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84章我要的并不多
    把石头交给了老树妖之后,李七夜并没有在仙统界停留多久,他便离开了。

    对于李七夜而言,仙统界还是仙统界,没有太多的眷恋,没有太多的不舍,就如他一开始所说的那样,他仅仅是一个过客而已,仅仅而已。

    他来三仙界,只不过是想寻找一些所需要寻找的答案而已,在这里认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并没有什么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依依难别的人。

    他,只是一个过客,对于三仙界如此,对于很多人,也是如此,他并没有为谁去留守,也并没有为谁去驻足。

    李七夜离开了仙统界,回到了飞地池深处,继续打磨着他的那件兵器。

    可以说,他这件兵器已经被祭炼成功了,兵器已大成,此时只是有一些小细节需要去雕琢而已。

    在李七夜回到飞地池之后,飞地池主人的声时响起,说道:“你让那个始祖逃走了。”

    飞地池所说的“那个始祖”就是黑暗使者,十大始祖之一。

    “又能如何?”李七夜轻描淡写,并不在意,说道:“仅是一个始祖而已,留个通风报信的,让人知道我要来了,这也是一件礼貌的事情。”

    飞地池的主人也未再追问,这等事情,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已经不重要了,更何况,就如李七夜所说那样,一个始祖而已,那怕是十大始祖之一,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已经构不成多少的威胁了。

    “创世的滋味如何?”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飞地池的主人再次问道。

    “还好。”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飞地池深处,悠然地说道:“我知道,你盘于此,是有种种原因。不过,你们真的能忍受得了诱惑?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想过大饱口福。”

    “若是我等要大饱口福,也不需等到现在或未来,早就动手了,早就大快朵颐了。“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道,似乎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颇为不满。

    ”万事不好说。”李七夜笑了一下,耸了耸肩,风轻云淡,说道:“你我这等存在,又焉能以常情揣测。”

    飞地池的主人冷冷一哼,冷声地说道:“我等,自有方式,若是我等只是为了口腹之欲,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嗯,是有道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的方式,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比如金钱落地的真币,你飞地池的典当!这也是有意思,多少能解决一点吧。”?“怎么,要灭我们不成?”飞地池的主人似乎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揣测十分不爽,冷冷地说道。

    “如果真的是要灭你们,就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也不会等到现在。”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更何况,如果你们真的有什么想法,或许也轮不到我来动手,三个老头子早就坐不住了。”

    飞地池的主人冷冷一哼,虽然不爽李七夜这样揣测,不过,也不多去计较。

    事实上,李七夜这样的揣测,也没有什么好奇怪,任何能达到这样高度的存在,都会有着同样的揣测,就如李七夜所说的三个老头子,他们也曾是心有疑虑,只不过,后来经历了种种,他们打消了心里面的疑虑而已。

    “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快快上路。”飞地池的主人对李七夜有些不爽,要赶李七夜走了,说道:“你想什么大风大浪,就快点启程去不渡海,我这里经不起你折腾。”

    “不用这么急着下逐客令。”对于飞地池的主人要赶人走,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说道:“我好歹也是个客人。”

    “不是——”飞地池的主人一口回绝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我这里可是招待不起你这样的客人。”?“这话让人伤心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悠悠地说道:“没看到我还没有准备好吗?要多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才能好好去大战一场。”

    “与我何关。”飞地池的主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冷冷地说道:“那是你的事而已。”

    “是吗?”李七夜似笑非笑,说道:“你真的能睡得踏实?在不渡海蛰伏着那么一尊巨头,如果你说心里面踏实,那还真难于让我相信。”

    “哼——”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哼了一下,毫无疑问,李七夜这话说中了他的心事了。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想一想,你在他眼中,是多么肥美的美味,把你吞了,那是大补,我相信,这不仅仅是你吧,其他也是如此。”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道。说出这样的时候,有着万古无敌之势,他所散发出来的一缕气息,就可以压塌诸天,它的强大,远不是一般始祖所能项背的。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所以,你也一样没有把握。”

    “那你呢?”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道,这话听起来有些针锋相对。

    “斩之,炼之,化之。”李七夜笑了笑,轻描淡写,说道:“仅仅是斩了他,似乎是太浪费了,太过于暴殄天物了,斩之,再把他榨干,这才是发挥最大价值的时候。”

    “等你斩了他再口出狂言。”飞地池的主人还是有些不爽李七夜。

    “有何难。”李七夜不在意,轻描淡写,说道:“他敢来,必斩之。而且,你也应该清楚,我不仅仅是要斩他,我还要直捣黄龙!”

    “必死!”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了这么两个字,这话并非是气话,也并非是对李七夜不爽,他说出这话,乃是实情。

    作为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很明白面对着多么可怕的存在,他知道情况是多么的可怕,所以,李七夜这样做,在他看来,必死无疑。

    “等我死了,再说这话也不迟。”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当然了,如果念我们相识一场,可以给我烧点纸钱的,毕竟,如果在地下当一个穷鬼,那一定是不好受。只钱能使鬼推磨,就有一天,我死了,我也希能当一个十分有钱的富鬼。”

    “会的。”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道,似乎他已经看到李七夜的下场一样,似乎现在的李七夜就像是一个死人。

    李七夜笑笑,也不生气,说道:“不过,你也明白,我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是对于你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吗?”

    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然地说道:“看看这里,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再看看天墟,真的是一个好地方,换作谁,都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地方。”

    “如果我真的死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也好不到哪里去。”李七夜笑着说道:“你看看今天,如果一旦有什么不妙了,何止是仙统界是首当其冲,相信我,天墟也会受当其冲,你也是受当其冲!这个道理,只怕你心里面比谁都明白。”

    飞地池的主人冷冷一哼,虽然不爽李七夜的态度,也不爽李七夜的话,但,他并没有去反驳李七夜的话。

    毫无疑问,李七夜的话,那是句句在理,而且,这个道理他也懂,他心里面是一清二楚。

    真的是到了那一天,对于他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这里必定会成为战场,必定是首当其冲,他也将会成为别人的目标。

    “所以,你应该企盼我能活得好好的,而且不仅仅能活得好好的,还要希望我能横扫八方,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摊了摊手。

    “你是来讨债吗?”飞地池的主人冷冷地说道。

    “讨债,这话多难听。”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应该说,大家互利互惠,我相信,你已经有了答案,我也正洗耳恭听。”

    飞地池的主人冷冷一哼,不出声,过了好一会儿,他冷冷地说道:“你的意思,我已传送给了其他的人!他们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不过,别想得太多,仅仅是一点点资助而已。”

    “我明白。”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我也没说过要你们出手相助,当然,只要好东西给得足够,用大量的好东西往我身上砸,这就是最好的资助了。”

    “别想着狮子大开口。”飞地池的主人冷冷一哼,打断李七夜的话,先塞住李七夜的嘴,以免得他狮子大开口。

    “这谈得上什么狮子大开口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试想一下,如果让你们自己亲征,先不说成败,你们需要花费多少的物资?要损耗多少的天华物宝?现在我替你们远征,你们可以坐享其成?你说,这样的事情,那是多么好的事情,那是多么划算的买卖。”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飞地池的主人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冷冷地说道:“你想要什么东西?”

    “我要的不多。”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几件好东西,一点点的物资吧,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