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575章不自量力
    鲜血,染红了湖水,只见鲜红的鲜血在湖水中慢慢地晕开了,被劈成两半的马明春沉入了海底。

    “死了吧。”看着鲜血染红的湖水,连世家的老祖都不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连秦剑瑶、观海刀圣都为之骇然,特别是出手领教过李七夜实力的观海刀圣,更是抽了一口冷气,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虽然说秦剑瑶和观海刀圣在心里面对于李七夜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估测了,他们都认为马明春绝对不会是新皇的对手。

    但是,马明春败得如此之快,那是他们远远所料未及的,一记鞭腿便把马明春劈成了两半,这样的结局,他们想都没有想到,这实在是太思不可议了,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所以观海刀圣不由心里面一寒,打了一个冷颤,窒息的感觉让他呼吸不过来。在刚才他与李七夜连对三刀,这何止是李七夜手下留情呀,那简直就是一种无上恩赐了。

    试想一下,一记鞭腿就把马明春劈成了两半,李七夜出手的威力是多么的恐怖。马明春可是一尊货真价实的不朽真神,以实力而论,不知道比他强大得多少。

    如果李七夜真心想杀他,不要说是一刀,只怕起刚起,就已经把他斩了,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他能与李七夜对上三刀,那的确是对他一种无上的恩赐。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观海刀圣都不由通体发寒,刚才在不知觉间他已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他的生死只不过是在李七夜一念之间而已。

    一向镇定自由的秦剑瑶,此时此刻,也不由脸色有些发白,一向以来她道心都甚为坚定,在大风浪之前也能镇静自由,但这一刻她也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这样的实力实在是恐怖绝伦。

    在这刹那之间,秦剑瑶心里面诞生了一种错觉,她不由再一次地想起了李七夜的话——蚁蝼!

    在此之前,她在心里面觉得李七夜这话多少有点自大嚣张,但是,现在看来那是实实在在的一句话,在李七夜面前,众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在这个时候,秦剑瑶才意识到,那怕强大如他们静莲观了,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他的眼中依然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李七夜真的要灭他们静莲观,那也只怕是一念之间而已。

    想到了这一点,秦剑瑶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一个恐怖无边的新皇,所作所为似乎是看起来荒诞,甚至刚坐上皇位被人赶下去,被丢失江山,这是什么原因?他完全可以掌执天下,号令八方?

    所以,在这个时候,秦剑瑶心里面有了一个十分荒诞的想法,那就是——玩!李七夜所做的这一切事,那只不过是好玩而已。

    不论是他们,还是皇权江山,甚至是整个九秘道统,在他眼中都只不过是一件玩偶而已。当他有兴趣的时候就陪他们玩玩,如果他不感兴趣了,有可能是置之不理,也有可能一下子把所有毁灭,那怕是整个九秘道统都不例外。

    或者,在新皇眼中,整个九秘道统,那只不过是一窝蚂蚁而已,心情好了,或许会逗一逗这些蚂蚁,如果心情不爽,放一把火,把整窝蚂蚁烧得一干二净。

    在这一刻,可以说秦剑瑶比任何人想得都要遥远,比任何人想得都要有深层次。

    所以当她想到这个可通的时候,那怕平时镇定自由的她,都不由毛骨悚然,被吓得魂飞魄散。在这个时候她是彻底的意识到,只要李七夜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毁掉整个九秘道统。

    这让秦剑瑶打了一个冷颤,好不容易这才恢复过来,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一下心里面的震惊。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所有人震惊之中,一声水声响起,大家纷纷望去,只见湖泊中浮现了一个人。

    “是马明春。”看到湖泊中浮现的人,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浮现在湖泊的人的确是马明春,在这个时候,马明春他那被劈成两半的身体竟然缝接起来,没有留下伤口,一尊不朽真神,的确是强大,身体被劈成两半了,依然还活了下来。

    不过,马明春虽然活了下来,他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脸色煞白,从湖泊中爬起来的时候,全身都颤抖,爬起来都是使了吃奶的力气。

    可以说,现在他让身体缝合过来,稳住伤势,这已经是损耗掉了他的真气了。

    “还是有点本事的。”看着马明春爬起来,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十分随意自在。

    那怕是他一记鞭腿把马明春劈成了两半了,似乎这对于他来说那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所以他依然平静自在。

