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063章远征船
    此时,皇尊真帝模样狼狈,头发散乱,身上的衣物皆有破损,衣襟之上染有鲜血,也不知道是谁的鲜血。

    毫无疑问,在船只之上,皇尊真帝经历了一场激战,而且,看得出来,皇尊真帝的对手是十分的强大,否则的话,就不会让皇尊真帝如此的狼狈。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皇尊真帝的实力,一直以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有人说他是一尊十一宫真帝,也有人说他的实力已经抵达了十二宫了。

    更何况,皇尊真帝乃是出身于高阳楼,拥有着极为惊天的秘宝,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那怕同样是十一宫真帝,皇尊真帝都要比一般的十一宫真帝要强出不少。

    但是,在船只之上匆匆一战,便是如此的狼狈,这可想而知,船只之上的对手是多么的可怕。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皇尊真帝如此匆匆一战,都如此的狼狈,大家心里面不由悚然,同时,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好奇。

    在船只之上,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皇尊真帝如此的狼狈呢,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能在匆匆交战之中,能让皇尊真帝破船而逃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浮想联翩,大家都望着皇尊真帝,都想从皇尊真帝口中知道答案。

    “道兄。”见到皇尊真帝,圣霜真帝忙是迎了上去,以作防备,怕船只之上的东西冲杀上来,说来也奇怪,船只上的阴影并没有追出来,它退入了船舱之后,随着巨船漂泊而去。

    “大事不好,我要见尹大人,作最坏的打算。”皇尊真帝神态十分的凝重,与圣霜真帝匆匆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迅速进入了天雄关,去见太尹喜。

    皇尊真帝,出身于高阳楼,乃是由高阳楼的几位至尊所培养出来的弟子,实力之强是可想而知了,而且,皇尊真帝的见识,也非是一般人所能相比的。

    但是,在船只之上,匆匆一战,让皇尊真帝如此的忌惮,这让大家可以想象船只之上的东西是多么的可怕了。

    “全城防御,天堑守备。”在皇尊真帝与太尹喜匆匆交谈之后,太尹喜立即下了军令,调动了天堑军团的所有军队,在一声令下,天堑军团的所有队伍都进入了岗位。

    在刹那之间,整个天堑,包括了天雄关,都一下子进入了备战状态,肃杀的气息一下子弥漫于天地之间,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出大事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知道不妙了,天堑,乃是仙统界的第一道防线,如果不渡海真的有什么异变,或者有什么入侵仙统界,那么天堑就是首当其冲。

    多少年来,天堑军团都没有用过兵,今天,天堑军团全部到位,进入了备战状态,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了。

    “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看着高阳楼的那艘巨船如同幽灵一样静静地向天墟漂泊而去,所有人心里面都沉甸甸的,大家望向巨船的时候,心里面也充满了好奇,都想知道这艘巨船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惜,皇尊真帝不愿意告诉大家,他只是匆匆离开,与太尹喜说明了情况之后,就走了。

    当然,大家也明白,能让皇尊真帝、太尹喜如此忌惮,那绝对是有惊天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也有不少大人物都纷纷离开天雄关了,他们也必须回去作最坏的打算,万一真的有什么凶险来临,他们的道统、他们的宗门,也必须要有一个万全之策。

    “嘿,大灾难来了,能逃的就逃吧,到时候,你们想逃,那已经来不及了。当然,就算你们现在逃走,那也没有什么卵用。”就在不少大人物纷纷离开,去准备万全之策的时候,有一个嘿嘿地笑声响起,有些幸灾乐祸。

    大家看去,说这话的人,正是大黑牛,大黑牛此时站在了天雄关的城墙上,背后还驮着他的徒弟柳燕白,看着虚空是漂泊的碎片残骸。

    大黑牛完全是很淡定的模样,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他完全是没有担心,当然,他一条牛,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真的大灾难来了,他转身就逃走,更何况,如果他都躲不过这样的灾难,世间更多人躲不过这样的灾难了。

    至于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她涉世未深,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也不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她只是一双秀目充满好奇,看着那些往天墟漂泊而去的残骸。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头大黑牛,所有人也知道这头大黑牛和第一凶人混在一起,不好惹,所以,就算有人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不爽,也不敢去招惹他。

    不过,柳燕白倒是好奇,看着那巨船向天墟漂泊而去,就好奇说道:“师父,船上的东西,很厉害吗?”

