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74章软硬兼施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对于绿袍天客的服软认怂、对于他的拍马屁,李七夜不以为然,淡淡地说道:“今天,只有一个结局——你们都必须死!”

    这话一出,不少人为之哗然,五位天客都不由脸色大变。

    绿袍天客认怂,还大拍第一凶人的马屁,大家以为第一凶人会就此揭过,不会与五位天客生死相拼,没有想到,第一凶人竟然连一个顺手推舟的人情都不给,非要来个鱼死网破不可。

    “这做事,够霸道的。”见李七夜不给五位天客任何回旋余地,有强者不由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就是奉行着这种中庸之道,杀人不过点地头,也正是因为如此,往往很多大是大非的事情也被和稀泥了。

    “第一凶人,这也太咄咄逼人了,俗话说得好,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一定要一见生死呢。”也有一些修士强者不由嘀咕了一声。

    他们觉得,绿袍天客已经服软认怂了,在他们看来,这已经是足够了,何必还要置五位天客于死地呢,毕竟,第一凶人他也没有任何损失。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脸色是十分的难看了,他们当着天下人的面如此的服软认怂,那可以说已经是他们一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的放低姿态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

    然而,没有想到,第一凶人李七夜竟然还不就此罢休,这简直就是狠狠地往他们脸上抽了一个耳光。

    这就好像一个人已经向你点头哈腰了,你还一巴掌狠狠地抽了过去,这怎么不让他难受呢?这怎么不让他一腔的怒火直冒呢?

    “小辈,你莫太过于咄咄逼人,欺人太甚!”金角天客再也沉不住气了,不由怒喝一声。

    虽然说,他们自知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被李七依靠如此的欺辱,他们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你们拿百姓血祭之时,可否想过咄咄逼人,欺人太甚呢?”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一时之间是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由相视了一眼。

    “尊驾,息怒。”白髯天客抱拳,说道:“你我本无大仇,与我们客盟也无怨,揭过今日,大家还是朋友,我们客盟也乐意交尊驾这么一个朋友,他日若有需要,我们客盟必鼎力相助。今日,尊驾不必为了区区几个蝼蚁而大动干戈,我们向尊驾赔个不是。”

    白髯天客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少人都相觑了一样。

    可以说,白髯天客这样的话足够让人心动,这已经不仅仅是向李七夜认怂那么简单了,这已经是给李七夜许诺了条件,答应了李七夜好处了。

    要知道,客盟是当今帝统界最大的联盟,除了三大巨头之外,没有哪个联盟比他们还要巨大了。

    现在作为五位副盟主之一的白髯天客亲口许诺愿鼎力相助李七夜,而且是当着天下人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兑现这样的承诺。

    试想一下,在帝统界有多少人想得到客盟的鼎力相助而不得,如果拥有了客盟的鼎力相助,那简直就是等于拥有了一个强大无比的靠山了,甚至有可能拥有了源源不断的资源。

    可以说,这样的好处,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对于多少人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了,那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望着李七夜,在很多人看来,对于如此的条件、如此的好处,谁都拒绝不了,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诱惑了。

    “会答应的。”有人低低地说了一声,轻轻地说道:“为了几个蝼蚁,拒绝这样的天大好处,那就是傻子。”

    虽然这话听起来不是特别好听,但却是实情,为了几个与自己素不相识、无亲无相的平民百姓,从而去拒绝客盟许诺的天大好处,那简直就是傻子才会做得出来的事情。

    此时,就算吴有正和林亦雪都不由紧张,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他们也明白,这样的诱惑的确是很大很大。

    吴有正作为经历过风浪的人也知道,世间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就算李七夜真的作出了选择,与客盟握手言和了,吴有正也不会去怪李七夜,毕竟,这样的好处,谁不会动心?更何况,现在李七夜已经把他们明洛城的平民百姓救下来了。

    李七夜可以说是与他们非亲非故,他完全没有义务为他们明洛城死去的百姓报仇,更没有义务为了他们明洛城的平民百姓去与客盟拼个你死我活。

    不要说是李七夜了,将心比心,换作他站在这个位置之上,也一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蝼蚁?”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在我眼中,你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也不过是蝼蚁而已。我斩你们,不是为谁报仇,仅仅是看你们不顺眼,仅此而已。”

    “哇——”一听李七夜这话,一片哗然,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傻了眼,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很多人一下子都懵了。

    所有人都以为李七夜会和白髯天客握手言和,所有人都会以为李七夜不会再追究此事,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一口拒绝了白髯天客的好处,而且干脆利索,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他这是疯了吗——”有人傻了眼,不由喃喃地说道:“这,这,这样的事情,只有疯子和傻子才能做得出来吧。”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样做,一大块肥肉送上门来了,竟然不要,非要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这未免太傻了吧,能做出这样事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

    “第一凶人,也唯有这么狂霸的人才有资格称之为’第一’。”好一会儿,有世家老祖不由回过神来,不由竖了竖大拇指,感慨地说道。

    “这才是狂霸之人,非那些凡夫俗子所能相比。”有智者也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白髯天客这样的条件,很少人能拒绝得了,能拒绝的人,那都是拥有大魄力、大实力、大智慧的人,然而,李七夜一口拒绝了,这让人明白,第一凶人,的确是无人能比。

    见李七夜一口拒绝,不觉间,林亦雪热泪满面,眼前这个男人,是她一生中最伟大最了不起的男人!

    事实上,此时白髯天客和其他的四位天客都一下子懵了一下,比起绿袍天客的服软认怂来,他的条件更有说服力,更能让人心动,可以说,他所开出的条件是充满了诱惑,让人无法拒绝。

    没有想到,李七夜想都不想,竟然是一口拒绝了,他们都一下子呆住,他们没有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般的人,不知道说他是傻好,还是说他疯狂好。

    “尊驾想怎么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白髯天客沉声地说道:“只要尊驾愿揭过这一桩恩怨,尊驾开个价,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会尽力而为。”

    白髯天客也清楚他们联手也不是李七夜的对手,所以,不得不忍疼割肉,现在他们想活着离开,那必须能让李七夜满意才行,否则,他们想逃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简单,要你们的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自己砍下头颅,我也不与你们客盟计较,也不去追究此事,不灭你们的客盟。”

    李七夜这话说得风轻云淡,说得是那么的轻描淡写,却霸道无匹,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让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尊驾欺人太甚,欺我客盟无人吗?”金角天客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

    “好了,不要废话,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五个人联手上吧,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如果你们能撑得住,那就是你们捡回一条命,撑不住,那就是你们自己学艺不精。”李七夜懒得去理会,轻轻地摆了摆手。

    见眨眼之间,第一凶人便谈崩了,这让许多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是他们见过的人中最疯狂的人,那么优渥的条件都一口拒绝,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而且双方还没有什么大仇恨,这样的人,实在是太疯狂了。

    一时之间,金角天客他们五个怒火冲天,气得哆嗦,但这样的怒火又被卡在了胸膛中,想发又发不出来。

    他们心里面清楚,他们联手,倾力一击,只怕也无法斩杀李七夜。

    但,现在他们转身逃走,只会死得更快,毕竟,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一旦战意丧失,很容易被比自己强大的人斩杀。

    “好,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是如此,那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在这一刻,绿袍天客也豁出去了,不由怒吼一声。

    “死的是你们,我没有什么事。”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还鱼死网破,我三两下就碾死你们。”

    被李七夜如此的藐视,这顿时让五位天客气得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