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266章承山岳王
    刘雷龙把刘村的孩子们安顿好之后,没多久便被召了过去了。

    召唤刘雷龙过去的人正是八丈峰的峰主承山岳王,也就是刘雷龙的师父。

    八丈峰的的峰主承山岳王,与平蓑翁平辈,但是,他看起来却显年轻,如果他与刘雷龙站在一起,反而让人觉得承山岳王更显年轻一些。

    单是从外貌来判断,都很难断定承山岳王是与平蓑翁平辈,乃是五大峰主之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承山岳王是刘雷龙的师父。

    承山岳王,有岳王之称,但是,他的身材却并不显得魁梧,相反,承山岳王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秀气,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似乎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学士。

    然而,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却没有丝毫文弱书生的感觉,他那文质彬彬的气息,却遮掩不住他那吞山河、鼎八荒的豪气。

    承山岳王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他是一个以文定天下的霸主的印象。

    承山岳王,召见了刘雷龙之后,他漫步于庭中,他走得不快,但是每一走走出的时候,都好像定下江山一样。

    在八丈峰,山仞高绝,云雾笼罩,给人一种登天的感觉,就是因为如此,承山岳王处身于这么一座高绝之峰上,似乎是他镇住了这么一座山峰。

    “付友呀,这批孩子真的很优秀,你们刘村,未来还真的有可能成为神玄宗的旁支。”承山岳王缓缓而行,说道。

    在神玄宗,很多人都叫他“雷龙”,大家都知道他叫“刘雷龙”,很多人都快忘记了他的真名了,只有他师父承山岳王才会如此亲切地叫他“付友”。

    “希望他们未来能展翅高飞,为家乡做出了不起的贡献。”刘雷龙对于刘村的孩子们也是寄托了不小的厚望。

    事实上,刘村的孩子已经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了,不仅仅是他们在修道上打下了基础,在神玄宗这样的宗门里面,也打下了基础。

    毕竟,在神玄宗里面,有他照顾着,也有承山岳王照拂,刘村的孩子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起点不知觉间已经高出了许多普通弟子了。

    “他们这么扎实的道基,不仅仅只有你在教吧。”承山岳王似笑非笑地看了刘雷龙一眼。

    “不瞒师父,的确不是我一个人功劳。”刘雷龙忙是说道:“是少爷点拔之下,才有这样扎实的基础。”

    刘雷龙也知道瞒不过他师父的双眼,毕竟他师父看着他长大的,他的很多事情他老人家能看得出来。

    ”少爷——”承山岳王也有些奇怪,看着自己的徒弟。

    “就是李七夜少爷。”刘雷龙坦白地说道:“弟子虽然教了几年,但是,能有着这么好的结果,还是在他的点拔之下才纠正过来的。”

    “我对你是很了起。”承山岳王缓缓而行,徐徐地说道:“虽然大家都说你三大五粗,臭脾气一个,但,你是粗中有细,而且是心里面是十分有傲气的人,很少有能见到让你如此心服口服的人。”

    承山岳王这话也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当年刘雷龙乃是神玄宗年轻一辈的小天才,三杰之一,他的确是心里面甚有傲气。

    “是的,师父。”刘雷龙点头,神态恭敬,说道:“弟子有今日,乃是少爷所赐,不亚于再生父母。弟子的道患,乃是少爷治疗好的。”

    “什么——”承山岳王也不由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的徒弟,也吃惊地说道:“你的道患被治好了,就是他帮你治好的?”

    这难怪让承山岳王如此的吃惊,当年刘雷龙的道患他是花费了不少心血,作为师父的,他当然想治好刘雷龙的道患了,刘雷龙毕竟是他最为骄傲的一个弟子,但不论他如何去治疗,都是束手无策,这也让承山岳王放弃了。

    现在一听到竟然是让李七夜这么一个晚辈治好了刘雷龙的道患,这样的震惊不亚于李七夜叩击亮了十三个方块。

    “是的,正是少爷治好的。”刘雷龙如实地把这事情向承山岳王汇报。

    若不是承山岳王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也不会把这件事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毕竟,他也要为李七夜保密一二。

    “竟然有这么回事。”听到刘雷龙一五一十的汇报之后,承山岳王十分吃惊,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好。

    如果说,一个绝世高人,能治好刘雷龙的道患,那还能说得过去,但是,李七夜不仅仅是凡胎肉身,而且他所用的灵药丹草都是比较普通常见的灵药丹草。

    在如此普通的灵药丹草之下,竟然能发挥如此惊人的效果,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此事关乎少爷,所以未曾向师父汇报。”刘雷龙说道。

    承山岳王轻轻挥手,说道:“你也不是小孩了,有自己的秘密,那是应该的,再说,忠于人,忠于事,这也是我一直教导你的。”

    “多谢师父。”刘雷龙鞠了鞠身,他师父的宽容,一直以来是他最佩服的。

    “这个李七夜——”承山岳王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也甚是奇怪,这是常理所说不通的事情呀。你对他有多少了解,他究竟是何来历?”

