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09章出去
    李七夜看了病君他们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当然是在心中了,你心所向,便是门户所在,意所坚,金石为开。”

    “在心中?”听到这话,让八臂金龙、狂牛这样的人不由一下子懵了一下,他们都不明白这话的道理。

    “心中。”病君倒是仔细,有着更深的领悟,不由喃喃地说道,仔细地品味着李七夜这一句话。

    “打开门户,我们也该出去了,外面只怕是有人等急了。”李七夜看着天空,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凝,听到了“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闪烁着光芒,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没有惊天的气势,没有无敌的神威,但他就站在那里的时候,给人一种无法攀越的感觉。

    李七夜就站在那里,但给人一种魁然巍峨的感觉,似乎他是万古不可撼动的存在,他站在那里,犹如时光标柱一样,那怕时光流淌了亿万年之久,那怕奔涌的时间长河一次又一次地冲涮着他,但他都是巍峨不动,在时间长河之中,一切都在流淌,唯有他巍峨不动,在他面前一切只不过是过客而已。

    坚如磐石,巍峨屹立,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给病君他们如此的感觉,现在李七夜给他们的不是强大,而是无可撼动。

    这已经不是力量的范畴了,这已经跳脱了一切的力量与奥妙,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困难的东西——道心!

    一道磐石不动的道心,那怕是时光流逝,也无法撼动、也无法磨灭的道心。

    看到这样的一幕,病君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大为之震撼,他们都是不朽真神,经历过无数的风浪,当达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时候,才会慢慢体会到道心的可贵。

    但是,当很多人强大到这种程度,慢慢体会到道心的可贵之时,但已经是时不待他们了,他们想再筑一颗坚定不动摇的道心,那一切都已经迟了,都来不及了。

    到了这么一天,要么他们已经是垂暮,时日无多,要么他们心有缺陷,再也不可能持得住自己的道心。

    在这倏然之间,病君他们所感受到的,不是李七夜强大,而是李七夜那不可撼动的道心,一颗坚如磐石的道心,这样的一颗道心,没有什么力量能撼动,那怕是最可怕的时光,都无法磨灭它,它就宛如是亘古永存一样,似乎能永恒不灭。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这种强大不是一尊真帝、一位始祖所能企及的,这样的强大是超越一切,当他站在时间长河中的时候,多少生灵、多少无敌之辈最终烟消云散而去,但他依然是屹立在那里,跨越了亿万年的时光。

    在这一刻,病君他们震撼得无与伦比,心里面被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比起李七夜来,他们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与李七夜的差距在哪里,不是在于力量之间的差距,而是一颗无可撼动的道心,这才是真正的道距。

    “嗡——”的一声响起,好一会儿,病君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天空上光芒闪动了一下,在“嗡、嗡、嗡”的一阵阵空间波动声中,只见天空上缓缓地打开了一个门户。

    “看,那是门户。”看到这样的一个门户缓缓打开的时候,八臂金龙他们不能自恃,不由大喜,大叫了一声,说道:“这就是出口。”

    莫说是八臂金龙他们,就算是病君也一样是脸露喜色,神态间也一样是压抑不住兴奋,忍不住喃喃地说道:“终于要出去了。”

    “没有想到余生还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毒凤神姬也不由喃喃地说道,话语之间有着说不尽的兴奋。

    “哈,哈,哈,重见天日了,太清老鬼,至少我们比你活得更久,这辈子也等到给你送终的时候了。”狂牛看到出现的门户,忍不住兴奋地大叫了一声。

    “这,这样就打开门户呀。”羽炎生看着被打开的门户,不胜吁嘘,有着说不尽的感慨。

    在此之前,为了能离开洪荒天牢,他们可谓是尝尽了所有的办法,只要能想得出来的办法,他们都尝试过了,但是依然未能找到洪荒天牢的门户,更别谈是打开洪荒天牢的门户了。

    没有想到,现在李七夜打开门户,竟然是如此的轻而易举,如此的简单直接,这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这样打开门户,是不是有点简单了。”狂牛搔了搔头,捋了一把乱槽槽的头发发,还不是特别的明悟。

    “简单,你懂什么叫困难?”病君冷冷地看了狂牛一眼,徐徐地说道:“这才是最难打开的门户,若是有形门户,再完美,都有瑕疵之处。但是,心中的门户那才是真正没有任何破绽的门户,想打开它,那首先必须能坚守得住自己的道心,无可撼动,这才能打开它!”

