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999章吹牛强
    李七夜乜了这个叫刘三强的小贩一眼,悠悠地说道:“你应该觉得荣幸才对,以后你可以向别人吹嘘,说你刘三强也是向某某人卖过入门券。”

    “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还要靠卖点这小券混点饭钱呢。”刘三强肉疼无比,叫苦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白金宁就是百思不得期解了,在刚才,李七夜一出手就是扔出了一个亿买下了他们家传的木佛,还顺手把这个值得一个亿的木佛送给了她。

    现在才价值两百的入门券,李七夜竟然白拿,不给钱,这实在是太离谱了,这让白金宁也看不明白为什么。

    “哦,那让你家老小过来吧,我养。”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刘三强不由苦着脸,最后他只好干笑起来,说道:“既然爷一定要,那小的也只好和爷结个善缘了,这入门券就送给爷你了。呵,呵,呵,爷,当你看中有拍卖品的时候,报了一下我刘三强的名字,给小的抽点利也好。”

    “报你名字,不是给我打折,优惠什么的吗?”李七夜瞅着刘三强,笑着说道。

    “如果小的名字有这么威风就好了。”刘三强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小的还指望能在拍卖会上抽点利,给家里的婆娘买对手镯。”

    “刘三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你哪三强了?”

    “我刘三强,又叫吃饭强、跑腿强、靠谱强。”刘三强一提到自己的名字,就立即来精神了,把自己的胸膛拍得砰砰响,说道:“以后爷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小的,就吩咐一声,小的跑腿特别的快,人也靠谱,最重要的是,小的收费从优!”

    “不是吹牛强吗?”李七夜乜了他一眼。

    刘三强不由尴尬,干笑了一声,说道:“没,没,绝对没这么一回事,我刘三强这个人,从来不吹牛,人人都叫我靠谱强,做事样样强,而且特靠谱,三碗饭下肚,跑起来,比千里驹还要快。”

    “这话就是吹牛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除了吹牛强,你还能干点什么?”

    “爷,你想要我干点什么?上天遁地,入海登山,我靠谱强无所不能,无所不可。”刘三强一听好像有生意上门,立即来精神,立即说道:“只要爷你给钱,我靠谱强立即就给你办到。”

    “我也没要什么。”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不渡海里,好像有一二艘船,帮我拖回来,价钱嘛,你开,只要你能拖回来,一切都好商量。”

    “呃——”刘三强一听到这话,顿时不由苦着脸了,刚才神气的模样也一下子瘪下去了,他干笑了一声,说道:“爷,你这话开玩笑了,小的只是混口饭吃的,爷,如果要我去不渡海送死,那,那,那小的是做不到。毕竟,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刚出生的儿子,嗷嗷待哺呀,万一我死在了不渡海,谁来养他们……”

    “君毋忧,我养之。”李七夜悠悠地说道:“去吧。”

    “这个——”李七夜这话一塞过来,这顿时让刘三强说不出话来了,都不知道该怎么接李七夜这样的话才好。

    “刚才你还说你无所不能,还自称靠谱强。”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我看,还是吹牛强!”

    “这是例外,这是例外。”刘三强神态十分尴尬,不由搓了搓手,说道:“爷,如果你真的需要船只,我们骄横商行有的是,我们骄横商行有着世间最巨大的船只,它足可以驮着爷你横渡整个不渡海。爷,你要不要来一艘呢,报我刘三强的名字……”

    “打一折吗?”李七夜瞅了刘三强一眼,悠悠地说道。

    “这,这有点难度。”刘三强顿时脸色涨红,干笑了一声,说道:“爷若是报我刘三强的名字,九点九九九九折,还是可以有的。”

    “连一折都打不了,要你何用。”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看呀,还是刚才那句话,吹牛强。”说着,转身离开。

    白金宁心里面很奇怪,李七夜与刘三强应该不认识才对,而且,刘三强也就是一个街头小贩,为什么李七夜偏偏就要刁难他呢?