    “我也不知。”刘雷龙也只好摊了摊手,把救治李七夜的情况说了出来。

    这就让承山岳王觉得更奇怪了,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人,竟然是一个凡人,这样的事情,不论是怎么样想,都说不通。

    “真是奇怪。”承山岳王也没有更好的解释,这么一个凡人,没有道理,如果是一个高人,也不至于如此。

    “师父是担心其他的吗?或者师父担心他是奸细什么的?怕是三真教派来的??”刘雷龙当然不会怀疑李七夜了,只是他怕自己师父有所怀疑而已。

    “这是不可能的。”承山岳王轻轻摇头,说道:“如果任何一个宗门真的有这么一个高深的弟子,那重点培养都来不及,谁人会把他当作奸细送入其他的门派呢?这岂不是肉包子打狗!只是,这等事情,种种解释都说不通而已。”

    刘雷龙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事实上,他也想过种种的可能,但他也一样想不通,所以,后来他索性不去想了。

    “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真的这么高深莫测。”承山岳王沉吟地说道:“只怕,他也不仅仅是拜入我们神玄宗那么简单,仅仅是想当个普通弟子,只怕非如此也。”

    “师父的意思……”刘雷龙不由有所担心。

    承山岳王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没什么,只能是看看了,毕竟,如果神玄宗真的有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弟子,又何乐不为呢?先看看吧,终会有明朗的一天。”

    刘雷龙在心里面的确是有所担心宗门对李七夜不利,但,他也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

    “这些消息,我也都给你截下来了。”承山岳王看着刘雷龙,徐徐地说道:“也未曾向宗主汇报,也未与诸位峰主共享,总之,你是谨慎一点了。如果你真的被人抓住小尾巴,那就麻烦了,若出了什么大事,为师也不见得能保得了你。”

    “弟子明白,弟子一定为小心行事。”刘雷龙点头。

    “时非往日。”承山岳王叹息一声,说道:“今日五峰,妖族占三席,我们八丈峰有点孤掌难鸣呀,若是苏旭还在,好就好多了。”

    承山岳王的话,让刘雷龙也不由黯然,在同辈中,苏旭师兄与他交情最好,也是天赋最高的人,可惜,英年早逝。

    “掌门呢?”刘雷龙不由轻轻地问道。

    在神玄宗,有人、妖两族争雄的局面,在人族这一脉,掌执大权的,除了八丈峰的承山岳王之外,还有主峰也就是南螺峰的平蓑翁了。

    “宗主终究是宗主。”承山岳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宗主,终究是以大局为重,不能太过于偏颇。再者,近些年,宗主已甚少下过南螺峰了,甚少理俗事。”

    “宗主这是……”听到这话,刘雷龙也十分吃惊,在他印象之中,宗主平蓑翁曾是十分勤于事务的。

    “宗主行事,又焉是你我所能揣摩。”承山岳王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或许,他老人家有更高远的志向,毕竟他入圣,也有些年头了。”

    “天尊吗?”刘雷龙也不由心里面一震,在神玄宗,宗主平蓑翁是唯一一个达到了大道圣体境界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奠定了平蓑翁是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地位。

    如果平蓑翁想再进一步,那就是传说的天尊了。

    但是,神玄宗已经是很久没有出现过天尊了,平蓑翁会成为神玄宗这个时代的天尊吗?

    如果平蓑翁真的是成为天尊的话,那么对于神玄宗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他的宗主之位,更是无人能撼动。

    “或许吧。”承山岳王都不敢肯定,他徐徐地说道:“不过,既然你道患已愈,未来你了肩负重任,八丈峰也算是后继有人,我也可以稍稍松了一口气。”

    自从刘雷龙道衰之后,八丈峰还是少一个独挡一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