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938章三目神童来也
    李七夜和大黑牛离开了山谷之后,便说道:“走吧,帮你斩了妖邪,我倒要看看,远荒圣人究竟为何要留下这样的一个手段。”?“好咧,走吧,我给大圣人带路。”听到李七夜的话,大黑牛立即为之兴奋了,立即为李七夜大路。

    “看来,当年远荒圣人不待见你嘛。”李七夜看了一眼大黑牛,淡淡地说道。

    大黑牛干笑了一声,说道:“哼,他就是抢了我家的圣山,所以,才挖空心思,在这里留了那么多的手段,放了那么多的禁忌,哼,哼,哼,不然的话,本帅牛早就斩了那头妖邪,扛起了圣山了。”

    “圣山,也不见得是你家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但,也不见得是远荒圣人的。”大黑牛理直气壮,说道:“凭什么他一个人独吞这么一座好的圣山,凭什么就让他把这么一座山扛到这里来了!这样的一座圣山,我们家可是有份的。”

    “因为他拳头大,就凭这个。”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理直气壮的大黑牛一下子蔫了,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但是,他依然不服气,忿忿不平地说道:“他不是圣人吗?整天吹嘘自己普渡众生,以德服人,怎么就没见他以德服我了,呸,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如果是我,我也会一拳把你打得趴下去。”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老子就是拳头大,怎么样,不服气吗?”

    这一下,大黑牛彻底的蔫下去了,他不由耷着脑袋,无可奈何,但是,又有些不甘心,嘀咕地说道:“大圣你可没有自我标榜以德服人,普渡从生,哼,哼,哼,远荒圣人,就是个伪君子,说一套,做一套。”

    “或者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不过,所谓的以德服人,所谓的普渡众生,那只不过是世人自我认为而已,那只不过是世人给他追封的而已。对于远荒圣人而言,世人如何看他,后人如何看他,只怕他没往心里面去,也并不在意……”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目光深邃,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对于远荒圣人来说,他普渡的,不是世人,不是众生,他普渡的,只是自己而已,他是在拯救自己,在向自己证明自己道心的信仰而已。”

    大黑牛沉默了一下,最后弱弱地说道:“信仰,不是去证明,是坚守。”

    “你这话说得很对。”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虽然你是一条黑炭牛,但,这一点倒看得透。没错,信仰,是坚守,不是为了守护谁,而仅仅是守护自己而已,不是去证明,这才是道心!道心的坚定,就是坚守,不是去证明,既不是证明给世人看,也不是证明给自己看。”

    “我是一头大帅牛。”对于李七夜乱给自己取外号,大黑牛十分的不满意,弱弱地抗议地说道。

    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已,并不理会大黑牛的抗议。

    “看看吧。”李七夜看着远处,笑了一下,说道:“过去的,不谈也罢,就看看在信仰光明之时,远荒圣人,他是怎么样想的。”

    大黑牛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黑牛,本来就是很逆天的存在,而且,他存在于这里,已经很漫长的时间了,虽然,往往很多时候他是被尘封着,但是,他却有着绝世无伦的眼光。

    在李七夜他们赶着去要斩妖邪之时,还没抵达,便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天空一阵震动,好像整个天穹被打碎了一样,整个天空都摇晃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大足直踏而来,碾碎了天空,踏碎了万法,镇压了诸天大道,一个人屹立在天空之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

    当这个人一站在天空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之时,瞬间如同一座无上的神岳横断了诸天,封绝了万域,似乎,不论什么人都无法从他面前跨越一样。

    这个人站在那里,神采飞扬,绝世无双,举止之间,有着无上的气势,有着一股天下独尊的神威,在他的睥睨之间,似乎芸芸众生,都只不过是一群弱者而已。

    特别是这个人眉心所竖的第三只眼睛,虽然他这一只眼睛还没有打开,但是,这一只眼睛所散发出来的缕缕金光,却好像可以洞察一切,可以刺穿一切,有着慑人心魂的力量,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三目神童,毫无疑问,挡住李七夜他们去路的人,正是三目神童。

