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61章始祖守今世
    星辉冲击而下,听到“轰”的巨响,强大无匹的星辉冲击而来,犹如无物可挡,瞬间一艘艘战舰被催毁。

    最终,听到“轰”的撼动天地声音响起,倾泻而下的星辉最终凝集成一股,轰向了装载着黑钻的那艘战舰之上。

    但是,那一艘战舰的防御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如此强大的星辉轰了过去,只见战舰上防御泛起了如同涟漪一般的光晕,只听到“砰”的一声而已,星辉被挡下来。

    这艘装载黑钻的战舰丝毫不损,巨大的黑钻依然是“轰、轰、轰”不停地钻动着,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天堑的墙砖。

    就在这一刻,只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当他出现之时,星辉闪烁,始祖大道鸣响不止,他站在那里,犹如无尽的星空就在他的身后一般,整个人有着说不出来韵律。

    “兰书才圣,兰书才圣也在天堑之外。”看到这位从天而降的人,仙统界所有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大叫了一声。

    此时,兰书才圣也依然站在了天堑之外,他与金光上师一样,在灾难来临之时他们并没有躲进仙统界,反而留在了天堑之外,要冲在了战场的最前线。

    “始祖,依然是我们的希望,依然是我们仙统界的希望。”看到兰书才圣一样是留在天堑之外,依然是冲在战场的最前线,一时之间,又让仙统界的无数生灵在心里面燃起了希望。

    黑暗降临,一位又一位始祖归来,然而,归来的始祖并不是给世人带来什么福祉,而是给仙统界带来了灭亡,这让仙统界无数的修士都不由哀嚎,使得始祖形象在仙统界无数生灵的心目中崩塌。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在心里面把始祖视之为洪水猛兽。

    但是,现在兰书才圣与金光上师他们冲在了战场的最前线,为了守护仙统界,他们不顾个人生死,如此大义,又让仙统界的许多生灵在心里面对始祖燃起了希望。

    “轰——”的一声巨响,兰书才圣降临,大毫一挥,符文如浩瀚汪洋,无穷无尽,掀起了亿万巨浪,狠狠地向黑钻所在的战舰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符文巨浪狠狠地拍向这艘战舰的时候,依然被挡了下来了,不过,这一次船只摇晃了一下。

    毫无疑问,兰书才圣的进攻,撼动了这艘战舰。

    “轰、轰、轰”一时之间,其他战舰都纷纷集中火力,向兰书才圣轰了过去,强大无匹的火力,瞬间把兰书才圣所在的空间轰得稀巴烂。

    但是,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兰书才圣步伐无双,跨空间,越时光,以奥妙无双的身姿躲过了其他战舰的火力轰炸。

    兰书才圣一边躲避战舰火力的轰处,一边挥笔疾书,笔落惊风雨,天地日月都为之变色,无穷大道为之凝集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兰书才圣的章法在笔下完成,随着最后一笔落下,一个巨大无比的劫海打开,在刹那之间,劫海之中无数的焦雷闪电轰了下来,犹如苍天降下了天罚一样,如此的力量裁决下来,可以崩碎万道。

    “轰、轰、轰”一阵阵崩天裂地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焦雷闪电疯狂地轰向了黑钻战舰之上,轰得黑钻战舰摇摆不止。

    兰书才圣拼命去攻击黑钻战舰,大家都明白他的用意,兰书才圣这是要打断黑钻钻击天堑的行动。

    看到黑暗战舰被兰书才圣轰得摇晃不止,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希望兰书才圣能成功,特别是太尹喜,更是手掌心都直冒冷汗,他比谁都紧张。

    “斩了他。”在这个时候,黑钻战舰之中响起了那个淡淡的声音。

    “五位道兄,先扛一下。”此时扛着天闸的一位始祖沉喝一声,一步迈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当这位始祖一步走出,天闸下镇压而下,但是,五位始祖血气疯狂飙升,最后听到“轧、轧、轧”的沉重声音缓慢传来,五位始祖拼尽全力,还是堪堪地扛住了镇压而下的天闸。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这位迈出来的始祖手握乾坤,大道如鸡子,光芒吞吐的瞬间,扛住了兰书才圣那轰下的焦雷闪电。

    这位始祖长啸一声,身如蛟龙,冲天而起,一击轰了下去,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兰书才圣所打开的雷海电池在这一刻被轰得粉碎。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承受到强大无匹的力量,兰书才圣被逼得连退了好几步。