    “一般般了,比起你师父来,那是有不小的距离,那是有不小的距离。”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他也只是看了一眼这漂泊的船只,对于这些漂泊的船只,大黑牛的确是没怎么在意,只不过,他望向不渡海深处的目光,就有几分的忧虑了。

    因为,大黑牛明白,真正的威胁,不是来自于这些船只上的鬼物,而是来自于不渡海深处,那才是最致命的。

    虽然也有一些人觉得大黑牛在吹牛皮,但是,想到他出手也是一个狠角色,大家都不敢去说什么。

    只不过,大家看着那艘巨船的时候,心里面不由忧心忡忡。

    “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大家都不敢去招惹大黑牛,圣霜真帝倒上前,向大黑牛一拜。

    圣霜真帝这位十二宫真帝,不论是地位,还是身份,那是十分的高绝,当世之间能与她并肩者并不多。

    所以,圣霜真帝的这份恭敬,倒让大黑牛颇为受用,他乜了圣霜真帝一眼,说道:“还能有什么,大难临头呗,丫头,你有地方可以去,逃吧,逃回光明圣院。如果说,仙统界有十之八九的道统崩溃的话,光明圣院必定会是幸存的一个,谁叫你们光明圣院命好,有人庇护呢。”

    大黑牛这一席话也算是一番好心了,等于给圣霜真帝指了条明路了。

    “晚辈铭记。”圣霜真帝顿首,不过,她奇怪,看了看,没有发现李七夜,就问道:“李道兄呢?”

    “嘿,那小子,不知道去哪里了。”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你想指望他,那是指望不上了,我看,他对你们光明圣院,没兴趣,他终究是个过客,他终究会离开的时候。”

    圣霜真帝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对于他们光明圣院来说,如果能有李七夜这样的一尊巨头,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可惜,他们光明圣院留不住李七夜这一尊大佛。

    试想一下,强大如金变战神、明王佛、紫龙女帝他们都愿意在光明圣院挂一个名,虽然他们并不见得在光明圣院参悟了多少,收获了多少,但是,他们还是愿意以光明圣院的学生而居之。

    但是,李七夜就不一定了,在圣霜真帝看来,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光明圣院放在心里面,所以,圣霜真帝心里面十分清楚,光明圣院,绝对留不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

    “看,又有一艘大船。”就在所有人心里面沉甸甸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

    所有人回过神来,看去,只见不渡海在很多碎片残骸之中又漂来了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

    “好大的一艘船。”看着这艘漂来的巨船,有人不由惊叹了一声。

    大家看了看这艘巨船,这一般巨船的的确确是比刚才凌云道统、高阳楼的巨船巨大得不知道多少了。

    “这艘巨船,好眼熟。”有人仔细看了一下,觉得这一艘巨船好像是从哪里看过一样,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回首看了一下天雄关,不由失声大叫地说道:“这,这,这不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吗?”?“什么,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大家听到这话,大吃一惊,都回头向天雄关望去,但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依然还屹立在天雄关之内,一动都没动。

    但是,再看一看从不渡海漂来的那艘巨船,它竟然和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渡海会漂出骄横商行来了。”看到这一艘巨船,有不少人都一下子傻眼了。

    “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骄横商行。”不知道过去历史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了。

    “那不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那是火祖的远征船。”有一位古老的老祖看着这艘漂来的巨船,不由一下子脸色煞白,不由喃喃地说道:“大事不妙,大事不妙,火祖的远征船都漂回来了,那,那,那真的是发生大事了。”

    “火祖的远征船,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骄横商行建造的吗?”不知道的年轻人还是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