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967章那个老人
    “铛、铛、铛……”的凿石之声回荡于这原野之中,这一声声的凿石之声,并不急促,相反,这“铛、铛、铛”的凿石之声,十分的有节奏,听起来特别的舒服,好像它是成为了天地之间隽永的节奏一样,点缀了这宁静的天地。

    正是因为有了这“铛、铛、铛”的凿石之声,才使得这宁静的天地不再那么的枯燥无聊,使得这宁静的天地有了生机。

    顺着这“铛、铛、铛”的凿石声望去,只见那座矮小的山峰上有一个老人凿着石壁。

    这个老人,穿着一身布衣,脸上布满了皱纹,岁月在他的脸庞之上留下了无数的痕迹,但是,不管岁月如何的打磨着他,却打磨不了他的坚毅。

    他一双眼睛明亮,十分的有神,没有老人那种丝毫的垂暮,他双眼似乎深邃无比,充满了睿智,似乎他这一双眼睛也是见证了世间的无数沧桑,见证了无数的沧海桑田。

    当你看到这一双眼睛的时候,你就会想到,世间,没有什么不能被这一双眼睛所能包容的。

    老人的一双老手是布满了老茧,手背也是布满了皱纹,但是,当这一双老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铁锤和铁凿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坚定有力,似乎,在他的一锤一凿之下,没有什么不可能凿开的。

    老人此时便是双手紧紧地握着铁锤和铁凿,慢慢刻凿着石壁,虽然他刻凿得很慢,但是,他却能一个又一个字地刻凿下去。

    “铛、铛、铛”的凿石之声回荡于这天地之间,似乎是成了永恒的节奏,永恒的旋律,这样节奏,这样的旋律,听起来是那么的美妙。

    要知道,这一座矮小的山峰,它坚硬到无法想象,就算是苍天崩塌下来了,都不可能把它砸碎,甚至有可能,是它把砸下来的苍天捅破。

    如此坚硬无比的山峰,任何锋利的兵器,都无法攻破它,都无法在它的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但是,当老人在一锤一凿地慢慢地刻凿之下,石屑飘落,被凿开痕迹在铁凿之下慢慢地出现。

    在那坚定无比的铁凿之下,似乎这一座山峰不论是多么的坚硬,它都会被一寸一寸地刻凿下痕迹来。

    抬头而言,老人刻凿在石壁上的,是一个又一个符文,这符文古老无比,深涩难懂。而且,从这些符文的刻凿痕迹来看,最先被凿刻下的符文,已经是经历了无数岁月了。

    这就意味着,在这石壁之下,每刻凿一个文字,它就需要千年,甚至是万年,整个过程是十分的漫长。

    眼前这石壁上所刻凿的文字乃是成全上万,而且,看得出来,刻凿在石壁之上的符文,如果所有都刻凿出来的话,只怕是一篇完整的无上篇章。

    试想一下,一个符文要成千上万年来刻凿的话,那么,一篇成千上万符文的无上篇章,那是需要多漫长的岁月来刻凿,只怕是需要一个又一个纪元来刻凿了吧。

    不管是需要多少岁月来刻凿,似乎,对于这个老人而言,都不是问题,至少,时间不成问题。

    他在那里一个又一个符文刻凿着,只怕他是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在他手下,唯一会流淌的乃是那些一个又一个被刻凿出来的符文,而不是流淌的时间,也不是沧海桑田的世界。

    老人在那里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刻凿着,他并不去关心外面有什么变化,也不在意世界有什么变化,对于他而言,那怕是千万年过去了,那怕是沧海桑田了,他都没有任何感觉。

    唯一能让他专注的就是他铁凿之下,能凿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符文,这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如果你道行还不够强大,那么,你所能看到的,也仅仅是老人在这石壁之前刻凿着一个又一个符文而已。

    但是,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当你是一位足够强大的真帝之时,再打开你的天眼看眼前这一幕之时,你就会发现,老人在石壁上所刻凿下的,那就不仅仅是符文那么简单了,也不仅仅是刻凿在这石壁上那么简单。

    一般的真帝,都无法看到这其中的奥妙,真正能看透其中奥妙玄机的,只怕是始祖这样的存在了。

    当你是一位始祖之时,再看老人刻凿在石壁上的符文之时,你会发现,这深涩难懂的符文,乃是一篇无上的光明宝典,它记载的光明心法,只怕会超越了光明圣院的所有心法,它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十分的精奥。