    “这小屁孩,怎么跑这里来了。”见三目神童挡住了去路,大黑牛横了三目神童一眼,奇怪。

    三目神童,乃是一尊半步长存,实力之强,可想而知了,但是,大黑牛却不以为然。

    “呔,你就是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去路之后,三目神童对李七夜大喝一声,咄咄逼人。

    “好像是,还有其他人叫李七夜吗?”李七夜张望了一下四周,悠悠地说道:“如果没有,那就是我了。”

    “很好,那本公子就找对人了。”三目神童冷冷地说道:“今日,就该好好教训教训你!”神态之间,气势凌人,有着君临天下之势。

    这也不怪三目神童如此的趾高气扬,毕竟,作为半步长存,他就是很强大,更重要的是,他如此年少,就成为了一尊半步长存了,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潜力,当世之间只怕是无人能比了。

    在当世,最惊艳的莫属金光上师了,但是,金光上师在他这样的年纪之时,不见得会比他强大多少。

    试想一下,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小少年,竟然是成就了半步长存,这是何等惊艳绝世的事情,这样的年纪,有着如此惊人的成就,不让三目神童不骄傲,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教训我?”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我们有恩有仇吗?”?“本公子想教训人,何需理由,何需恩仇。”三目神童傲然,有着俯视众生的姿态。

    “你不会是想替人出头吧。”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悠然地说道:“这么说来,是有人忽悠你做炮灰了?一尊半步长存,给人当炮灰,那就有意思了。”

    “放屁——”三目神童大喝一声,他一声大喝,又觉得不妥,收声,然后冷哼一声,说道:“放肆,口出狂言,本公子乃是当世无双,谁人敢使本公子当炮灰!”

    三目神童终究是年轻,年少得意,那怕成就了半步长存,也没有半步长存所应有的沉稳,所以言谈之间,更像是一个小孩,一个不更事的小少年。

    “哦,如果不是当炮灰,那你找我何事?”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说道:“只怕,你也是刚听我名字不久吧。”

    “哼——”三目神童不爽,冷冷地说道:“听闻,你对灵心真帝不敬,今日,本公子前来,便是好好教训教训你,为灵心真帝讨回公道。”

    “灵心真帝——”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瞅了瞅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被李七夜这样怪怪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舒服,他冷冷地说道:“看什么看,速速招来,是不是如此!”

    “少年,早恋可不好哟。”李七夜捉狭一笑,悠悠地说道:“我看你,这是想姐弟恋吧,小孩子,都是喜欢熟女,特别是轻熟女!看来,你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三目神童立即大喝一声,神威浩荡,镇压诸天,不知道多少生灵为之骇然失色,那怕是远古巨兽,都被这可怕的神威吓得遁逃而去。

    “再胡说八道,本公子拔你舌头。”三目神童厉喝一声,但是,话语之间,他那有三分稚气的脸庞上,已经有着几分的不自在了。

    “我什么都没说,随便说说而已。”李七夜耸了耸肩,悠然地说道:“你用得着这么急着否认吗?不会真的有这么回事吗?”说着,捉狭一笑。

    “住口——”三目神童立即唱止住了李七夜,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真帝,乃是大道之巅,受人敬仰。你敢对真帝无礼,便是受天下人唾弃!今日本公子来,便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该怎么样去尊敬他人!”

    “仅是如此而已?”李七夜一副惊讶的模样。

    “没错,本公子就是要替你长辈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如何去尊敬一位真帝。”三目神童冷冷地板着脸。

    “好吧。”李七夜摊了摊手,从善如流,一副知错的模样,说道:“既然是如此,那下次见到灵心真帝,我就向她道歉,向她认错。”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三目神童一下子愕在了那里,一下子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因为这完全和他所想象的不一样,他都听说了,李七夜是嚣张无比,不仅仅调戏灵心真帝,更是藐视诸帝众神,完全是目中无人的态度。

    现在李七夜突然之间低头认错,从善如流,这让三目神童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