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26章金光一点
    此时,金光上师神采飞扬,犹如是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刻。

    一些人看到金光上师这样的神态,心里面并不能理解。有人说,榜上提名时,便是人生得意。

    此时金光上师刚刚战败,在任何人看来,都没有什么值得高兴,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换作其他人,早就是十分的沮丧。

    但是,此时金光上师不仅仅是神采飞扬,甚至神态兴奋。

    作为一代始祖,什么样的风浪,他没有经历过?但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的兴奋。

    当然,不能理解的,都是没有资格站在巅峰的修士,真正的无敌之辈,那些长存老祖,能理解金光上师的心情。

    对于金光上师这样的无敌始祖而言,能遇到如此良师益友般的强敌,那本就是值得兴奋的事情,那怕是战败,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更何况,金光上师创无上之术,威力无穷,举世之间,未能有人值得他施展出如此无敌的秘术,这对于金光上师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失落。

    这就好像一代名匠,雕有不世艺术品,但却只能自己藏着观品。

    今日,却有这么一个懂得品尝的益友,把自己完美的作品拿出来共赏,这当然是人生一大喜事。

    今日,金光上师有机会施展出自己的无敌秘术,他又怎么能不兴奋呢。

    “一战尽万道,死也足矣。”此时金光上师神态飞扬,说道。

    李七夜也露出笑容,淡淡地说道:“大道可期,那就领教领教你的不世之术,想必定能惊天。”

    “此术,我取名为‘金光一点。”金光上师神态严肃,十分认真,徐徐地说道:“生命若有期,必燃之。”

    “金光一点。”李七夜细细品味,未再多言,而是感受着金光上师的道韵。

    金光一点,许多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名字,都不由惊愕在那里。这一招,金光上师自认为举世无敌,乃是他所创的最无敌之术。

    在大家看来,如此狂霸无敌之术,必定有一个惊天动地或者霸气十足的名字。

    但是,这并没有,金光上师仅仅是取了一个听起来十分普通的名字——金光一点。

    大家都惊愕在了那里,不明白金光上师为什么取这么一个普通的名字,这样的名字完全体现不出他无敌招式的神威。

    就在很多修士强者屏住呼吸的时候,此时一些强大无匹的老祖、长存不朽,他们都已经屏住呼吸,感受着金光上师的道韵了。

    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人,在这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那与众不同的道韵,这是完全不同层次的力量,这也是不同层次的境界。

    一般修士强者,根本无法明白这种道韵的奥妙,如果他们能领略到这种道韵的奥妙之时,他们已经临近死亡了。

    “这是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一些强大的大人物开始有所察觉。

    在这个时候,这些大人物都感受到了金光上师所散发出来的道韵,这种道韵好像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好像湖泊中的涟漪一般,轻轻地荡漾着。

    这轻轻的道韵在荡漾之时,大道之图片就好像湖水一般轻轻漫过了自己的身躯,那种感觉十分的特别,十分的奇妙,但,却没有让人感觉到危险。

    甚至可以说,在这样的道韵荡漾的时候,很多人都并不认为这样的力量波动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而且,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道韵在波动的时候,它的力量级别与金光上师的实力是格格不入的。

    要知道,金光上师可以一尊无敌的始祖,那怕是不敌第一凶人,但是,他也可以轻而易举地镇压诸天,可以说,他只需要丝毫的始祖之力碾压而至,那就是惊天动地,崩山倒海。

    现在金光上师身上所散发这样的道韵,那简直就是温柔到不能再温柔,完全衬不上金光上师的地位与身份。

    “不好,我动不了了。”就在很多人惊奇的时候,有一位老祖骇然,大叫一声。

    在这样一声大叫之下,一下子惊醒了所有人,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连强大无比的长存不朽,此时都动弹不得,他们不由为之骇然。

