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876章圣督大人
    当黑暗漩涡和光明漩涡都消散之后,天空朗晴,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甚至有人还以为刚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或者,这不是不祥之兆。”光明圣院有隐世不出的人尊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事实上,此时整具光明圣院不知道有多少人担忧,在此之前,荒野被魔化,现在又有黑暗冲天,最为让人担忧的是,竟然是黑暗与光明共舞,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李七夜看得已经是碎得一地的远荒圣人雕像,他一点都不意外,淡淡地说道:“洗罪,洗得是何罪。”

    当然,这个答案也唯有远荒圣人才知道,又或者,对于远荒圣人来说,洗的是何罪,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大道的一种态度。

    犹如远荒圣人这样的存在,他曾是光明普照,普渡众生。或者在他心里面,光明与黑暗,乃是同生,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那都只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当然,这样的想法,并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这也是世俗所无法容纳的,唯有到了远荒圣人这样的境界之后,才能真正的懂得这里面的奥义。

    洗罪,洗得是什么罪!这或许并不重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远荒圣人却偏偏没能让光明照耀到这里,难道真的是照不进来吗?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回去吧。”说着,前着洗罪剑就走。

    我也曾经是光明普照!这一句话,远荒圣人说过,只不过,后世听到过这句话的人是并不多,能理解他这一句话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那,那,那洗罪剑呢?”看到李七夜背着洗罪剑就走,路秋实急忙说道。

    “谁能拿走它,它就是谁的。”李七夜笑着离开,头也不回。

    路秋实彻底的懵在了那里了,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洗罪剑是洗罪院的宝物,甚至可以说是洗罪院的镇院之宝,现在被李七夜占为己有,这,这有些说不过去。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路秋实打了一个激灵,立即去向院长大人汇报。

    当路秋实见到杜文蕊的时候,杜文蕊在煮着茶,好像刚才发生惊天动地的事情,都没能惊动他一样。

    路秋实见到杜文蕊之后,他忙是把洗罪院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杜文蕊汇报。

    杜文蕊听到了路秋实的汇报之后,他也不吃惊,更是不紧张,慢慢喝着手中的香茗,最后,他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似乎,对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如同亲眼所见一样。

    “那,那邓前辈怎么办?”路秋实是一个老实人,担心地说道:“万,万一北院追究下来……”想到这里,他自己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邓壬森是北院的老师,虽然说不是最强大最优秀的老师,只是北院比较普通的老师,但是,他在北院任教很长时间了,也教出了很多学生,现在他惨死在了他们洗罪院中,万一北院追究起来,那就事大了。

    “放心,北院,我自有交待。”作为院长大人,杜文蕊对于邓壬森的死亡,他一点都不惊讶,也一点都不操心,似乎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那,那洗罪剑呢?”见院长大人有主张,路秋实这才松了一口气。

    “洗罪剑,一直都是等有缘人,唯有有缘人才能居之。”杜文蕊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李同学能得到洗罪剑,那就意味着他是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那么以后洗罪剑就是他的了。”

    “哦——”一时之间,路秋实都还没能反应过来,只能是傻傻地应了一声。

    “秋实呀,你是我们学院很好的苗子,不论是人品,还是天赋,都不差。”此时杜文蕊意味深长,说道:“以后,你要好好跟着李同学。”

    “回院长大人,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绝对不会让别人去抢李师弟的洗罪剑。”路秋实回过神来,误会了杜文蕊的意思。

    路秋实还以为院长大人怕有人抢李七夜的洗罪剑,所以特地吩咐他好好跟着李七夜,最好是寸步不离。

    “去吧。”杜文蕊笑了一下,意味深长,没有点破,因为他知道,这等事情,往往讲的是一种缘份,强求不得。

    路秋实回过神来,这才拜了拜,离开了。

    洗罪剑被李七夜这一个刚入学的学生得之,这让洗罪院的所有学生都不由惊叹不止,有很多学生不无羡慕地说道:“这运气太好了,多少人去试洗罪剑,没见过谁成功过,他一拿就成功,这简直就是运气好到不能再好。”

