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991章我在,便天地存
    李七夜的目光,如洞穿天地,一个目光,便可以屠杀诸神,白金宁一下子动弹不得,那怕李七夜的目光没有望向她,她都感觉自己瞬间如同蚁蝼一样缈小,这样的感觉绝无伦比。

    “也是。”老者沉默了一下,最后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但是,若是你迈出了那一道坎,它们必将会除你而后快。”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难道你不迈出去,你就能幸免吗?谁都不能幸免。三仙界能一直幸免于难,无非是得天独厚而已,但是,你觉得,这样得天独厚,还能支撑多久呢?或者现在就已经被盯上了。”

    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不由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这就是我们造的孽,否则,也不会招来如此的垂涎。”

    “那只不过是迟与早罢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对于那些饥肠辘辘的存在来说,它们的嗅觉是远远超出想象的,总有一天,它们会找到三仙界的。这是一块多么肥腻的肥肉,对于它们来说,那是足够以饱餐一顿!”

    “也是如此。”老者不由有些无奈,说道:“该来的,终究是要来,谁都逃不掉,你是如此,我也是如此。”

    “唯有一战到底,不死不休,否则,这永远是无解之局,逃避,永远解决不了。”李七夜神态庄重,目光一凝。

    “就算真的一战到底,最后呢?”老者不由笑笑,说道:“说不定,如果真的赢了,有可能是取而代之,这将会是无限的轮回。”

    “你这个故事,我跟人说过。”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勇士屠龙,最后所谓的恶龙,也只不过是勇士所化而已!但,我就是我!我的道心,坚不可摧。我就是屠龙者,不是化龙者!”

    老者望着李七夜,他的目光深邃无比,他那深邃无比的目光,似乎可以容纳更个三仙界一样,似乎一切都可以收入眼中。

    在他双眼之中,一切都只不过是微小无比的尘埃而已。

    当他那深邃无比的目光望着李七夜之时,他的目光似乎要窥视李七夜的未来。

    “希望如此,我该对你有信心。”老者最后徐徐地说道:“未来一天,你的确是有可能走到这一步。”

    “不,你要相信的不是我。”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摇头,说道:“你该相信的,是你自己,你问了问自己,你是屠龙者,还是化龙者,又或者,你是其他的存在,如村民,如圣贤!”

    “但,圣贤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老者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一条道路,你觉得谁有过好的下场?屠龙者吗?化龙者吗?没有谁有过好下场,就是连村民,都必须祭献!那些只不过是庸庸碌碌之辈而已。”

    “世人如尘埃。”老者不由有些感慨,说道:“或者,世人才真正的幸福。夏虫,又何需去言冰呢。”

    “但,你甘心做一只夏虫吗?”李七夜笑了,说道:“既然不甘心去做一只夏虫,身后的种种,就让世人说去吧。”

    “说得也是。”老者笑了笑,说道:“亘古之后,你我,也只不过是尘埃而已,一切都消逝在烟雨之中。”

    “我在,便天地存。”李七夜露出笑容,神态超凡脱俗。

    “是我着相了。”老者轻轻摇头,说道:“看来,这一点,我们又不如你。”

    “不,那是因为你们是圣贤。”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们心中有放不下的,正是因为这样,这一直拘泥着你们。”

    “或是如此吧。”老者笑了笑,说道:“万事皆远,不作多想也罢,我们这样的老骨头,也就是种种树,补补墙,那就已经可以了。如果能再安享个晚年,能得寿终,这也算是大圆满了。”?“这话说得洒脱。”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你们能想,必能做到,但是,你们放不放得下呢?我看,未必。”

    “终会有后来人的。”老者目光似乎跨越了亘古,望得遥远,说道:“希望吧,未来总会有人去承担。”

    “那我就预先祝你们未来是后继有人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我是看不到这一天了,这一天的到来,只怕是遥远之后。”

    “你这话,悲观也。”老者笑着摇头。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是吗?那么,这么多岁月过去了,你们心里面放得下吗?或者,有一天有可能有人能达到你们这样的高度,但是,你认为,后来者,是屠龙者,还是化龙者,又或者是圣贤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一凝,看着老人,徐徐地说道:“走到我们这一步,放在首位的不是道行,而是道心。成为怎么样的存在,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谈也罢,不谈也罢。”最后,老人笑笑,轻轻摇头,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也无所谓,说道:“我倒无所谓,反正这不是我的三仙界,还轮不到我去操心。”

    老人也不由笑了,然后说道:“早日启程,我们急需货物……”?“何必急于一时,那么多的岁月都过去了,再等等有何妨。”李七夜打断老人的话,悠悠地说道。

    “也罢,我们等着,等你入海,到时候你便知道该如何找到我们。”老者笑笑,他的话越来越缈远,然后他整个人消失了。

    当白金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老者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整个人没有动,就坐在李七夜的面前,但就好像融化在那里一样,与虚空融为了一体。

    “人,人,人呢。”白金宁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道。

    “走了。”李七夜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转身便离开。

    李七夜没走多远,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跟上来的白金宁,露出笑容,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谁说我跟着你了。”白金宁的目光躲闪了一下,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天雄关又不是你家开的,我就走在街道上,凭什么说是我跟着你了,说不定是你抢了我的路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白金宁说这话的时候,她都没有底气,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有些惧怕李七夜,特别是李七夜的目光看来的时候,让她心里面有些发毛。

    此时此刻,不论怎么看,现在的李七夜和一开始的李七夜都没有什么区别,依然是那么的平凡无奇,看起来依然是普罗大众。

    但是,就不知道是为什么,当李七夜的目光一看来的时候,她心里面就不由发虚,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洪荒巨兽盯上一样,心里面有着一股危机感。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也不在乎白金宁跟着。

    白金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正她就跟在李七夜的身后,因为她在心里面对李七夜充满了好奇,她很想搞清楚,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刚才,刚才那个人,是谁呀?”白金宁轻轻地问道。

    “你们三仙界最无敌的存在。”李七夜看了一眼又好奇、又有点惧意的白金宁,笑了一下。

    “吹牛皮。”白金宁轻哼了一声,若是在此之前,她一定会说得很大声,甚至有些不屑一顾,但是,现在她说出来,都有些不自信,只是轻哼一声,表示不相信。

    “我这个人,说的是实话,何来吹牛皮。”李七夜笑着说道。

    白金宁侧首,想了一下,说道:“当世三仙界,世人所知的,最强的应该是金光上师,刚才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金光上师……”

    “什么金光上师,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已,如同尘埃一样的存在……”李七夜笑了一下,不以为然。

    但是,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就把白金宁吓得一大跳了。

    “嘘——嘘——嘘——”白金宁差点就去捂住李七夜的嘴巴,忙是示意李七夜小声点,手指压了压嘴唇,说道:“你这话被人听到了,就要掉脑袋的。”?“看你模样,有这么严重吗?”李七夜不由笑了笑。

    白金宁可就紧张了,忙是低声说道:“这可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金光上师的崇拜者布满天下,处处皆是,你这话就是侮辱金光上师,一旦被人听见,随时都有可能招来别人的群殴围攻。”

    白金宁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仙统界,不仅仅是金光上师有众多门徒,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崇拜者。

    如果真的被金光上师的崇拜者或者门徒知道李七夜侮辱金光上师,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李七夜的。

    “一群愚人而已。”李七夜不以为然,轻轻摇头。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白金宁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嘀咕地说道:“再说,金光上师也与你没仇,你又何必去埋汰人家。”?“我实话实说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难道说,我还要把他吹成天下无敌不成?”

    “金光上师本就是天下无敌。”白金宁不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