    除此之外,你再仔细去看,你会发现,刻凿在石壁上的符文,那可没有那么简单,它不仅仅只是石壁上的那么成千上万个符文而已。

    当你是一个强大的真帝的时候,打开天眼,再仔细看这些刻凿在石壁上的符文之时,你就会发现,刻凿在那里的符文,那是浩瀚的经文,每一个符文,代表着一卷无上宝典。

    也就是说,这一个个符文,便是一卷又一卷的无上宝典,而且,这都是绝世无双的光明宝典,每一卷的宝典,都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打磨,精奥万分。

    更可怕的是,这一卷又一卷的无上宝典,它不仅仅是凿刻在了这石壁上那么简单。

    当你有那个实力的时候,你再俯视整个光明道统的时候,当你有那个实力勘探到光明道统的道源所在之处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你才会真正的发现奥妙,这刻凿在石壁上的符文,它真实刻凿的地方乃是光明道统的道源。

    这就意味着,这个老人把自己的无上光明宝典,一个又一个刻凿在了光明圣地的道源之中。

    要知道,一个道统的道源,乃是始祖以自己无上的心法所祭炼而成,它承载蕴藏着一个始祖的无上大道。

    但是,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光明宝典刻凿在道源之中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他每刻凿一个符文的时候,便是等于把远荒圣人烙印在道源中的一个符文抹除掉,然后再留下了他的烙印。

    如此一个又一个符文刻凿上去的话,那就是等于老人把自己的无上光明宝典,一步又一步去取代了远荒圣人所烙印在了道源之中的无上心法。

    如此一来,时长月久,慢慢地就会使得整个光明道统发生了变化,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老人彻底地把自己的无上篇章刻凿在了道源之中的时候,那他就是取而代之。

    从此之后,光明道统所传承着的光明道统,不再是远荒圣人的,而是他的,只不过,光明圣院的所有生灵,并未能发现这种千百万年以来的潜移默化而已。

    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试想一下,当一个人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他毁灭一个道统,那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拥有始祖实力的人而言。

    甚至可以说,当一个人成为始祖之后,他本身就拥有了开创一个道统的实力。

    但是,如果说,你把一个已经承载了千百万年的道统,再把这个道统的传承更替为自己的传承,这就是困难无比的事情了。

    如此困难的事情,不仅仅是需要漫长时间的潜移默化,更需要同样相向的功法,而且,还需要十分逆天的实力。

    用如此逆天的实力,花上千百万年去潜移默化,只怕没有哪一个人愿意去做。

    毕竟,对于一个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人来说,他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他们还能做出其他更惊天动地的事情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把自己的一生精力,浪费在这种潜移默化之上。

    老人在石壁之上刻凿着,十分的专注,十分的忘我,似乎,世间也唯有他铁凿之下的每一个符文了。

    李七夜倚在老树之下,看着老人在刻凿着符文,十分的自在,十分的悠闲。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似乎是忘记了时光,而老人,也唯有专注自己所刻凿的符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人终于从石壁上爬了下来,坐在老树下喝了口水,喘了口气。

    “很漂亮的符文。”李七夜倚靠在老树上,看着石壁上的符文,悠然地说道。

    “是很漂亮。”老人也是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他那布满皱纹的脸庞上,爬上了笑容。

    似乎,他对于自己的杰作,也是很满意,似乎这是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如果我与一个人结仇,我肯定会灭了他,毁了他的根基,让他的一切都烟消云散。”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这是一场赌局。”老人喝了口水,说道:“我能赢,他的光明大道,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我的光明大道,才是堂皇大道。”?“但,他的光明大道,更直接有效,修练的速度更快。”李七夜悠然地说道:“而你的光明大道,厚积而薄发,修练起来,就像是老牛拉车一样,慢悠慢悠的。”

    “欲速则不达。”老人一点都不在意,对于自己的大道,信心十足,说道:“急速,则入魔,这不是王道,只不过是剑走偏锋而已。”

     Ps:本书绝世佳人无数,但是与阴鸦纠葛之后,对他毫无兴趣的女人居然也存在,你们知道她是谁么?画师特地为她画了一幅美人图,大伙搜索公众号“萧府军团”,关注之后,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