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966章苍茫草原
    李七夜离开了古园之后,并非是出圣山,而是直接穿过了圣兽园,走入了圣山更深处,当然,以大黑牛的说法,这里已经不属于圣山了,但,是光明圣院所有人心目中,跨越了圣兽园之后,那是圣兽园最深处。

    当你跨越圣兽园的时候,往更里面而去,其实这是一件凶险的事情。

    在圣山开放的时候,光明圣院也是警告过所有的学生,不可以轻易去冒险,去跨越圣兽园,当然,自寻死路的学生真的要跨越圣兽园,进入圣山更深处,光明圣院也不会去干涉。

    一般实力浅的学生而言,并不敢贸然去冒险,毕竟,他们都听过,进去的人,都没听说过有谁活着出来。

    真正有实力的学生,更不敢轻易去冒险,因为他们知道这里面的凶险,里面的光明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一旦是跨了进去,就会受到强大无匹的光明力量所拘羁,到时候,当你想出来的时候,就困难了。

    而且,在这里面呆得时间越久,你就越是不想出来,越是愿意留在这里面,使得最终再也离不开这个地方,最终坐化在那里,这就成了真正的皈依道统。

    当然,这只不过是很文雅的一种说法而已,说浅白一点,就在是里面呆久了,会被成功洗脑,最后愿意贡献自己,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一部分,坐化在那里。

    就像大黑牛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一旦在里面坐化,就会给光明圣院的道基添砖加瓦。

    说难听一点,一旦你在这里面皈依道统,坐化在那里,就是成了这个道统的养份,成为了肥料,壮大了道源的光明力量。

    当李七夜跨越了圣兽园之后,进入了一片茫茫的草原,当你一踏入这茫茫的草原之时,你不会发现有什么异样,道行浅的人,更加不会发现这有什么问题。

    但是,当你足够强大之后,你会发现,自己行走在这里,并不像是茫茫的草原,似乎眼前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幻象而已。

    不论是那随风摇晃的香草,还是吹拂着的微风,又或者是散落在这广袤草原之上的一座座山峰,那都如同是幻象的一样。

    如果你足够强大,如果你拥有着无上的神通,你便能看到,你所行走的,那像是在一个光明星球之上一样。

    你脚下的一切都在散发出了光明,每一缕的光明都实质化了,它们化作了随风摇曳的香草,化作了吹拂着的微风,化作了散落于草原之上的一座座山峰……

    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是光明所化,这是光明的世界,在这地下的深处,似乎有着一颗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光明心脏,它在跳动着,它在衍生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而你,行走在这茫东的草原之上,那只不过是行走在这个光明星球的表面之上而已。

    所以,当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大黑牛会说这里已经不属于圣山了,它与圣山的的确确是两个界面,完全不同的领域。

    当然,如果你无法看到这其中的本质,那么,你就还以为自己行走在茫东的草原之上,这是一个十分安祥宁静的草原,当微风吹拂的时候,是那么的舒服,是那么的自在,让人有着说不出来的惬意。

    当你行走在这茫茫的草原之中,你会发现不少的尸体,但是,当你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你不会有什么惊惧的感觉。

    这些尸体有的是跪坐于草丛之中,也有的是跌坐于山洞里面,也有的伏坐于悬崖之下……

    这些尸体死得十分的安祥,他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神态宁静,似乎他们是最自己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候坐化在那里,他们以最安祥的心态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且,这些尸体不知道坐化了多久,似乎,千百万年过去了,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着完整,不论是衣冠,还是身躯,都是十分的整齐,甚至连尘埃都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

    似乎,他们临死之时都已经焚香沐浴,以最干净最体面最整齐的模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也正是因为他们如此的姿态离开了这个世界,这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尊尊雕像一样,并不像是死人。

    当然,如果在这个时候你能打开大神通的时候,仔细一看这些死者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死人全身都化作了光明,不论是他们的身体,还是衣物,都已经化作了光明,只见光明的炽焰已经填充了他身体的每一部分。

