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12章辛秘
    听到蛰龙的话,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对,我就是咄咄逼人,不服气,就来送死,我不介意大开杀戒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天地间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面面相觑,也有很多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似乎,不论是什么时候,第一凶人都是那么的直接,都是那么的简单粗暴,似乎第一凶人好像不知道婉转一点,或者把语言组织包装一下。

    “第一凶人说话,难道就不能婉转一点吗?”有强者也不由喃喃地说道:“说句客气的话,说不定大家都有回旋的余地,用不着把大家都搞得这么僵吧,把得大家都下不了台面。”

    人,都是有皮有脸的,特别是无敌之辈,更是好面子,甚至为了颜脸,不惜生死一搏。

    现在第一凶人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如此霸道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下子把双方的下台阶都堵死了,彼此之间都没有回旋余地了,如此一来,双方都一下子撕破脸皮了。

    就像刚才那般,不论是八尺真帝,还是溪皇,他们说话都显得特别的有风度,都显得特别的有水准,堪称是字字珠玑,然而,第一凶人所说的话,却是简单粗暴,而且往往十分容易得罪人。

    “这家伙。”也有教主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难道他出身于荒莽,未有大教道统的涵养……”

    “笨。”有老祖摇头,说道:“只有笨蛋才会这样认为,那只不过是他懒得说而已。你会跟一只蚁蝼客客气气说话吗?”?“可是,他,他面对的乃是蛰龙呀,面对的是金光上师呀。”有强者不由嘀咕地说道。

    这位老祖目光深邃,望着站在那里的第一凶人,徐徐地说道:“自出道以来,第一凶人何时把人放在眼中了,不论是什么人!”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呆了一下,细细想来,似乎还真的是如此,自从第一凶人露脸以来,他都是如此的嚣张,如此的霸道,似乎他从来都未曾把任何一个敌人当用一回事。

    “长江大浪,后浪推前浪。”此时蛰龙感慨一声,说道:“我们这老骨头,也老了,没有了年少的霸气了。”

    说到这里,蛰龙的声音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但,我这把老骨头,还是想折折腾,如果道友执意要与我等为敌,我这把老骨头,不自量力,战一战又何妨呢?”

    蛰龙这一席话虽然是说得十分客气,但是,当这话一出口的时候,却又霸气侧露,在这刹那之间,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咤叱风云的蛰龙。

    “一战,又何妨。”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接着便是!”

    话说到这份上,大家都知道,双方已经无法避免一战了,这让远处观望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只不过,让大家没有想到的,第一凶人未与金光上师一战,却先与金光上师的护道人蛰龙一战了。

    大家都知道,蛰龙作为远道长存,他的道行之强,不见得会弱于金光上师的。

    “此间,对我等乃是有着重大意义。”此时,蛰龙徐徐地说道:“与道友一战,我等只怕不拘泥于任何手段!若是有得罪之处,那还请道友见谅。”

    “没有什么得不得罪的。”李七夜也不在意,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输了,就是技不如人而已,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说不定,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

    “好,好,好,好霸气。”蛰龙大笑起来,徐徐地说道:“多少年了,我这老骨头多少年没听过这样的话了,很好,很好!”

    当蛰龙大笑之时,天空上的星辰簌簌发抖,日月忽暗忽明,似乎万物众生都在这大笑之下颤抖起来,诚惶诚恐。

    虽然蛰龙乃是大笑,但是,不论是谁,都能听得出来,在蛰龙这大笑之声有了几分的怒气。

    听到笑声中有怒气,大家都能理解,毕竟蛰龙这样的存在,多少年以来,世人在他面前都毕敬毕敬,不论是怎么样的人物,今日却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

    在此时,蛰龙没有发怒,那都已经是十分有风度了。

    “小妹不自量力。”此时马车之中响起了溪皇的声音,说道:“欲现丑一二,还望李公子见谅。”

    “又有何妨。”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不也说了吗?若是你们不走,我便横扫这里,血流万里。不管你们多少人联手上,我都不介意的。”

