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073章心所执着
    目光威慑万古,犹如亘古无上的至尊屹立在那里,如此恐怖的目光,就算是作为十二宫真帝的圣霜真帝,她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寒,这个老者的实力太恐怖了,这不是一般的始祖,而是拥有了仙统级别实力的始祖。

    那怕是死人,这位老者的目光依然很可怕,似乎死亡并没有折损他的无敌,并没有削弱他的神威。

    “我已命不在,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最终,这位老者收回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道友若是执意而入,我也不阻拦。”

    毫无疑问强大如这位老者,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莫说是他已经死亡,就算是他还活着,也一样无法窥视李七夜的玄奥。

    “承让。”李七夜轻轻抱拳,笑了笑,完全不在意刚才这位老者的目光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慑人心魂,他完全不受影响。

    “道友为何而来?”老者徐徐地说道。

    “嘿,为宝物而来,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他完全是随口胡诌而已。

    “此间,没有宝物,唯有凶险。”老者望向大黑牛,摇头,徐徐地说道。

    大黑牛耸肩,说道:“嘿,你这话,只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当年你们远征船,那是载走了多少的天华物宝,你们这些始祖,那是挟带了多少的无敌之物,没有宝物,谁相信?就算是这片天地,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老者张口欲言,但,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颇为感慨,说道:“宝物总是动人心,多少人为之丧命。”

    “但,动你们心的,不是宝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当然,大黑牛随口胡诌的话,那也完全没有必要当真。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目光一炽,他望向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认为,何物,才能动我等之心!”

    “大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唯有大世,为大世而选,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而不是因为什么宝物。”

    “道友之卓见,可惜,生前未能遇见道友。”老者不由为之怅然,轻轻叹息一声。

    说到这里,老者顿了一下,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何为而往呢?”?“走走看看而已,谈不上何为,随手而为,率性而作。”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自在从容。

    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这里,还没有什么谈得上让我刻意而为,那颗天陨或许是有,但,我所图的,皆不是。当然,不渡海,值得我走一趟!”

    “道友,欲入不渡海吗?”老者神态一振,双目一亮。

    “必走一趟。”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但是,这平淡无比的话,却铿锵有力,任何东西都无法改变。

    老者望着李七夜,最终,他徐徐地说道:“道友卓绝,或不该入不渡海,三仙界需要道友这样的卓绝之辈去守护,需要道友去僚望。”

    “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三仙界,与我何关。”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三仙界,自有人去僚望,如诸君。”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沉默了一下。

    “不渡海,怎么样的?”在老者深默之时,大黑牛好奇,探试地问道。

    “一言难尽,无穷无尽,妙处无数。”老者看了一下大黑牛,还是回答了,顿了一下,说道:“但,今日不渡海,已不平静,已经凶险潜于其中。”

    “怎么样的凶险?”大黑牛十分好奇,就算他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轻易涉足不渡海。

    老者张口欲言,但,又停下了,最后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说道:“道友莫涉足为好,否则,就是一场灾难。”

    “凶险,斩之,平万世,足可。”对于老者这样的担忧,李七夜笑了笑而已。

    “道友可斩?”老者神态一震,望着李七夜,不是很肯定,或者说,不是很相信。

    “若不犯我,我不追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犯我,杀无赦,任何存在,都不足例外!”

    李七夜此话,说得平淡,但,已见杀伐之心,绝杀无情,此话一出,那就是掷地有声,不管什么存在,都撼动不了李七夜的决心。

    老者望着李七夜,看不透,但,他依然有所担忧,徐徐地说道:“道友,小心,此为大凶。当年我们与火祖诸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不再说下去。

    “你和火祖他们怎么样了?”大黑牛听得一清二楚,好奇无比,问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有些怅然,最终,他唯有徐徐地说道:“天道险,人心更险,保重。”说完,转身往山脉走去。

    “你为什么还瞑目——”大黑牛对着老者的背影大叫一声,这话听起来十分的无礼,但,却十分有道理。

    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死人,然而,千百万年过去,他依然还在这里,这并不是说他未死透,而是因为他还有执念未散,就如大黑牛所说的,死不瞑目!

    老者顿了一下,停止了脚步,转过身来,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等着人回来,我需要一个交待,给所有死去的英灵一个交待!”

    说完,他又转身,走回山脉。

    “你们当年怎么了?火祖呢?”大黑牛依然对这样的答案不满意,追问,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了。

    但是,这一次老者没有回答大黑牛,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山脉之中。

    “看了,我就不揭破了。”当这个老者消失之后,大黑牛耸了耸肩,嘿嘿地笑了一下,因为他知道答案了。

    “神月始祖——”当这个老者彻底消失在了山脉中之后,圣霜真帝不由徐徐地说道。

    圣霜真帝认出了这位老者的来历,她听说过这位始祖的传奇,十分的惊艳,作为仙统级别的始祖,他曾经一生无敌,但,最终却死了,死在了这里。

    “是的,是这个老头。”大黑牛点头,徐徐地说道:“这老头,当年可厉害了,逆天无匹,可惜,还是死了,我看他呀,死得不明不白的,所以才不瞑目。”

    “人都死了,就罢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大黑牛嘿嘿地说道:“那不一定,我是无所谓,反正与我非亲非故,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是摆明死不瞑目。试想一下,一个无敌万世的仙统级别始祖,会死不明瞑的吗?如果说,遇到比他自己更加强大的敌人,是死是活,在决战之时,他心里面有数!这又怎么可能会死不瞑目呢……”

    “……嘿,嘿,嘿,现在他是死不瞑目,你们是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当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样的事情能让这么一个无敌的始祖如此的死不瞑目,死死不愿散去执念,在这里等待了一世又一世。嘿,我看,他在这里等待,那可不是等待自己心爱的人回来,嘿,只怕是当年让他死不瞑目的人吧!”

    大黑牛这话听起来让人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

    尽管是如此,但是,大黑牛这不中听的话,却说得十分有道理,试想一下,一位无敌始祖,那是经历了多少的灾难,那是经历了多少世间的不平,那怕真的是被人杀死了,他也不会说随便就会死不瞑目。

    如果被比他更加强大的人斩杀了,这位始祖也死得坦然了,但,现在神月始祖就是死不瞑目,才会死了之后,道身不灭!

    听到大黑牛这样的话,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当年神月始祖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呢?

    虽然圣霜真帝不知道当年所发生事情的经历或者详情,但是,从大黑牛的话就可以推测得出来,当年,这里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者一些不应该流传于世的事情!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死人之间的因怨,就由死人去解决吧,我们是活人。”

    “嘿,就算我是死人,也不关心。”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反正,都是那么一回事,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本帅牛见多了。”

    大黑牛嘴巴是很毒,而且往往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但是,往往很多事情,他又偏偏说中了。

    圣霜真帝沉默,对于先贤的事情,她不便轻易去评论。

    在李七夜带领之下,他们跨越了这一条横在虚空的山脉,往更深处而去。

    跨越了这一条山脉之后,更深处的天地破坏得更加严重了,可以看得出来,当年越是往里面,战况就是越是剧烈,就越是残酷。

    无尽的虚空被打碎,出现可怕无比的黑洞,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之中,处处皆是混乱的空间乱流,有些地方甚至连时光都紊乱。

    一旦走入了这样的空间乱流或者紊乱时光,往往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天地中,那怕是没有什么凶物,单是这破碎的时空都往往让人寸步难行。

    当然,对于李七夜他们如此强大的存在而言,跨越这些空间乱流、紊乱时光,那并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