    “仙统级别的始祖!”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知道自己是面对着多么可怕的敌人了。

    “侥幸而已,刚登仙统不久。”这位始祖击碎了兰书才圣的雷海电池之后,一步迈出,挡在了兰书才圣的面前。

    “前辈如何称呼?”看着这位始祖,兰书才圣也不确定这位始祖的身份。

    眼前这位始祖,乃是雾气笼罩,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是哪一位始祖。

    被兰书才圣如此一问,这位始祖顿了一下,十分短暂的沉默。

    “前辈不愿以真容示人,那也无所谓。”兰书才圣没有再问,手握神笔,俨阵以待,准备一战。

    “做都做了,又还有什么不敢见人呢?”这位始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听到“蓬”的一声响起,这位始祖散去了身上的黑雾,露出了真容。

    这是一个老人,面目清奇,脸庞线条刚毅,犹如雕像一般,似乎能经历千百万年的风吹雨打而不褪色。

    “石韵前辈。”看到这位始祖的真容之后,兰书才圣认出他的来历,鞠身,说道:“前辈所写的‘鉴石奇经’,乃是万古一绝,晚辈读之,受益匪浅。”

    “石韵始祖。”听到兰书才圣这样一说,大家都知道这位始祖是谁了。

    石韵始祖,出身于帝统界的始祖,在诸多始祖之中,他算是比较不出名、不出众的始祖,但是,今日他也成为了一尊仙统级别的始祖了。

    见石韵始祖露出了真面貌,不少人也都不由望向扛着天闸的五位始祖,但是,这五位始祖依然是雾气笼罩,他们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的打算。

    虽然说,八宝始祖、飞蝉始祖都露出了自己的真容,但,也有始祖堕入黑暗之后,不愿意以真容示人的。

    “前辈之称,受之有愧。”石韵始祖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世间还有人能读‘鉴石奇经’,乃是我的荣幸,如此看来,你是博学多才,智慧过人。”

    兰书才圣与石韵始祖所谈的“鉴石奇经”,并不是什么绝世功法,只不过是一本有关于天下奇石的闲书而已,由石韵始祖年轻时所写。

    这样的闲书,只怕没有多少修士强者感兴趣,但是,兰书才圣博学多才,却偏偏读过这本闲书,而石韵始祖对于自己这本书,也是颇为得意,所以听兰书才圣这话,不免有亲近之感。

    “前辈过奖,只是贪多嚼不烂而已。”兰书才圣笑了笑说道。

    石韵始祖看着兰书才圣,徐徐地说道:“你走吧,我也不为难你,现在转身就走,我们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石韵始祖竟然对兰书才圣网开一面,让很多人都吃惊。

    毕竟,谁都看出来,堕入黑暗的始祖们归来,他们是遇神杀神,遇魔屠魔,他们连自己的子孙后代都照杀不误,至于旁人,他们更是杀无赦了。

    但是,现在石韵始祖却能对兰书才圣网开一面,这也的确是让人吃惊,或许,这是因为石韵始祖对兰书才圣有着知己之感吧。

    “多谢前辈的好意。”兰书才圣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仙统界有难,我绝不袖手旁观,这是始祖的责任,这也是始祖的使命!我们既然能证道封祖,那就有肩负起守护这个世界的重任。”

    “始祖的责任。”听到兰书才圣这样的话,石韵始祖也顿了一下,最终,他轻轻地笑了笑,点头,说道:“年轻,真好,我们已经老朽了,已经堕落了。”

    “前辈也可以站在我们这边,为三仙界而战。”兰书才圣真诚地向石韵始祖邀请。

    兰书才圣这样的邀请,让天下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当然,多少人在心里面都渴望堕入黑暗的始祖在这生死关头能倒戈相向,重新站在三仙界这一边,对抗黑暗。

    “你的好意,我谢了。”石韵始祖笑笑,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对于你而言,这个世界,还是值得你去牵挂。对于我而言,今天的仙统界,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而已。我一生灭过的大教宗门众多,斩杀过的生灵无数,今日再灭三仙界,又有何区别呢?”

    如此之话,从石韵始祖口中说出来,顿时让不少人为之窒息了一下。

    每一个始祖从弱小走向强大,他们都经历过无数的战斗,也曾灭过不少的大教道统,也曾斩杀过无数的敌人。

    时至今日,这些始祖重新归来,特别如石韵始祖,他们的道统已经衰落,他们的子孙早就已不在人世。

    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牵挂,如同陌生的世界,今日,他们灭之,也没有什么感触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