    “爷,爷,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刘三强,我刘三强,吃饭强,跑腿强,靠谱强,有好处,一定要来找我刘三强。”尽管被李七夜刁难,但是,刘三强还是好脾气,李七夜离开的时候,他还是笑脸相送,向着李七夜的背影,就远远吆喝。

    白金宁忙是跟上,走远之后,白金宁有些不解,低声问道:“公子,刚才,刚才为何要拿入场券呢?”

    白金宁也不好意思说强抢,但是,她知道李七夜绝对是不缺钱的主,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李七夜明明不缺钱,却要为难刘三强这么一个小贩。

    “世间哪里有巧合。”李七夜不由摇头笑了起来:“你真以为这就是巧合呀?街道人来人往,这巧合也来得太巧了。”

    “这,这不是吗?”白金宁不由愕了愕,在她看来,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像刘三强这样的小贩,在天雄关比比皆是,可以说,在天雄关遇到像刘三强这种吆喝着卖入场券的小贩也不在于少数。

    可以说,在天雄关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奇怪才对。

    “你真以为他是一个普通无比的小贩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那只是因为你没能看得透他而已。”

    “这——”白金宁不由呆了一下,在她看来,刘三强好像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贩而已,他这模样,不论是怎么样看,都和大街小巷吆喝着兜售东西的小贩没有什么区别。

    “他,他,他不是普通的小贩吗?”白金宁不由呆了呆。

    “当然不是。”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普通小贩,哪有如此强的造化。”

    白金宁心里面不由为之震,最近她走眼的次数似乎有点多,先是李七夜,现在又是刘三强这样的一个小贩,她都看走眼了。

    “这小子,胆子倒不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明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还敢我身上蹭。”说着,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白金宁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才追了上去,轻声问:“公子要去哪里呢。”

    “你住的地方呀,在天雄关,我人生地不熟,又没安身之地,还能往哪里去。”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呃——”白金宁不由呆了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带着一个男人回家,好像有点不妥。

    但,在这个时候,已经她没得选择了。

    白金宁平日有任务之时,便是居于营中,但是,她在天雄关有一个小院子,平日休息便居住于这里。

    在天雄关这么繁华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小院子,这也算是天堑军团的一种照顾了。

    回到自己的温馨小窝之后,白金宁忙是招呼安顿李七夜,本来这小院子只有一个房间,平日里也就只有她自己住,现在她也只好让出来给李七夜居住了。

    李七夜只是随便看了一眼,也没有多去挑剔。

    “等拍卖会之后,我去见见太尹喜。”李七夜安顿下来之后,便这样吩咐一声。

    “我,我去为公子弄个名额。”白金宁此时她也只好为李七夜奔波,为他操劳了。

    把李七夜安顿好之后,白金宁取出木佛,摆在小厅上,她燃香,拜了拜,这个习惯是他们家一直留下来的。

    当年这尊木佛还没有典当之时,他们家每日都会焚香拜佛。

    “对于这尊木佛,你们祖上是怎么说的?”李七夜倒是在旁观看,笑着说道。

    “家里老人都说,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庇护我家世代平安。”白金宁不由说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这东西,的确是能庇护你们家平安,特别是边荒大地这样的野蛮之地。”

    白金宁不由怔了一下,她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认真了,虽然她家里的老人都说,木佛保他们家人平安,但,在她看来,这更多是一种象征,一种吉祥的许愿而已,她在心里面并不怎么相信一尊木佛,能怎么样保自己家人平安。

    “不相信吗?”看到白金宁发呆的模样,李七夜笑了笑。

    “这,这个……”白金宁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保佑平安,这种事情,在白金宁心里面看来,那是一种飘渺虚无的东西,更多是一种象征,一种心理安慰。

    “知道你这尊木佛珍贵在哪里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不知道。”白金宁不由摇了摇头,在此之前,李七夜说过,这一尊木佛,它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一个亿。

    但是,至少她在目前看来,看不出这一尊木佛为何会如此珍贵。

    “那我就展示给你看看。”李七夜取下了木佛,而白金宁也不由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仔细看清楚。

    为作家族的成员,她在心里面当然也想知道这尊木佛作为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它究竟是珍贵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