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10章自作孽,不可活
    “姐姐——”最后,飞剑天骄悲呼一声,但是,马车里面一片的寂静,溪皇没有再回复已经不为所动。

    见马车里面一片寂静,大家都明白,溪皇不会再出手相救,飞剑天骄最后只能靠自己了。

    “姐姐——”飞剑天骄又是悲呼了几声,但是,马车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声息,溪皇已经是对她不闻不问了。

    最后,飞剑天骄也终于明白,这一次溪皇真的不会再出手救她了,那怕任何哭破嗓子也没有用。

    马车一片寂静,飞剑天骄抹干了脸颊上的泪水,默默地站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也不再哭泣,也不再求救,因为不论她如何哭泣,如何去求救,都无济于事,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去面对死亡了。

    见飞剑天骄默默地擦干眼泪,大家都不由沉默着,也有一些人不由可怜她,毕竟,飞剑天骄曾是绝世美女,她曾纵横八方,十分的骄傲高贵,今天却沦落到了这样的田地,那是多么的可怜。

    也有很多人只是看着而已,在他们看来,飞剑天骄落得如此田地,那是咎由自取,否则,若是她有自知之明,不会去作死,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就算姐夫是始祖也无济于事呀。”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年轻的修士轻轻地感慨地说道。

    飞剑天骄乃是金光上师的小姨子了,但,可惜,最后这样的身份一点都没有派上用场。

    对于年轻人这样的话,有长辈就瞪了他们一眼,斥喝地说道:“有多少本事,就做多大的事情,自己闯的祸,就自己兜着,别想依靠长辈,这是想把自己的宗门害死吗?”?被长辈这样一斥喝,吓得年轻修士都不敢吭声。

    当然,换作任何一个道统、任何一个长辈都会这样做,惹上了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任何道统都会面临着灭顶之灾,又有几个人道统愿意为了一个弟子的私人恩怨,把自己的整个道统搭进去,这样会成为自己道统的罪人,愧对列祖列宗。

    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抹干了泪水,整理了自己的衣裳,整个人恢复了不少光采。

    在刚才的时候,飞剑天骄如丧家之犬逃走,整个人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哪里还有一代天骄的风采,哪里还像是洗溪的绝世天才,一切风采,一切荣光都随之破灭。

    但,在这一刻,溪皇不出手相救,飞剑天骄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了,她自己知道是必死无疑了。

    不论是因为她姐姐溪皇的一句话,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让自己死得更体面一些。

    她是洗溪的天才,如她姐姐溪皇所说那样,她不能辱没了自己的宗门。

    她是飞剑天骄,是那个骄傲高贵的绝世美女,她不能让自己死得那么的狼狈,像一条死狗那样。

    那怕是死,在临死之前,她也想要一点风采,她是飞剑天骄!不是默默无名的小辈,她需要光彩一点死去。

    此时,飞剑天骄也不去求饶,她知道是无济于事,她也想在临死之前,给自己保持一点光采,别让自己在临死最后一刻都没有尊严!

    她,飞剑天骄,就算死,也死得高贵一点,那怕是一点点,这对于她来说,都是难能可贵。

    此时,飞剑天骄也不去后悔,人都要死了,还要去后悔干什么,这根本就没有意义的事情。

    既然都要死亡了,就不要去后悔,不要去憾遗,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没有任何好去后悔,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

    她,就是她,她就是飞剑天骄,那个骄傲自负的少女!

    李七夜负手而立,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飞剑天骄整理衣冠,抹去泪水,并不着急动手。

    大家都默默地看着飞剑天骄,大家都知道,飞剑天骄必死无疑,只不过是死得光采一点,死得更有尊严一点而已。

    山穷水尽,到了这一步,很多人都能理解为什么刚才悲凄哭泣的飞剑天骄,一下子变得更坚强起来了。

    等飞剑天骄整理好衣冠之后,李七夜这才淡淡地说道:“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呢?”

