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14章好茶
    在火海之中,有大海磅礴,浪花朵朵,碧绿的海水一望无垠。

    一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一股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扑面而来,海风之中带着清凉的湿意,让人十分的舒畅,忍不住咂了一下舌头,让人感觉有滋有味。

    这样的一个大海出现在火海之中,它并非是火海的造化之地,它是外来的汪洋大海,而且,这样的一个大海出现在火海之中,没有人看得到,除非是被允许,只怕强大的真帝也一样无法进来。

    李七夜一步便迈入了这无垠的大海之中,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便迈入了大海深处。

    在大海深处,有一小岛,翠绿安静,如同是海中的一颗明珠。

    在小岛一角,有着白色的沙滩,沙子又细又白,赤脚踩在这沙滩之上,犹如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

    头顶上太阳高挂,阳光明媚,眼前乃是碧海银滩,这样的一幅景象,那实在是美仑美负,犹如是世外桃源一样。

    此时此刻,在椰子树荫之下,换一身轻便简壮,躺在软椅中,喝着清凉的冰茶,吹着海风,那是多么惬意,多么舒服的事情。

    在下一刻,在刹那之间,李七夜已经躺在了椰子树荫之下,手握着一杯冰茶,轻轻地啜着。

    冰茶,用的是云顶仙岭上的八千年晶冰;茶,乃是凤栖古树的嫩叶所揉制,而且,嫩叶只取紫金白毫,三万年才抽一叶。

    如此之茶,八次揉制,第一次焙制之时,用的是乌龙道火;第二次焙制之时,用的是鳌金真火;第三次焙制之时,用的是幽冥阴焰……

    如此之茶,莫说是凡人不可制,就算是真帝也制之不了,只能是出自于始祖之手。

    此茶以极品冻水煮之,再以霜龙之道镇之,最后才加入云顶仙岭的八千年晶冰,如此一杯好杯,这才出现在了李七夜手中。

    极品之茶,举世之间,除了制茶之人外,也唯有李七夜有这个资格喝得到了。

    “好茶,极品。”李七夜叹了一口,赞着,极品之茶,能得李七夜如此的赞叹。

    在旁边,有一个青年在忙碌着,这个青年,此时是十分的休闲,穿着一身大裤叉子,很随意,但是,他身上总给人一种星辉流动的感觉。

    “茶好,也需要先生这等神人才能品得出来。”青年一边忙碌着,一边笑着说道。

    “如果要我来说,这样的一杯好茶,值得我饶你们家的老人一命。”李七夜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我已跟他说过,自寻私仇,那是自寻死路。”青年苦笑,摇头,说道:“可惜,他听不进去。老来得子,实不容易,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这杯茶,值得。”李七夜笑了笑。

    青年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先生举止,自有主张,无需我等干涉。大道漫漫,总会有人过不了这一道坎,若是事事皆去挂牵,只怕万世始祖,也都会被累死。”

    “这话说得有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所以,有些惊艳之辈,索性不立道统,独来独往,因为子孙多有不孝。”

    “人各有福,各安天命吧。”青年笑着说道:“就算是始祖,也有诸多无能为力之事。”

    “此乃也是。”李七夜点头,说道:“万世皆难,虽然说,对于修士而言,出身于豪门,有着诸多好事,但是,当你走得越远,肩上的背负就是越大。就好像是一只雄鹰,驮着一座山飞翔,终究会坠落!”

    “谁能自清。”青年也叹息一声。

    “当然,金鹏驮一座山,那是没问题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是能驮得起那座山的金鹏!”

    “先生这话,我以之荣焉。”青年不由笑了起来。

    “所以,你不创道统?”李七夜含笑着看青年。

    “想过。”对于李七夜这样的问题,青年徐徐地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谁都想让自己的传承延续下去。毕竟,一个人,死亡了,还不算死亡,但,哪一天有人把你忘记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亡。后世之间,最容易铭记你的,那就你的后人。”

    “但,子孙多不孝。”李七夜捉狭地笑着说道。

    “也是。”青年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吧,缘份,又有谁能说得清呢,就像我能遇到先生,这也算是一种缘份。”

    “这样的缘份,那可就不是巧合了。”李七夜摇了摇头。

    “事在人为嘛。”青年也很坦然,笑着说道:“先生能赏脸,这不也是一种缘份吗?”