    “这就叫做傻人有傻福。”也有学生笑着说道:“李同学出身于罪族,那已经是够卑微的了,看他那傻傻的样子,好像对什么事情反应都缺一条筋一样,傻傻的样子,现在看来,人傻也不是一件坏来。”

    当然,李七夜那种风轻云淡的态度,在一些洗罪院的学生眼中看来,那是缺了一根筋,傻傻的模样。

    就在洗罪院的很多学生还没能从这惊人无比的变异中平静下来的时候,就在当日,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好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一下子砸中了整个洗罪院一样。

    整个洗罪院不由摇晃了一下,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狂风大作,沙飞石走,无数的树叶被吹得飞散而去,树断花残。

    在这一刻,一只巨大无比的兽足踏入了洗罪院,整个洗罪院好像差一点点就被踩沉了一样。

    “我的妈呀。”被吓了一大跳的学生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只见一头巨大无比的雄狮站立在了洗罪院中。

    这头雄狮身体高大无比,千丈之高,当它站在地上的时候,肩膀可以扛起整个天空,它的尾巴长长的,好像是一条山脉一样,只要轻轻地一甩,就可以把大地打沉。

    这头雄狮全身皮毛都是黄金色的,而且每一根狮毛都粗大得很,看去就好像是一条条黄金色的瀑布直降而下,放眼望去,就好像是一面宽大无比的黄金瀑布出现在所有人眼前一样。

    这样的一头巨大黄金雄狮,站在所有人面前,那是壮观无比。

    最让人颤抖的是,这头黄金雄狮所散发出来的兽气,当它一个呼吸,就是吞吐着混沌气息,冲击着天地,滋滋的兽息扑面而来,瞬间就好像有亿万兽潮扑面而来,好像是有亿万的饿狮扑了过来,要把自己一下子撕得粉碎一样。

    在如此恐怖的兽息之下,洗罪院的学生都站不稳,双腿直打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甚至有人是一下子被镇压了。

    “哼——”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如同惊雷一样炸开,所有学生的道心都一震,全身发软,一股无上神威弥漫于整个洗罪院,所有洗罪院的学生都被这样的神威镇压得訇伏于地,根本就站不起来。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看见,在黄金雄狮背后坐着一个老人,一个高大魁梧的老人,一头黄金长发,他自己就如同一头狮子一样,特别是那双眼睛,十分的犀利,一旦被他盯上,就让人双腿发软。

    “圣督大人,收了神威,莫吓坏了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在这个时候,作为院长的杜文蕊终于露面了,他向这个老人抱拳,鞠身。

    “呼——”的一声响起,狂风大作,只见这头狮子冲天而起,一下子飞到了天空之上,庞大无比的身体遮住了天空,依然让人敬畏。

    而与此同时,这个老人也收了神态,这才让人如释重负一样,不像刚才那样直接被镇压在地上,甚至连动弹都不能动弹。

    “多谢圣督大人。”见老人连同黄金雄狮飞到天空上,杜文蕊鞠身,拜了拜。

    “圣督大人——”有年纪大的学生听到这样的称呼,不由吓了一大跳,打了一个哆嗦。

    “圣督大人是怎么样的存在?”刚入学的新生对于“圣督大人”这样的称呼很陌生。

    “是巡视督查光明圣院的。”这个学生轻声地说道:“听说,圣督大人深不可测。”

    听到这样的话,其他的学生都心里面发毛,敬畏地仰望着天空上的这位老人。

    这个时候,圣督大人目光落在洗罪池上,看着那已经碎得一地的远荒圣人雕像,他神态凝重,没有说一句话。

    “圣督大人不下来喝杯茶?”杜文蕊抱拳,笑了笑,向圣督大人打招呼。

    “免了。”圣督大人收回目光,徐徐地说道:“公务在身,诸多不便。”

    “圣督大人亲临,有何指教。”杜文蕊笑着问道。

    “明知故明!”圣督大人冷哼一声,看他们的神态,杜文蕊和圣督大人是相识,而且,看模样,交情还是不错。

    “祖像碎,洗罪剑失,这可是大罪。”圣督大人冷冷地说道。

    见圣督大人这样的神态,不知道多少学生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毕竟,他们洗罪院只是小学院,而圣督大人乃是监管整个光明圣院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