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195章两个始祖
    在负累巢的海域之中,李七夜大开杀戒,一步十杀,不管是什么凶物,什么毒物,都逃不过他的手掌,一一被击杀。

    李七夜一步十杀,一步一步杀了进去,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使得这一片海域哀嚎之声响彻天地,海面上飘着尸骨。

    最终,李七夜长驱而入,杀入了这片海域的深处,而海面上飘浮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大海。

    就在李七夜杀入了这一片海域没有多久之后,天空上有两个人飞驰而来。

    这两个人从天空中跨越而来,虽然他们气息已经收敛,并没有外放自己的无敌的气息,但是,那怕他们收敛了气息,始祖之威依然磅礴浩荡,他们举手投足之间,便给人一种挥斥天地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都是始祖,实力强悍无匹。

    这两位始祖之中,一位始祖身材虽然不是特别的魁梧,但却给人一种金山玉柱的感觉,似乎他就好像是一座山峰一样,身体都有万钧之重。

    这位始祖有些不修边幅,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穿,袒胸相见,十分的豪迈。

    不过,这位始祖的一身肌肉也是十分的结实,甚至是结实到让人无法想象,他胸前腹部的肌肉,就好像是铜铸的一样,每一块肌肉都是线条凌厉,一块肌肉就好像是从千锤百炼的赤铜上雕刻下来的一样。

    他的一身肌肉可以说是坚硬得无法想象,给人一种特别安全的感觉,黄铜一般的肤色,这就使得让人感觉他的一身肌肉就是用赤铜溶铸而成。

    而且,他一双手臂的肌肉,那更是结实无比了,贲起的肌肉如一座小山包,肉筋犹如一条条巨龙藏在皮肤之下。

    似乎,他这样的一双手臂,可以撑起天空,可以撕裂真龙。

    这位始祖一身肌肉,让任何人一看,都明白他是修练了一身铁骨铜筋,他的肉身之强大,只怕能承受得起很强大的兵器攻击。

    相比起这位全身肌肉贲起的始祖来,另一位始祖就是显得文雅了许多,这位始祖脚踏云彩,穿着一身云霞所绣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云中仙人,手执拂尘的时候,更给人一种出尘脱俗的感觉。

    这位始祖神态内敛,有着文质气息,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一个饱读诗书、满腹经伦的人。

    这是十分有意思的搭档,肌肉贲起的始祖,就像是孔武有力的粗人,而文雅书气的始祖则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文人,他们一文一武,看起来十分的默契。

    “武道兄,还是不死心呀。”这位文质彬彬的始祖对全身肌肉贲起的始祖笑着说道。

    “这次我横练之躯大成,正好试一试。”这位一身力量没地方使的始祖大笑着说道:“正好挑战挑战负累,看能不能把它打得趴下。”

    “武道兄,我们这么久的交情,也不怕我说实话。”文质彬彬的始祖笑着摇头,说道:“只怕,难呀。要知道,当年洗白灰曾欲灭之,都没成功,负累巢太深了,而且那地方很凶险,进去之后不好出来,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力。”

    “我也知道。”全身肌肉的始祖笑着说道:“这不,我这也不是把你请来了吗?我们相互轮着来打,你把它从老巢中诱出来,只要它愿意出来,那就好办了。出来之后,我们围攻它,说不定能把它堵死。”

    “我认为,都难。”文质彬彬的始祖摇头,并不抱多大希望,说道:“这头负累,早就成精了,智慧之高,不见得比我们差。它曾杀了好几位道友,吞噬了他们的精华,也吞噬了他们的智慧,这几十万年以来,它是越来越强大了。”

    “是呀,九大怪,都是这样,杀了一茬又一茬,它们都要划地封疆了。”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为之感慨,说道:“再这样下去,它们要成大气候了。”

    “这里终究是不渡海。”文质彬彬的始祖笑着说道:“这种东西,就顺其自然吧,就算现在杀了九大怪,说不定,再过几万年,又会冒出什么十大怪来。说到底,这个地方不缺怪物,这里就是孕生这种怪物的地方。真的要说起来,我们还是外来者,它们才是这个天地的土著。”

    “管他什么土著不土著,杀了再说。”全身肌肉贲起的始祖笑着说道:“这个地方,比起三仙界来,自在多了,打到天崩,也不用担心什么。”

    文质彬彬的始祖也不由笑了一下,能体会这种感受。

    毕竟,在三仙界的时候,他们作为始祖,顾忌太多了,连发动一场战争,都是有着各种的顾忌,万一怕用力太猛,怕连同自己的道统都打穿了。

    而在这不渡海,一点顾忌都不需要,这里天地广袤,不管你打到天崩地裂,都无所谓,而且在这么广阔的大海中,说不定还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天崩地裂呢,对于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波及!