    马明春爬起来之后,好不容易稳住了惊骇的情绪,也稳住了自己颤抖的四肢,此时他感觉全身宛如力竭一般。

    “至少还活着。”看到马明春爬起来,远处观望的人不由松了一口气,不论怎么说,马明春至少还能爬起来。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感觉马明春能在李七夜一招之下活下来,那都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若是换作是以前,那是根本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事情,别人能在马明春手中接下一招,那已经很了不起了。

    现在,马明春能在新皇的一招之下活下来,那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至少,还是捱过了一招。”连大教的老祖都不由苦涩地一笑,他们都不知道是惊喜好还是绝望好。

    一招之下,还能活下来,或者对于其他的强者来说,多多少少是一种希望吧,就像是点点之火一样,如果说,连马明春这样的不朽真神,连一招都没能扛住,被一记鞭腿斩杀的话,那么这样的事实就太让人绝望了,连一点点星星之火的希望都没有了,这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

    看着手腿都要颤抖的马明春,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你现在是跪着投降,还是转身逃走呢,又或者是跳湖自杀?”

    李七夜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十分的刻薄,这可是一尊不朽真神,竟然被他说得跳湖自杀?

    但,在当下所有人听起来,不论李七夜说什么话,都是那么的有道理,这就是拳头大的原因!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望着马明春,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期待着马明春的选择。

    也有不少人易地设想,如果说自己是马明春,在这个时候将会如何选择呢?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不论马明春是选择投降还是逃走,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情有可原的,遇到这么强大的敌人,投降也好,逃走也罢,那都是人之常情,正常的反应而已,大家不一定会对他嗤之于鼻,也不会嘲笑他的选择。

    在这样的情况下,换作是自己,只怕会更不堪,说不定早就被吓破了胆,已经是求爷爷告奶奶了。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然而,当马明春站直身体的时候,双目一厉,那怕此时他已经很虚弱了,但依然不失不朽真神的风范。

    在这个时候,马明春没有被吓破胆,没有向李七夜求饶,也没有转身逃走,而是站直了身体,挺起了胸膛,直面李七夜,依然是声色皆厉。

    虽然说马明春被李七夜一记鞭腿劈成了两半,但现在依然能在李七夜面前挺着胸膛,没有被吓得双腿发软求饶,这也让不少人为之佩服,不朽真神就是不一样,这样的胆气和魄力,不是他们所能拥有的。

    “哦——”看到挺直胸膛的马明春,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笑着说道:“这么说来,你还有杀手锏了?也好,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等着,我倒要看看你们的杀手锏究竟有多么强大。”说着负手而立。

    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一下子屏住了呼吸,都纷纷看着马明春,大家都还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马明春依然是要血战到底,有更多人为之好奇的是,马明春究竟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拿出来呢?

    “起——”在这个时候,马明春一声觉喝,他的声音宛如春雷一般,在舌底一下子爆开了,震动着整个九连山。

    “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九连山的各个山头、每一座山峰,都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而且有旌旗摇曳。

    一时之间,九连山各处冒出了如此之多的人,每一个山头都是人影浮现,这只怕是有上百万之众的人影。

    “中央军团——”看到这每一个山头都有人影浮现,有人立即看出了端倪,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中央军团不是扎营于九连山之外吗?”一时之间,有人站在高处,往九连山外望去,只见中央军团扎驻在那里的营地依然还在,依然还有士兵巡逻。

    “空城计。”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强者回过神来,轻轻地叹息一声,不由徐徐地说道:“扎营在九连山之外,那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看来中央军团的士兵已经是无声无息潜入了九连山了,汤鹤翔实在是好计谋。”

    在此之前,马明春曾是狂怒,扬言要九连山交出李七夜,但在汤鹤翔劝说之下,马明春这才扎营在九连山之外。

    现在大家这才回过神来,汤鹤翔劝说马明春扎营在九连山之外,那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马明春和汤鹤翔只怕早就已经密谋潜入了九连山了。

    “不愧是九秘道统最强大的军团之一,如此行军,悄然无声,实在是了不得,难怪那么多门派传承对他们如此的忌惮。”也有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吃惊地说道。

    一支百万大军,竟然潜入了九连山,这除了九连山本身懒得理会之外,这也不得不承认,中央军团的确是实力不容小觑,本身就很强大。

    “他们是要成阵吗?”看到中央军团百万之众占据了九连山的一个个山头,似乎是形成了大阵,似乎是借天地大势,有强者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吃惊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