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583章颤栗
    一战惊天,整个九连山都不由为之颤悚,不知道有多少人战战兢兢。

    曾几何时,昏庸无能的新皇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斩杀了不朽真神的马明春,屠灭了百万大军的中央军团,这样的存在是多么的恐怖,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颤抖,在九连山中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强者为之战战兢兢。

    特别是在以前嘲笑过新皇的人,或者他们宗门曾经参加过皇权夺争的修士强者,此时更是战战兢兢,真的怕新皇突然之间算起老帐来。

    如果新皇真的是计较以前的老帐,那是多么人头落地,多少门派传承被屠灭,想一下新皇一记鞭腿就可以把马明春劈成两半,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屠灭百万大军的中央军团,这样的恐怖的存在,如果他真的是要杀某一个修士强者,要灭掉某一个门派传承,那只怕是轻而易举。

    所以,一时之间,九连山不知道多少人心惊胆颤,特别是在前不久就曾经对新皇冷嘲热嘲的人,此时此刻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跪在新皇的面前,请求新皇恕罪,饶他们一命。

    在这一战之后,不知道多少人是噤若寒蝉,不敢轻言去议论新皇。

    “八阵真帝会不会来应战。”尽管很多人噤若寒蝉,但,依然有人不由充满好奇,在私底下与身边的朋友、长辈议论。

    对于这样的问题,很多人都觉默了一下。换作是以前,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八阵真帝这样的存在,又焉会把新皇放在眼中,当日可是八阵真帝攻破皇城,把新皇赶下皇位的。

    今日,问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沉默,事实上,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对八阵真帝没有了信心了。

    “八阵真帝,终究是真帝,应该会来吧。”有长辈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没有信心。

    “但,新皇太强大了。”晚辈不由惊悚,想到新皇一脚劈杀马明春,他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是他一辈子都难于磨灭的印象,甚至会留下阴影,将会挥之不去。

    在以前,多少年轻一辈的修士崇拜八阵真帝,在很多人看来,八阵真帝就是纵横无双的天才,让很多年轻一辈视之为榜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日兵池世家与万阵国联姻的时候,多少人认为八阵真帝与兵池含玉是天设一双、地造一对,他们两人乃是郎才女貌。

    但是,现在新皇无敌,对于新皇,所有人并不是一种崇拜,而是一种畏惧,就好像太清皇还在一样,多少人心里面畏惧,他这样的人已经超越了让人崇拜的范畴了,这种恐怖的存在,让任何人心里面都会为之畏惧。

    “八阵真帝,会来,也该来。”有老祖目光深邃,不如望着万阵国,徐徐地说道:“若是这一次八阵真帝不来,只怕他以后会滞步不前,永远止步于此,永远不会成为伟大的真帝。”

    “为何呢?”晚辈听到老祖这样的话,不由好奇问道。

    “心魔。”老祖徐徐地说道:“若是八阵真帝不来,只怕他会永远被新皇的阴影笼罩着,他永远会活在新皇的阴影之下。”

    “是呀。”有长辈也不由点头,说道:“含玉公主落入新皇手中,八阵真帝非来不可,他没有理由怯战,也没理由不来。毕竟他们已经有夫妻之名,若是他不来,只怕这将会在他道心中留下阴影,他终生过不了这一道坎。”

    “但,新皇太恐怖了,只怕八阵真帝无法与之抗衡。”晚辈不由低着声音,心里面依然为之惊悚。

    对于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由沉默,这样的话一下子让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毕竟八阵真帝不会比马明春强,就算是八阵真帝身边有至尊老祖为他护航,也不一定能行,毕竟新皇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就看八阵真帝把诛仙古阵掌握到怎么样的程度了。”老祖沉默了一下,最后沉吟地说道:“若是八阵真帝能把诛仙古阵的威力彻底的发挥出来,又有至尊老祖护航,或许还有机会,不然,真的很悬很悬。但,不论如何,只怕八阵真帝都不得不来,他没得选择。”

    听到这样的话,曾经崇拜八阵真帝的年轻一辈修士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颤,不由毛骨悚然,为之恐惧,又有些无奈。

