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864章罪族
    这个老人,一直盯着李七夜的眉心烙印,就在他们双方擦肩而过的时候,这个老人双目一亮,瞬间绽放了寒光。

    “罪族!”最后,这个老人停下了脚步,望着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绽放了寒意。

    当这个老人一停下脚步,他们一群人也随之停了下来,涮涮涮的,所有目光都同时落在李七夜身上,一开始,他们中还有很多人没去留意李七夜这么一个普通的人呢。

    “前辈,罪族,什么是罪族?”有年轻的弟子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不由奇怪,也多打量了李七夜几眼。

    “罪族,听说是被放逐的种族,传言说,该族的先祖是十恶不赦,就算是我们光明圣院的始祖也渡化不了他,所以才会把他驱逐。他们的后代,就被称之为罪族。”有一个中年汉子徐徐地说道。

    这个中年汉子天庭饱满,神态庄正,他此时也不由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李七夜,看不出他有哪些地方是邪恶的。

    “前辈,你确定这位小兄弟是出身于罪族。”这位中年汉子问道。

    “没错,的确是罪族。”这个老人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他的目光盯着李七夜眉心处的烙印,徐徐地说道:“以古籍记载,罪族眉心有一个烙印,他眉心中的烙印与书中描述是一模一样,所以,老夫可以肯定,他是出身于罪族。”

    “什么罪族不罪族,我没听过。”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个烙印只不过是意外之伤而已,并非是什么罪族的烙印。”

    “你狡辩也没有用。”这个老人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当年始祖把罪族驱逐到了洗罪城,就是希望他们和他们的后代能洗心革面,重新为人。只不过,后来罪族消失了,有人说他们深入荒野,再也没有现世于人间。现在看来,你们罪族,的确是遁入了荒野,只不过,并不是消失了!”

    听到老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他们一群人都不由紧紧地盯着李七夜,而且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目光中对于李七夜多多少少都些敌意。

    毕竟,他们中不少是出身于光明圣院,如果说李七夜是出身于罪族,这样的一个种族,是他们光明圣院所嫌弃驱逐的种族,在使得在他们骨子里面就把李七夜当作敌人了。

    “听说罪族先祖,都是十恶不赦之人,心生黑暗,甚至是来自于黑暗的魔王,只怕罪族的后代,都是心生黑暗,属于黑暗中的人吧。”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青年知道一些罪族的传闻,就说道。

    “来自于黑暗——”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让这群人中的不少年轻人后退了一步,他们盯着李七夜的目光就更加不友善了,敌意更加的明显了。

    “肤浅。”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我祖先是罪族,难道我就是坏人不成?”

    “哼,那可不好说。”有一位身上腾着光明的人,冷声地说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祖先是十恶不赦之人,后辈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罪族,很久没出现过了。”那位老人神态谨慎,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今日罪族出现在这里,的确是让人有些意外。而且,近日里,荒野之内发生了异变,有黑暗腾起,听闻是魔化大地,这里面或许有关联都不一定。”

    “说不定就是他们罪族搞得鬼。”立即有人把这样的事情怀疑到了李七夜身上,大叫一声。

    在这个时候,他们中已经有人向李七夜围过来了,缓缓拔出了兵器,颇有对李七夜不利之势。

    “你们想干什么?”李七夜看了一眼缓缓围过来的他们。

    “说,是不是你们罪族搞得鬼?”把李七夜围住的人群中,一个青年冷喝一声,冷声地说道:“你们罪族是不是想对我们光明圣院不利,或者你们祖先对于当年被驱逐怀恨于心,所以想卷土重来。”

    “你们想象力太丰富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徐徐地说道:“你们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不跑去说书,去来修练,那实在是浪费天赋了。”

    “休得左右他言。”那个身上腾着光明的青年双目一厉,冷声地说道:“速速招来,否则,让你好看。”

    “前辈,这是否属实。”那个天庭饱满的中年汉子不是很肯定,多看了李七夜几眼,在他看来,李七夜这么一个普通的人,不可能搞出什么大阴谋的人,更不可能与黑暗有关的人物。

    “一切小心为好。”这个老人徐徐地说道:“有人进入了荒野,带回消息说,里面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严重,黑暗肆虐,只怕有不祥。”

    中年汉子多看了李七夜一眼,徐徐地说道:“那该如何是好?”