    看着这些死去的人,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到了极致,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都是邪术,都是诱惑他人而已,让天地的生灵成为自己的信徒,最后达到壮大自己的目的。”

    对于背后的奥妙,李七夜当然是一清二楚了,不论是这里,还是葬佛高原,其实在这背后,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形式不一样而已。

    甚至说得不好听一点,他们甚至黑暗没有多大的区别,最终的目的都是在壮大自己。

    不一样的是,光明也好,佛法也罢,至少你踏入这个门坎开始,他们代表着仁慈、怜悯,不论是给自己,还是给世人,更多的慰藉而已。

    而黑暗,就不一样,它充满了残酷,充满了贪婪,充满了杀戮,充满了血腥。

    “光明也好,黑暗也罢。”李七夜不由望着遥远的地方,感慨,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说到底,最终还是为自己谋求,所带来的,并不是救赎自己,也并不是救赎世人。他还是他,不管是以远荒圣人为称号,还是以荒祖为称号,这都只不过是形式而已,并没有改变本质。”

    行走过了这广袤的草原之后,李七夜不为所动,不论是光明如何的炽照,如何的安抚人心,在李七夜道心里面,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浮云而已。

    当跨越了广袤的草原之后,一座山峰出现在了眼前。

    这一座山峰,并不高大,也并不雄伟,但是,当它出现在那里之后,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不管四周有没有高大的山峰,壮阔的江河,这一切在这座山峰之前都变得微不足道,这一座矮小的山峰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这一座山峰看起来很矮小,但是,它静静坐落在那里的时候,就有着俯视万古、睥睨苍生之势,一切在它面前都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就是这样一座矮小的山峰,似乎它是经历了千百万的磨难,似乎是被仙人千万次的夯实一样。

    它是世间最坚硬的山峰,它是世间最坚实的山峰,就算整个苍天塌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身上,它都不会有丝毫的损坏,甚至有可能是它刺穿了苍天。

    这样的一座山峰,不管你有多么强大无匹的攻击,不论你有多么尖锐的宝物,都无法刺伤它丝毫一样。

    看着这样的一座山峰,那怕你是再强大的真帝,站在它面前,都会感觉自己矮了半个身子,甚至没有那个底气站直自己的身体。

    “好山。”看着这样的一座山峰,李七夜不由赞了一声,在别人眼中,这是一座山峰,但是,在李七夜眼中,这是亘古无双的道基。

    在这一座山峰之前,有一株老树,这株老树也不算高大,老树乃是岁月苍桑,厚厚的树皮似乎留下了无数岁月的痕迹。

    这样的一株老树,让人一看,便知道它是生长了无数岁月,似乎这里的土地太过于贫瘠,那怕它生长了无数岁月,都无法让它生长得高大。

    就这样的一株老树,你仔细看,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如果你是一尊很强大的真帝,在这个时候,你能打开你的独一无二的天眼,以无上的真知去看这一株老树的时候,你就会有发现。

    这是一株无上的菩提树,这株无上的菩提树似乎跨越了亘古,每一枝每一叶都散发出了最为神圣的光芒。

    这神圣的光芒和光明圣院的光明有相同之处,但,又有不同。

    光明圣院的光明,其实是充满着诱惑,在诱惑你皈依,而这株菩提树的光芒,好像是那么的坦然,它是那么的宽恕,似乎它是可以拥抱一切。

    不管你是否信奉光明,它都可以拥抱你,当你失意的时候,它可以拥抱着你,当你想离开的时候,也是那么的自然,它不会给你丝毫的拘羁。

    当你看到这样的光芒之时,你会想到一个词——悯怜,同时还能想到一个词——宽大!

    这就是它的本质,这是一株举世无双的菩提树,只不过,真正强大的人,拥有足够真知的人,才能看得到它的本相。

    否则的话,你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或者你实力不够强大,这样的一株老树,在你眼中,那只不过是一株普通的老树而已,仅此而已。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凿石之声响起,这一阵阵的凿石之声回荡在这宁静之中,仔细听地时候,这凿石之声充满了韵律,是那么的有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