    “这是心牢。”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真正强大到那种程度,焉是仅仅锁住肉身就能困得住他的?只有锁住了道心,那才能真正的锁住他,否则,就算肉身、真命被锁住,还是有可能脱离而去,心不死,道不灭。”

    “难怪我们出不去。”炎羽生终于明白这里面的奥妙了,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本就是为锁住巨无霸的地方,这样的心牢,凭我们的道心,根本就不可能打开它吗?”

    “原来是这样。”听到了这样的一席话之后,简单粗暴的狂牛这才慢慢明白其中的奥妙,也明白为什么他们耗尽了九牛二虎的力量,依然没办法打开洪荒天牢了。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踏空而起,病君他们回过神来,忙是跟随在李七夜身边。

    在洪荒天牢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翘首以盼,李七夜突然跳入了洪荒天牢,可以说是把所有人都吓懵了,不知道多少人觉得,他这简直就是疯了,只有疯子才会跳入洪荒天牢,这简直就是自杀。

    一开始,大家还对李七夜抱有希望,毕竟在很多人看来新皇是深不可测,说不定他能创造奇迹,能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来。

    但是,现在一天又一天过去,洪荒天牢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没有声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人为之失望了,就算深不可测的新皇也无法创造出奇迹来。

    虽然说越来越多人认为新皇不可能再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来了,但是兵池世家、万阵国、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和圣阁依然不死心,他们在九连山驻守下来了,耐心等待着!

    “新皇这是太鲁莽了,这可是洪荒天牢呀。”有老一辈强者看着黑漆漆的洞口,不由为之遗憾,喃喃地说道:“万古以来,九秘道统曾经投入过多少凶人巨獠进去,都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他这样跳进去,只怕是必死无疑呀,这是浪费了大好青春,他明明是可以为九秘道统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能开创一个辉煌无比的岁月,现在一切都玩完了。”

    “新皇死了,现在谁来当皇帝呀?”有人不由嘀咕了一声。

    这样的话一冒出来,顿时让很多人傻了眼,很多人一时之间都回答不上来。

    虽然说新皇曾被赶下过皇位,但是,当新皇横空崛起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理所当然的皇帝,就算他没有坐在皇位之上,此时此刻他都是九秘道统的皇帝,理所当然地掌执着九秘道统的权柄。

    如果说,现在新皇一死,该由谁来当皇帝呢,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懵了。

    在此之前,呼声最高的当然是要属于汤鹤翔和八阵真帝了,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死了,皇位的候选人基本上全部完蛋了。

    “或许是观海刀圣吧,当今年轻一代,还有谁人能与之相比?”有人轻轻地说道:“再说了,皇后娘娘也是出身于临海阁,于情于理,观海刀圣最适合了。”

    对于这样的话,不少人面面相觑,但也不否认,如果新皇真的是死了,观海刀圣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在洪荒山上,柳初晴一天又一天地望着黑漆漆的洞口,一开始柳初晴在心里面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的爱郎一定会没事的,但是,一天又一天过去,柳初晴不由焦急起来。

    “娘娘放心,陛下一定能安然无恙归来。”反而兵池含玉对李七夜信心十足,被李七夜征服之后,她对于李七夜是彻底的死心塌地,在她心里面李七夜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李七夜在,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兵池含玉看来,就算是洪荒天牢,也一样困不住李七夜,他能进去,就能出来,所以兵池含玉心里面十分的笃定,相信李七夜一定能创造奇变,一定能活着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兵池含玉陪着柳初晴,等待着李七夜回来,天天陪在柳初晴身边,她反而更能镇静地安慰柳初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