    “多谢公子的体谅。”那怕双方即将要动手了,此时的溪皇依然是风度翩翩,话说依然是那么的客气有礼。

    溪皇说出这番话之时,蛰龙也未有阻止,毫无疑问,他也是默认了溪皇出手。

    在这个时候,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这就意味着,蛰龙也好,溪皇也罢,仙铜山并未打算与李七夜单打独斗,准备联手大战李七夜。

    到了始祖级别而言,他们往往喜欢单打独斗,这样的强者,往往不喜欢别人助阵,更何况,这级别的战争,道行浅的人上去助阵,根本就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成为一种累赘。

    现在蛰龙却允许溪皇助阵,这的确是让不少人大吃一惊。

    溪皇虽然很强大,但,也仅是对于天下强者而言,就算她再强大,都未曾达到始祖的境界,根本就无法达到蛰龙这样的高度。

    可以说,那怕溪皇尽全力,在这样的战斗之中,都无法帮助上什么忙,甚至有可能成为一种累赘,但是,蛰龙却允许了,这仅仅是因为蛰龙需要帮手吗??想到这一点,让不少人面面相觑,大家都觉得,溪皇要出手,这是很出人意料的事情。

    “听你口气,倒是有几分把握。”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你这么聪明的女人,我倒是有几分喜欢,按道理来说,你不会做愚蠢之事。”

    李七夜这话,又何尝不是大家所想的呢,毕竟,溪皇插手这样的决斗,听起来是十分的不明智。

    “公子之睿智,我辈无法企及也。”溪皇惊叹一声,说道:“小妹只是有浅道一技而已,谈不上什么手段。”

    溪皇这样的女人,想让人讨厌都难,听着她说话,似乎就是一种享受,就能让人喜欢上,这样的女人,的确也只有金光上师之辈才能配得上。

    “当年,我祖困于凶地,有所悟,得骄横相助,创一道,有别于他的本道。”溪皇徐徐道来,说道:“后我祖因此道与本道不符,所以悟而未修,后辈也未曾修之。小妹浅薄,误打误撞修之……”?听到溪皇这一席话,所有人都吃惊,大家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辛秘,大家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轶闻。

    天下人都知道,当年骄横把洗溪的始祖洗白灰卖给了恶魔,但,现在听溪皇这样的话,好像当年没有这么简单。

    似乎骄横把洗白灰卖给了恶魔之后,又助洗白灰一臂之力?或者,骄横把洗白灰卖给恶魔,那只不过是苦肉计而已,那是算计恶魔!

    当年的秘事,今世只怕没有人知道具体的详情了,不过,从这一段故事便让后人明白,当年之事,远没有这么简单。

    “这么说来,是把我当作试金石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不敢,小妹不自量力而已。”溪皇十分的谦逊,说话实在是太好听了。

    “也罢。”李七夜也不在意,无所谓,说道:“我倒想见识见识,骄横与你们始祖有什么惊人的创举,毕竟,他是上天的宠儿,世间天才又焉能与之相比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又让不少人相视一眼,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好像第一凶人很欣赏骄横。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从来都没把谁放在眼里,简直就是目无余子,现在却如此欣赏骄横,而且,完全是不同一个时代,骄横早就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之中了,但,这一世的第一凶人,却如此的欣赏骄横,这就让人觉得诡异了。

    “骄横,不就是那个奸商吗?”也有人嘀咕一声,颇为不满。

    骄横这个奸商,也曾留下过恶名,虽然他创建了骄横商行这样的庞然大物,但,听说,他当年在世,曾经不少道统栽在他的手中,在他手中吃了不少的亏。

    所以,后世之人,人人都知道骄横这个奸商,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这样的一个奸商,死了这么久了,目中无人的第一凶人还如此的欣赏他,这的确是让人意外,让人吃惊。

    “小妹得罪了。”就在很多人心里面存疑的时候,溪皇说道。

    溪皇话落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都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也想看看溪皇究竟有什么样逆天的手段。

    大家都知道,溪皇十分强大,那怕骄傲如金变战神这样的存在,也不敢在溪皇面前放肆,那不仅是因为她是金光上师的妻子,更是因为溪皇本身就是十分的强大,强大到足可以让一尊十二宫真帝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