如咆哮的凶兽一样,认相的人都知道这支军团充满了怒火,整支军团就宛如是怒焰所焚烧着一般,谁敢挡道,那必定是杀无赦。

    最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老者,这个老者冲到中央军团最前面,就像是他引导着这恐怖的洪荒一路狂奔,一路摧枯拉朽一般。

    这个老者身披着银色铠甲,一身银色的铠甲喷涌出了璀璨夺目的银光,宛如一颗颗月亮升起一样,璀璨夺目的银光让人看了都感觉刺得双眼发痛。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地方,最可怕的是,这个老者全身喷涌出了不朽神威,头上高悬着一只宝塔,这只宝塔乃是混沌气息萦绕,真气磅礴如汪洋大海。

    这样的一只宝塔高悬在那里的时候,宛如能压塌诸天,让人根本就是喘不过气来,似乎只要这只宝塔落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强者,都会被镇杀成一团血雾。

    “中央军团长马明春!”看到这个老者,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这可是一尊不朽呀,货真价实的不朽。”

    马明春,中央军团的军团长,也是九秘道统中最强大的不朽真神之一,曾有人说过,马明春的强大,不会亚于五强中的五大至尊老祖。

    也可以说,马明春是在斗圣王朝除银秘军团之外其他六大军团长中最强大的一位军团长,也正是因为如此,马明春深受斗圣王朝的其他六大军团所拥护。

    “中央军团这是要向谁发兵呀?究竟是谁惹了中央军团了?”看到中军团长百万大军在马明春的率领之下,宛如怒狮一般,以咆哮的姿态一路狂奔,让不少骇然变色,再强大的人都不由退避三舍。

    自从银秘军团消失之后,斗圣王朝就以六大军团为主,而六大军团之中又以中央军团最为强大,特别是有马明春这样的军团长坐镇,可以说中央军团是当下九秘道统最强大的军团,没有人敢轻易惹他们。

    否则的话,就不会在马明春的率领之下,斗圣王朝的六大军团可以与五强的任何一个门派传承相抗衡了。

    现在中央军团以咆哮的姿态奔腾而来,怒气冲冲,气焰冲天,宛如是一支焚天的军团一样,百万大军的怒火似乎可以把千万里大地焚烧成焦土一般。

    “听说马将军唯一的儿子马金明被新皇杀了,就在九连山。”有消息灵通的人见到中央军团以咆哮之姿向九连山狂奔而去,不由轻声地说道。

    “这是捅了搂子吧。”九连山外,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气,说道:“新皇这是要与中央军团不死不休呀。”

    “那又有什么的?”有人不以为然,说道:“当日中央军团率领其他五大军团反叛,举兵围困皇宫的时候,何止是中央军团,六大军团都已经彻底与新皇翻脸了,对于新皇来说,六大军团就是叛军,新皇杀了马明春的儿子,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一下子沉默了。不管当日马明春他们六大军团是以什么原因围困皇宫,但是新皇作为九秘道统唯一合法的皇帝,马明春他们再大的理由,那都不是理由,当他们举皇围困皇宫那一刻起,他们就是叛军,斗圣王朝的叛军,这件事情不论怎么去洗白,都是洗不干净的,他们终究会被打上叛军的烙印。

    在这样敏感的事情上,很多大教世家不愿意去谈论了,也不愿意去站队,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太坏了。

    “马明春这是以整个军团的力量为自己儿子报仇呀。”有人不由说道:“这未免也太过了吧。”

    不少人暗地里相视了一眼,如果在太清皇还在的时代,就算马明春的儿子被人杀了,马明春也不敢调整支军团去为自己儿子报仇,这不仅是要掉脑袋的事情,私自调动军团,一旦被太清皇发现,那是灭族的事情。

    “现在六大军团都以马明春马首是瞻了,特别是中央军团,精锐都是马家军,马明春想调整支军团为自己儿子报仇,谁敢反对?更何况,马明春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愿善罢甘休才怪呢。”也有老一辈强者不由冷笑一声说道。

    率整支军团为自己儿子报仇,这是以一个军团长的身份不合,但是,此时又有谁还能约束马明春呢?没有!整支中央军团就在他手中,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轰——”的一声巨响,中央军团日行万里,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便抵达了九连山外,在一阵“轰”的声音响,整支百万大军的军团嘎然止步,整支军团突然止步,队形整齐无比,没有丝毫的紊乱,这可以想象这样的一支军团是多么的强大了。

    中央军团止步于九连山之外,虽然说马明春怒气冲天,心里面的杀意如狂,但他还是有一些理智的,还不敢嚣张到把整支军团直接开入了九连山之中。

    这样的做法,只怕万古以来没有人敢这样做,就算天下独尊的太清皇也不敢嚣张到把整支军团开入九连山,这样的做法,那简直就是邈视九连山,那是意味着入侵九连山,这将会与九连山为敌。

    “中央军团来了,是马将军。”在九连山之中,不少人被中央军团那骇大的声势吓了一大跳,许多人纷纷张望。

    “马将军是要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了。”看到中央军团来势汹汹,大家都知道马明春这是要干什么了,一时之间,有不少人翘首以盼,甚至有不少人是幸灾乐祸。

    特别是对于不少年轻天才来说,他们心里面不由暗暗窃喜,如果马明春杀了新皇,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请九连山交出姓李的。”马明春站在九连山之外,双目如神烛,烛照大地,特别是他不朽神威弥漫于天地之间的时候,镇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当看到马明春头顶上高悬的宝塔,那镇压的力量,更是让许多人双腿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毛骨悚然。

    马明春可是一尊不朽真神,背后还有百万大军,这样的实力,谁人不忌惮三分,谁人不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