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11章忤逆
    九仙绳,当至尊老祖们再一次提起它的时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

    在场的许多人都曾经亲眼看到了李七夜得到了九仙绳,但是,大家却不知道这条九仙绳究竟是有着何等的威力,有着何等的神奇。

    但是,现在四大至尊老祖联袂前来,他们所讨要的只不过是九仙绳而已,这除了让大家为之意外之外,也暗暗让人为之吃惊。

    试想一下,就如万阵国的至尊老祖了,与新皇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了,但只要李七夜愿意交出九仙绳,他们竟然都可以放下仇恨,甚至拥护李七夜君临天下,掌执九秘道统的权柄。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真正意识到,九仙绳比他们所意想中还要珍贵,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重要。

    斗战皇他们并不是为新皇而来,甚至愿意向新皇低头,拥护新皇上位,他们联袂而来,仅仅是为了九仙绳而已。

    一时之间,让不少人为之浮想联翩,不少人为之暗暗相视了一眼,这条九仙绳,究竟是有多么强大呢?难道比祖器还要强大吗?

    虽然说很多人都亲眼看到过九仙绳,但在很多人印象中,九仙绳那只不过是一条旧麻绳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珍贵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纷纷望向了李七夜,大家都想看一看新皇将会是怎么样的选择,毕竟,在一些人看来,用一条九仙绳,能得到万阵国他们的拥护臣伏,这似乎是十分划算的事情。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随意地说道:“你们自己太高估自己了,也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我想号令天下,掌执九秘道统的权柄,还需要你们这一群老东西的同意吗?还需要你们的拥护吗?你们真的以为我需要依仗你们吗?你们也只不过是一群蚁蝼而已。”

    李七夜如此轻描淡写的话,凌驾九天,俯视众生,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斗战皇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毕竟他们是九秘道统最强大的存在,是站在最巅峰的不朽真神。

    可以说,他们四个人联手,再加上他们手中的杀手锏,九秘道统只怕无人能敌,在当年太清皇还在的时候,也一样忌惮他们联手,怕把他们逼急了,祭出了杀手锏。

    “哼——”在这个时候,兵池世家的至尊老祖兵池绝尊冷冷一哼,他头顶上的兵器喷涌出了恐怖的神威,这正是兵池世家强大无比的真帝之兵——百破。

    兵池绝尊冷冷地说道:“陛下,莫自误,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未来前程无量,我等要求不过份,只是为天下,为众生谋求一个保障而已,陛下今日拿出九仙绳,未来它也必将会归还陛下。”

    “老祖宗,莫与陛下为敌,误了兵池世家,莫把兵池世家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在兵池绝尊的话刚落下的时候,兵池含玉就出声,她对兵池绝尊摇了摇头。

    兵池含玉说出这样的一席话,这顿时让很多人都为之意外,很多人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刻,兵池含玉依然是站在了李七夜这一边。

    “丫头,莫被威胁,我等在此,自会为你撑腰,自会为你讨回公道。”兵池绝尊沉声地说道:“站在我身后,以莫被殃及池鱼。”

    在此时兵池绝尊还依然以为兵池含玉是被李七夜威胁强迫,心里面害怕。

    “不。”兵池含玉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乃是为兵池世家好,老祖还是回去吧,待候在陛下身边,乃是我的荣幸。”

    兵池含玉铁了心跟着李七夜,这让所有人都意外,也让不少人惊叹一声,新皇手段的确是了不得,短短的一夜之间便让新皇死心塌实,实在是了不得。

    “哼——”兵池绝尊也没有想到兵池含玉会忤逆自己,他冷哼了一声。

    “一个小姑娘都比你们一群老东西有远见。”李七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看来你们一把年纪是活到了狗的身上了。”

    斗战皇他们不由脸色一变,像万阵国的互尊老祖,更是怒视李七夜了。

    “陛下,我等乃是抱诚意而来。”此时斗战皇徐徐地说道:“我等乃是愿拥陛下,愿为陛下效劳,也乐意看到陛下掌执九秘道统的权柄,但,九仙绳乃是关系着九秘道统的兴衰,关系到九秘道统的存亡,关系着天下百姓的福祉,所以还望陛下三思……”?“我不需要三思。”李七夜摆了摆手,打断了斗战皇的话,随意地笑着说道:“现在不是你们给我选择的时候,而是我给你们选择的时候。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跪在地下,立即臣伏,要么我砍下你们的头颅当夜壶。不,拿你们的头颅来当夜壶,都还衬不上我的身份。”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说出来,斗战皇他们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了,他们乃是九秘道统最巅峰的存在,睥睨九天十地,就算太清皇还在之时都不敢如此跟他们说话,现在李七夜竟然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这般的话来,那简直就是狠狠地抽他们的耳光。