    不渡海,实在是太大了,对于始祖来说,那是再好不过的战场,他们可以放手而为,大战而战,有多强大的力量,都可以打出多强大的力量,没有丝毫的束缚。

    这也是始祖们不愿意回到三仙界的原因之一,那怕他们有能力回去!

    “难道云兄就不想大开杀戒一场?”全身肌肉的始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最近创出了一门秘术,也该是大成了,该是你发飙的时候了。”

    “谈不上什么秘术。”这位文质彬彬的始祖笑着说道:“是一门阵法,这十万年来,在不渡海各地收集了一些好的材料,把它们好好打磨了一番,炼成了一门大阵。”

    “那最好不过。”全身肌肉的始祖笑着说道:“那我们把负累引出来,然后用大阵堵住它的退路,再把它干掉。”

    “难呀。”这位文质彬彬的始祖摇了摇头,说道:“我这大阵,是能堵住他的退路,不让它逃回巢穴,但,困不了它多久。现在的它,比起当年来,更聪明了,它已经会破阵了。”

    “没事,我们先试试刀锋嘛。”全身肌肉的始祖大笑地说道:“这次不行,下次再来!如果再不行,再叫上几个道兄,只要我们想出好法子,肯定能把它干掉的。”

    “说到底,武道兄还是要拿我来做诱饵,让我去把这东西引出来。”文质彬彬的始祖不由抱怨地说道。

    “这没办法的事情。”全身肌肉的始祖大笑,说道:“我这么一个大老粗,干不成这种细活,论进退之术,我远不如你呀。”

    “武道兄直接说我逃跑的功夫一流就行了。”文质彬彬的始祖不由苦笑了一下。

    全身肌肉的始祖笑着说道:“逃跑功夫,那也是功夫,不是谁都能修练出来,我就修练不出来。不过,我还真羡慕你的云遁之术,这门秘术,我都想学,逃跑起来,谁都追不上。”

    文质彬彬的始祖不由笑了一下。

    当这两位始祖跨入了负累巢的海域之时,他们突然停止了脚步,他们的目光瞬间落在了海面上。

    这一片海域,此时海水通红,在平日里,这里的海水都是浑浊不清的,但是,现在却被鲜血染得通红,一股腥浓无比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十分刺鼻。

    在海面上,无数的尸体,有巨大如一块大陆的凶物尸体,也有小如拳头的毒物尸体……所有凶物都被斩杀,而且是十分简单粗暴,不是被撕成了两半,就是被击穿身体。

    看到这样的伤口,就能想象,有人赤手空拳,把巨大无比的凶物撕成了两半,或者是一拳就直接把凶物的巨大身体击穿。

    看着这片海域一阵死寂,整片海域都是漂浮着尸体,使得这两位始祖面面相觑。

    “有人,有人先我们一步。”文质彬彬的始祖神态凝重起来。

    在这个时候,这两位始祖不由相视了一眼,缓缓地走了进去,他们的目光在一具又一具凶物的尸体掠过。

    看到这简单粗暴的手段,这两位强大无比的始祖,都不由为之动容,那怕是他们强大无匹了,依然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够凶猛、够粗暴,简直就是痛快淋漓。”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喝采一声。

    “好强大,比我们强大得太多了。”文质彬彬的始祖不由神态凝重起来,单是看这些凶物的死法,他就能想象出手的人是强大到怎么样的地步。

    “难道是十大始祖之一?”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神态郑重。

    “不可能,那一次灾难之后,就已经改变了很多。”文质彬彬的始祖徐徐地说道:“就算他们还幸存,只怕也没有这个闲情,没有这个时间。”

    “或许是那个恐怖存在?”全身肌肉的始祖想到了一个存在,不由脸色大变。

    那怕强大如他这样的始祖,对于那个黑暗的大恐怖,也是十分的忌惮,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那个存在的对手。

    “只怕不可能。”文质彬彬的始祖徐徐地说道:“他消失很久了,如果他露脸,绝对会被狙击,绝对会被围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