    “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呢的!”此时,飞剑天骄直视李七夜,不再像刚才逃走时那样惊恐,不再像刚才那样惶惶不得终日,面对死亡,她坦然了不少。

    “可惜,轮不到你。”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人死了还有鬼,那么找我报仇的人能挤满整个仙统界,至于你,还排不上名号。”?“杀——”在李七夜话一落下,飞剑天骄厉喝一声,听到“铛”的一声响起,身化长剑,剑光璀璨。

    就在这刹那之间,剑气浩荡,瞬间浮现千百万把神剑,在“铛”的剑鸣之声中轰向了李七夜。

    剑势森罗,绞碎万法,如此一剑轰来,虚空瞬间崩碎。

    一剑之威,依然惊人。在这一刻,飞剑天骄依然是飞剑天骄,她的剑道依然是那么的强大,依然是值得去骄横。

    见如此一剑轰来,搅动风云,这也不由让人感慨一声。

    虽然在刚才飞剑天骄如丧家之犬般逃走,但,她依然是飞剑天骄,她手中的神剑,不知道比世间多少人强大,年轻一辈,更是少有人能与之为敌。

    飞剑天骄,剑道强横,不能因为刚才的狼狈而忘记了她的实力!

    但,那怕飞剑天骄的剑道再强横,那都改变不了什么,那依然是无济于事。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只见李七夜一掌拍出,横天轰来的一剑瞬间崩碎,神剑一下子化作无数的碎片纷飞。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恐怖无匹的掌力冲击之下,飞剑天骄整个人犹如推朽拉枯一样,瞬间崩灭,一下子被轰成了血雾。

    看着神剑崩碎,飞剑天骄整个人被轰成了血雾,所有人都沉默,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

    对于这样的结局,所有人都并不意外,毕竟第一凶人已经拥有了始祖的实力,飞剑天骄向第一凶人出手,那只不过是萤火之光而已,根本就无法与之匹敌。

    当血雾消散之后,不少人相视了一眼,飞剑天骄已经死了,过去的恩怨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大家都明白,溪皇这样的做法是十分的明智,如果溪皇真的是要护短,或许金光上师有那个能力去挡得住第一凶人。

    但是,真的到了那一步,不仅仅是洗溪拖入了这一场恐怖的战争之中,整个仙铜山也拖入了这一场战争之中,到时候,不论是洗溪还是仙铜山,又或者是整个仙统界,都会被战火波及,生灵涂炭。

    而,溪皇袖手旁观,并不出手相救,随着飞剑天骄的战死,这使得这一桩恩怨也烟消云散。

    在这个时候,没有谁人会指责溪皇见死不救,毕竟,坐在溪皇这个位置之上,必须是以大局为敌。

    更何况,这样的祸是飞剑天骄自己闯下的,那她自己就必须去扛下来。

    “溪皇终究是溪皇。”有老一辈大人物也不由赞了一声,轻轻地说道:“只有此般智慧的女子,才配得上始祖。”

    对于这样的话,不少强者大人物都暗暗点头,他们也明白,金光上师会娶溪皇,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她的强大,或许,更多是因为她的智慧。

    对于一名始祖而言,或许也唯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了。

    斩杀了飞剑天骄之后,李七夜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手而已,风轻云淡,就犹如踩死一只蚂蚁而已。

    “此间种种,我是很抱歉。”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溪皇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来,没有丝毫的生气,声音显得真诚,说道:“酿是这样的错误,乃是我管教无方,愧然。”

    溪皇这样的话,让不少人听了之后,为之肃然起敬。

    溪皇乃是洗溪的掌权人,此时不仅是没有愤怒,也没有推卸责任,反而坦然去承认,这样的女子,实在是一代奇女子也。

    “小事而已。”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笑了一下,收回了目光,然后望着这片大陆的深处,说道:“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种小事去迁怒于你们洗溪。”

    此时,李七夜话说得很随意,但是,却让不少人听得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明白,这样的一桩恩怨就揭过了,大家所担心的始祖之战,只怕也不会就此爆发。

    “多谢李公子。”溪皇向李七夜道谢,声音中充满了诚意。

    “不急着谢我。”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徐徐地说道:“你能保得住在场的人之后,再来谢我也不及。”

    “公子此话何意?”李七夜突然冒出这句话,连溪皇都愕了一下。

    何止是溪皇,大家都愕了一下,因为在刚才的对话中,大家都知道,飞剑天骄的恩怨都已经过去了,都随风飘去了。

    现在李七夜冒出这样的一句话了,顿时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因为,我看上了这块地方。”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说得很随意,说得很风轻云淡:“所以,你们滚!”

    这话一说出来,十分的震撼人心,让所有人都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