    “若是八阵真帝向新皇臣伏呢?”年轻的晚辈心里面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年轻人这样的想法,让在场的长辈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其中一个长辈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这只怕不可能。”

    “新皇与八阵真帝,只怕是水火不立,当日便是八阵真帝把新皇赶下皇位的,新皇会饶了八阵真帝?只怕不能。”老祖徐徐地说道:“再说,八阵真帝作为一代真帝,只怕很难向人臣伏,更不会与自己生死仇敌臣伏。”

    听到这样的话,晚辈不由怅然地叹息一声。

    在洪荒山,李七夜把兵池含玉抓回石殿之后,扔在床上,随手便封了空间。

    “你,你,你想干什么?”兵池含玉回过神来,脸色发白,忙是站了起来,急忙后退,但是,空间已被封,身后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堵在了角落。

    在兵池含玉慌乱之间,秀发横斜,青丝垂落,本是性感无比的尤物,颇为蓬乱的秀发、有些凌乱的衣裳,欲隐欲现的雪肌,那是充满了诱惑,让人心头为之一热。

    李七夜上下打量了兵池含玉一番,悠闲地笑着说道:“你说当羔羊落入狼的手中,将会有怎么样的命运?”

    在李七夜如此的目光之下,兵池含玉不由心里面一颤,惊悚,欲后退,但身后已经是墙了,无处可退,她一下子脸色煞白。

    “我,我输了,你,你杀了我就是。”兵池含玉脸色煞白,在这个时候她说话都不由为之颤抖。

    作为兵池世家的公主,她可谓是金枝玉叶,十分的高贵,她曾是要风得风、要雨多雨,她何时知道恐惧是何物。

    但是,在这个时候兵池含玉一颗芳心却被恐惧深深地摄住,在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弱小,自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可没说杀了你,是你说任我处置的,既然是任我处置,那你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呢?”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笑着说道:“对了,忘记说了一句,对于调教女人,我倒有一手,相信我,当被我调教之后,你会舍不得离开的。”

    “你——”在这刹那之间,兵池含玉心里面悚然,不由为之大恐惧,双腿发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之间想逃走,逃得越远越好,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心里面产生了极深的恐怖,似乎他就是恶魔一样,在诱惑着她沉沦,诱惑着她堕落,一旦堕落到万丈深渊,只怕她就将会万劫不复!

    “不——”兵池含玉心里面骇然,诞生了逃走的念头,欲冲出去,逃离这里。

    但是,她刚起步,便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住了,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李七夜一下子把她压到了墙根,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动手,他身上的气息随便一动,她就像弱小的蚁蝼一样,一下子被镇压在了墙根,瞬间动弹不得。

    “想从我手中逃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记住,任何赌局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天上从来不会拼下馅饼,当你下了最大的赌注的时候,你心里面就应该有所准备,准备着成为别人的鱼肉!”?“你,你要干什么——”在这个时候,兵池含玉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在这个时候虽然李七夜并没有压在她的身上,但他们近在咫尺。

    此时此刻,兵池含玉感受到了李七夜的气息,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是如此的近,他的气息充满了侵略,充满了危险,在他强势的气息之下,兵池含玉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在这刹那之间,她突然感觉自己不由软弱起来,没有勇气去对抗眼前这个危险而可怕的男人。

    “你说呢?”李七夜双目深处露出十分危险的光芒,他的目光落在了兵池含玉的身上,在她那丰腴豪硕的酥胸上打量了一番。

    在这刹那之间,当李七夜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时,兵池含玉一下子感觉自己赤裸裸地站在了李七夜面前,一丝不挂,让她无处可以躲藏。

    特别是李七夜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之时,宛如是抚摸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细细地品味着每一寸的雪白,那怕是最诱惑最隐私之处都不例外。

    “你——”兵池含玉骇然,欲伸手去遮挡,但是,在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就是鱼肉,根本就没有力量去对抗,虽然她能动,却一下子失去了勇气,似乎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消失了一样。

    “你,你,你不能这样——”兵池含玉脸色煞白,不由尖叫了一声。

    在这一刹那之间,她明白李七夜要干什么了,她面对的将会是一个万丈深渊,将会让她沉沦下去,万劫不复。

     PS:这个月冲月票榜,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