    泥人都有三分的泥性,何况是他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不朽真神呢。

    “陛下,你这等咄咄逼人,实是逼我等出手呀。”在这个时候,静莲观的至尊老祖也都不由摇头说道。

    “老祖宗,此乃是错误的决定。”在静莲观的至尊老祖话一落下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如仙一般出现在九连山上。

    “秦仙子。”看到这个女子,九连山的众多修士纷纷望去,看到秦剑瑶的时候,都不由暗暗吃惊。

    大家都没有想到秦剑瑶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秦剑瑶似乎并不赞同静莲观至尊老祖的这一番话,这让不少人暗暗吃惊。

    “今天是怎么了?”有人不由嘀咕地说道。先是有兵池含玉忤逆兵池绝尊,现在又有秦剑瑶反对自己的至尊老祖,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要知道,不论是哪一个门派传承,像兵池绝尊这样的至尊老祖,在自己的宗门之内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年轻一辈就算天赋再惊艳再过人,都不敢忤逆自己的老祖宗,这可是大不孝的事情,任何一个宗门都是十分忌惮的。

    “剑瑶,不可胡言,速站到身后。”静莲观的至尊老祖脸色一变,徐徐地说道。

    秦剑瑶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老祖,陛下乃是九秘道统的皇帝,执天下权柄,天下共尊,我们静莲观也应该遵遁旧规,归顺陛下,莫大道不逆。老祖,为了宗门,此刻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秦剑瑶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忤逆宗门老祖,这是任何门派传承都极为忌惮的事情。

    现在秦剑瑶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自己宗门的至尊老祖不是,这何等是让自己的宗门老祖下不了台阶,那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呀。

    虽然说,秦剑瑶乃是静莲观不可一世的天才,但终究还是晚辈,还未能达到左右宗门大势的高度之时,现在她竟然如此的大逆不道,这只怕让她在宗门之内无法立足,就算有长辈想包庇她都不可能的事情了。

    “嘿,道兄,看来你们的晚辈是翅膀硬了,未把你这位老祖放在眼中了。”见到秦剑瑶公开站出来反对自己的至尊老祖,万阵国的至尊老祖不由阴阴一笑。

    “剑瑶,罚你回去面壁思过。”静莲观的至尊老祖脸色一沉,喝道。

    如此大逆不道,这仅仅是被罚面壁思过,这可以说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这也看得出来静莲观的长辈是很宠爱秦剑瑶了,换作是其他的人,轻则被逐出门墙,重则被废。

    “不——”秦剑瑶目光一凝,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老祖,我此举乃是为了宗门,为天下苍生,我们静莲观应顺从陛下,唯陛下马首是瞻!否则,便是与大统为敌,与天下为敌。”

    “反了你。”静莲观的至尊老祖怒极而笑,说道:“你是翅膀硬了,有自己的主张了,好,好,好,我倒看你学会了几分的本事。”

    “若是老祖一意孤行,剑瑶也唯有不自量力,就算血溅于此,也要阻止老祖此举。”秦剑瑶沉声地说道,她的这话掷地有声,锵铿有力。

    此时秦剑瑶态度已经很坚定了,她曾劝过宗门老祖,曾游说过诸老,但都未能成功,她知道,这样执意与李七夜为敌,必为会他们静莲观招来灭顶之灾,他们静莲观的万世基业便毁于一旦,所以作为静莲观的弟子,作为静莲观的传人,她必须站出来为宗门做点什么,那怕是与自己的老祖宗为敌,那怕是大逆不道,她都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他们静莲观真的会灰飞烟灭。

    “出手吧,今日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免得你心生傲慢。”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双目一厉,不朽气息磅礴不止。

    “弟子不孝,得罪了。”秦剑瑶一步踏空,脸色郑重,抱剑于怀。

    看到这样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了,没有人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PS:这两天生病,身体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