    有长存不朽立即催动着自己最强大的功法,欲摆脱这样的困境,但是,却丝毫不起作用,完全被困住了。

    但是,这样的困住,却让所有人丝毫不觉,不像无敌的始祖力量一样,直接镇压过来,强大的力量镇压得你动弹不得。

    而现在困住所有人的力量,是无声无息的,甚至你还没有感觉到,你没有任何察觉,你已经被这种力量困住了,当你发现之时,这一切都已经迟了,都已经是无法抗衡了。

    而且,这种可以困住长存不朽的力量,可以困住所有人的力量,它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磅礴无敌,反而,这样的力量是若有若无,好像轻轻荡漾着的涟漪一样。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此时就是一支蜡烛。”有一位长存老祖,不由为之惊悚。

    “燃烧的是你所望。”金光上师轻轻地说道,这话说得很轻,很轻,但,当这样的话落入所有人耳中的时候,让所有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为什么,当所有人听到这样的话之时,都魂飞魄散,这好像是他们一辈子中听过最为恐怖的一句话。

    “好奇妙的力量。”李七夜被困住,也不由惊叹一声,徐徐地说道:“心所所望,必有所求,这就是作茧作缚!”

    “困住自己的不是金光上师,而是自己。”有老祖领悟了李七夜这话的意思,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在这刹那之间,有明白过来的大人物立即想办法挣扎,但是,无济于事,不论他们有多强大,在这一刻他们的力量都是显得那么的苍白。

    因为你没有对抗的对象,因为这一切都出自于你自己。

    这就好像一位强大无比的大力士一样,你可以抱起所有重物,但是,你却没办法把自己拥抱起来,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燃烧吧。”金光上师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我若是燃烧尽了自己的渴望,也无憾也,感谢道兄能与我一战。”话一落下,听到“蓬”的一声响起。

    金光上师好像一下子焚烧得干干净净了,只留下了一道光芒在那里摇拽着。

    “嗡”的一声响起,在金光上师一下子烧烯之后,李七夜全身散发出了光芒,他一下子进入了极为强大的防御。

    此时,世间没有金光上师,只有那么一道光芒在那里摇曳。这摇曳中的光芒,就好像是一道烛光,只有黄豆大小,这样的烛光在虚空中摇曳,好像随时都会被微风吹灭一样。

    但是,说来也奇怪,就是这么一道光芒,它却犹如永恒一样,它所燃烧着的是世间的一切渴望!

    有心所期,必定所望,也必有所求!这一切都在那里燃烧着。

    “上师,饶命——”在这一刻,有无敌的长存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样的威胁,骇然。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听到“蓬”的一声响起,自己竟然燃烧起来,一寸又一寸的肌肤在燃烧。

    “不好——”感受到自己燃烧起来,不少强者骇然,尖叫一声,他们催动着自己最强大的功法,欲压制住这焚烧的火焰,但是,不论他们如何的压制,如何的规避,都无济于事。

    “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个时候,不少人都被吓破了胆了,他们各显神通,欲熄灭自己身上的火焰,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所有人的一寸又一寸肌肤在燃烧着,燃烧到了他们的筋骨,燃烧到了他们的道基,燃烧到了他们的真命。

    更为可怕的是,他们能亲眼看着自己一寸又一寸燃烧,却无能为力。

    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不管你有什么无敌的宝物,但,在这个时候都无法熄灭这样的火焰。

    “这,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自己被一寸寸烧成了灰,有很多人尖叫起来,平时十分强大的老祖,此时都一样惊慌失色,恨不得求爷爷,叫奶奶。

    “燃烧的是我们所求。”有一尊不朽真神明白它的奥妙,说道:“只要你心里面还有渴望,求生、仁慈、爱意、仇恨……一切一切,只要有一点点,都可以如星星之火一般燎原!除非你心如死灰,最绝望,无任何所求,否则,必定会焚烧。那怕你仅有那么一点点,都会把你焚烧得一干二净。”

    “心有所求!”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不少强者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燃烧起来了,那是因为自己心里面的一点点期望、一点点所求,就足可以点燃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烧成灰。

    这无关于力量,无关于法则,无关于大道,这是来自于每一个人的内心,除非你是顽石,或者你已经绝望到没有任何的期望,否则,你都会被自己的一点点所求焚烧成灰。

    “不,不能这样。”感受到自己被焚烧着,一寸寸肌肤烧成了灰,他们都不由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