    毕竟李七夜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他是出身于罪族,他们也不能平白地冤枉李七夜,或者说把李七夜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们光明圣院乃是光明普照,驱除黑暗,这等出身于黑暗的人,该当是杀无赦。”那个身上腾着光明的青年按着剑柄,双目露出了冷光,杀意腾腾。

    这个青年的话说这群不少年轻男女相视了一眼,一下子说要杀李七夜,这样的决定,还是有些突然了,不过,他们在神态之间对于李七夜多多少少都有些敌意。

    虽然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见过罪族,李七夜也与他们无怨无仇,但是,听到罪族的历史之后,这就让他们在潜意识下把李七夜视为坏人,视为心生黑暗的人,对他有了偏见。

    “这就是你们的光明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杀人,似乎和你们道不同的人,都该杀无赦。”

    “哼,休得在这里妖言惑众。”这个身上腾着光明的青年双目露出杀机,冷声地说道:“非我族者,其心必异。心生黑暗,必为害一方,杀之,永除后患!”

    “光明圣院的学生,也不过如此。”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辱我们光明圣院,更是罪该万死!”这个青年“铛”的一声,拔出了长剑,杀意一厉。

    “不可轻举妄动。”在这个时候,这位中年汉子喝止了这个青年。

    这个青年不服气,但也只好剑指着李七夜,但他神态不善,若是有机会,他一定会出手杀了李七夜的。

    “前辈,你认为如何呢?”中年汉子看着老人。

    老人盯着李七夜,片刻,徐徐地说道:“你可是从荒野中来?你具体是来自于哪里?族中长辈都有哪些人?”

    “可惜,我现在没兴趣回答你。”李七夜摇了摇头。

    “哼——”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位老人顿时冷哼了一声,毫无疑问,他是心生不满,只不过是自矜于身份,没有与李七夜一般计较而已。

    “让我好好收拾他,看他招不招,在我手中,他会老老实实地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的。”那个身上腾着光明的青年立即摩拳擦掌,杀意腾腾。

    “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犹如天籁一样,一听到这样的声音,顿时让人有着心神摇曳的感觉。

    人未见,先听其声,这已经让人心神摇拽了,当人还未到的时候,光明已经普照了。

    在这个时候,只见光明如同流水一样,流淌而至,无声无息,光明洒落的时候,地面上好像是铺上了一层白雪。

    这样的光明普照而至的时候,除了光明中的温暖之外,还有着一缕清洌的气息,这清洌的气息,细细感受,就好像是从冰天雪地中吹来的暖风一样,能让人头脑一清醒。

    光明洒落,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当这个女子出现的时候,这群人都纷纷大拜,神态间无比恭敬。

    这个女子看起来很年轻,看模样是二十多岁的光景,长得很美丽,高挑的身材,落雁沉鱼的美貌,一身雪白的衣裳,更衬托得她一尘不落了,更迷人的是她一头雪白秀发披于肩上,这让她看起来犹如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公主一样。

    但,当这个女子站在那里的时候,让人注意到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光。

    这个女子身上散发出了神圣的光明,不论她往哪里一站,都是光明普照,而且背后生有光翼,随着光翼轻轻扇动的时候,光明如同无数的光粒子一般洒落而下,净化着天地,驱散着一切的黑暗。

    一个不仅仅长得美丽动人的少女,更是一位光明普照,神圣不可侵犯的女子。

    当这个女子出现的时候,让这群人都不由为之仰视,不论男女。

    而这个女子身后跟随着不少的青年少女,一看就知道是一方俊杰。

    “陛下——”这群人见到这个少女,都纷纷大拜,神态恭敬,也有不少男女为之仰幕的。

    这个少女乃是光明普照,但是,再仔细感受一下,就能感受到她身上那弥漫不散的真帝气息。

    毫无疑问,这个少女竟然是一位真帝,只不过,她的真帝气息收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