    “也是。”李七夜认真点头,看了一下青年,说道:“你这样的绝世无双,天天在琢磨着吃吃喝喝的,那不是暴殄天物。世人只怕皆认为你是不务正业,实为可惜。”

    “我此乃是救世,世人又焉可知。”青年很自在,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十分的从容。

    如果有第三个人听到青年这样做点吃吃喝喝的就是救世,一定会认为他在吹牛。

    “你这样的救世,那就特别了。”李七夜也不否认。

    “救世方法有很多,我道浅力薄,只好迂回。”青年说道:“这又何奈未可呢。”

    “你这样的话,也谦虚了,你都道浅力薄的话,三仙界,没有强者。”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

    “又焉能与当世相比。”青年无奈,说道:“我这也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而已。惊艳无敌的始祖,最后不也是堕落,我这点道行,我也不知道撑得了多久。”

    说到这里,青年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七夜握杯的手顿了一下,说道:“人心无限,在于各人的选择,一念之间,不仅仅决定自己的命运,也决定了自己世界的命运。”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太过于惊艳,也不一定好事,树秀于林,风必摧之。被选中者,不是没有原因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先生说得也是。”青年苦笑了一下,说道:“望三仙界安然无恙吧,亿万生灵,我也无法面面俱到。”

    “看你闲情逸志。”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心系天下嘛,那怕你在汪洋中捕鱼,还是在凶地中伐木,但是,你那扇动的耳朵,依然在聆听着三仙界的动静。”

    “我也不想。”青年淡淡地说道:“人总是自私的,如果让我去选,我当然乐意独舟而行,但,我一生下来,就注定着捆绑得太多。还是那句老话,能力有多大,责任有多大。”

    李七夜轻轻点头,没有说什么。

    “大战将来了,你准备好了没有。”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青年手中的动作不由停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下,说道:“先生认为,将会有怎么样的敌人来。”

    “始祖。”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徐徐地说道:“打前哨的,会有一些弱兵,但是,大军压境,必定会始祖级别的。”

    “我也只能一战了,还能逃吗?”青年只好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就算我想,但,也不能,毕竟,身后就是我的家!换作先生,也是如此。”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过了一会儿,徐徐地说道:“若是天堑不破,还是能撑得了一段时间,毕竟,天堑还是大有用处的。”?“就怕不该来的要来。”青年神态间有了担忧。

    “难说。”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此等境界,往往不可揣摩,也有可能来,也有可能不来。若不来,一切皆好,你应该烧高香。”

    “我明白。”青年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三仙界若不战场……”

    “就算是不该来的来了,我是必定会出手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是,你要知道,一战天崩,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能保证了。”

    “先生能出手,那已经是三仙界的大幸。”青年郑重点头,神态间有着一抹忧虑。

    他这样的无敌之辈当然明白李七夜所说的一战天崩了,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旦真的到了那地步,说不定三仙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但是,一旦发展到这样的局面,谁都改变不了,就算他有心去守护这个世界,也一样守护不住。

    “不渡海吧。”李七夜望着碧蓝的大海,目光无比深邃,徐徐地说道:“我更期待不渡海,那里才是一战的好地方,而且,会更有意思,更加的刺激。”

    说到这里,他嘴角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明白李七夜所说的更刺激代表什么,如果李七夜都说更刺激,那么,诸天万界的生灵,都会被吓破胆,都会伏在地上颤抖。

    “希望不来。”青年无奈,说道:“这是三仙界所无法承受的力量。”

    “放心吧,就算真的要来,老头子们也会把战场截留在不渡海。”李七夜淡定自在,说道:“他们守护了多少年了,他们当然不希望三仙界成为战场,更不希望三仙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但愿如此。”青年也只能这样祈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