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340章我就是喜欢护短
    当年三真教与神玄宗冲突,双方战得十分惨烈,作为神玄宗大弟子、翠鸟峰峰主的苏旭,就在这一战战死。

    尽管后来三真教与神玄宗达成了和平协议,但是,在这件事上,一直都成为了刘雷龙的心里面的坎,一直都耿耿于怀。

    现在舒氏兄弟这样一说,这顿时让刘雷龙怒火中烧。

    刘雷龙双目眦裂,怒视舒氏兄弟,怒声地喝道:“姓舒的,你们莫血口喷人,你们是有意冲着我们神玄宗而来,有意撕毁当年协议,现在竟然恶人先告状……”

    刘雷龙这样一声怒斥,这让神玄宗的不少弟子也都有着这样的想法,刘雷龙他们在这里采摘到血参,三真教的强者就一下子出现了,现在还咄咄逼人,寸步不让,这是摆明有意与神玄宗过不去。?“刘道友,我们可没有这个意思。”舒有有一下子满脸笑容,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三真教,可是遵守协议的人,这不,我们不也是休兵罢手了吗?如果我们真的有意撕毁协议,试想一下,诸位神玄宗的道友还能活到现在吗?”

    被舒有有这样一说,不论是神玄宗的弟子,还是黄杰他们,都不由有些郁闷,这让舒有有他们占了一个理,他们有苦说不出。

    最重要的是,现在舒氏兄弟实力在他们之上,如此一来就一下子压制住了他们所有人了,那怕他们神玄宗有理,也一样说不出来。

    “但是,贵派就不见得真心有意遵守这一份协议了。”舒进桥也一下子换作了笑脸,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就是一个笑面虎,他笑着说道:“我们三真教已经鸣金收兵,以向贵派表达诚意,但是,贵派呢?贵派的支援越来越多也就罢了,而且一直没有诚意交出血参,这是存心想独吞我们三真教的宝药,有意与我们三真教为敌。”

    舒进桥的话更是让神玄宗的弟子愤怒了,他这一番话,那简直就黑白颠倒,明明是刘雷龙采摘到的血参,现在却成了他们三真教的东西,这怎么不让他们愤怒呢。

    “放你们的狗屁。”刘雷龙本就是急性子,本来就是暴躁的脾气,被三真教如此的欺负,被三真教欺到头上拉屎,他能咽得下这口气吗?他不由怒骂道:“这株血参,乃是我们采摘到的,何来是你们三真教的宝药……”?“生于我们三真教的疆土之上,便是我们三真教的宝药。”此时舒进桥打断了刘雷龙的话,依然是满脸笑容,但是,神态已冷。

    “你——”刘雷龙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现在交出血参还来得及。”舒有有也冷笑一声,目露冷光,三真教的强者出现在这里,就没有想过要善终。

    “你们听到了没有。”此时陈尘大手一挥,他们又是把神玄宗的弟子给围了起来,他们的目标重点是刘村的孩子们,对于他们来说,刘村的孩子们是神玄宗弟子中最弱的一环,一旦动手,他们就会第一个拿下刘村的孩子们。

    此时陈尘冷喝道:“如果你们不交出血参,就休怪我们三真教先礼后兵了,若是有什么流血冲突,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这是你们选的。”

    “好大的口气!”黄杰也不由大怒,这里还是神玄宗的地盘,被三真教欺到头上,他能不愤怒吗?

    “黄杰道友,年轻人的战争,就交给年轻人,若是黄杰道友一众,想热热身,我陪你们便是。”舒氏兄弟中的舒有有站出来,挡着黄杰,冷笑了一声,双目如闪电。

    舒有有如此神态,这让黄杰他们脸色十分难看,虽然他们之中有四个人是拥有真人宝身的实力,但是,与舒氏兄弟的三昧真身相比起来,那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说句不好听的,舒有有一个人就可以打他们四个人!

    这对于黄杰他们来说,是特别压抑的事情,舒氏兄弟摆明就是要欺到他们头上,但是,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却无法与他们抗衡。

    “我们交出血参。”此时战虎作决定,对黄杰他们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黄宁也沉吟了一下,最后对刘雷龙他们说道:“交出血参,我们先撤,迟早有一日再讨回来。”

    黄杰和刘雷龙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个道理他们能懂,但是,在自己的疆土之上,被人抢了如此珍贵的血参,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难于忍受的。

    当然,血参不是黄宁、战虎采摘到的,就算交给了舒氏兄弟,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我可没有那个耐心等待。”舒进桥冷冷地说道:“若再不交出血参,那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到时候,只怕就是收尸了!”

    “收尸,是收你们的尸吗?”就在舒进桥话刚落下之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一个宝舟从天而降,宝舟之上,站着三个人,这正是李七夜他们三个人。

    “是千月师姐,千月师姐他们来了。”看到宝舟上的三个人,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大呼一声,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兴奋得脸色涨红。

    在场的弟子都已经憋得一肚子愤怒,但,力不如人,无可奈何,现在弓千月他们到来,顿时引起了神玄宗弟子的欢呼,弓千月赶来,就是为神玄宗撑腰的。

    弓千月到来,顿时吸引住了三真教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了舒进桥和舒有有兄弟两人,他们一看到弓千月,他们都不由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

    弓千月大名,不仅仅是局限于神玄宗,在北西皇,她也是赫赫有名,早就是出了名的天才。

    更何况,弓千月的实力也是达到了三昧真身的境界,乃是当下最年轻的三昧真身的天才。

    弓千月到来,就算是刚才咄咄逼人的陈尘都不由脸色一变,后退了一步。

    弓千月到来之后,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激动,他们都不由紧紧地握住手,他们神玄宗也一样高手如云,绝对不允许三真教欺到头上的。

    弓千月到来,秀目一扫,冷冷地说道:“当我们神玄宗好欺负的吗?”

    此时舒氏兄弟相视了一眼,最后,舒进桥说道:“弓姑娘,我们可是没有恶意,只不过,你们神玄宗偷窃了我们三真教的宝药,所以,我们三真教必须收回宝药,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既往不绺!”

    “鹰愁涧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三真教的地盘了。”弓千月秀目一寒,冷光绽放。

    舒有有也一点不着急,慢理斯条,说道:“如是弓姑娘不相信,随时可以来我们三真教对质,我们三真教一定会给姑娘一个满意的答复……”?“哆嗦那么多道理干什么。”在这个时候,站在那里的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斩了他们,收兵回家,我想睡个午觉。”

    弓千月的到来,三真教的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弓千月的身上,更何况,弓千月大名在外,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弓千月的身上,没有谁会多看李七夜一眼。

    但是,现在李七夜这样嚣张的话,顿时引得三真教的所有弟子侧目了,包括舒氏兄弟,他们立即向李七夜望去。

    至于神玄宗的弟子,都不说话了,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如黄宁、战虎,他们则是冷笑地看着这一幕,他们倒想是看到舒氏兄弟教训一下李七夜。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陈尘立即斥喝道:“长辈议事,给我闭嘴!”

    陈尘气势凌人,在他眼中看来,李七夜这点实力,那只不过是神玄宗普通的弟子而已,最多也就是弓千月身边的小跟班,他作为三真教的首席护法大弟子,又怎么会把这样的一个小人物放在眼中,所以立即斥喝。

    “斩了他——”李七夜随意吩咐地说道。

    “不可——”黄宁和战虎顿时一惊,他们两个人大叫,他们都拦着反对。

    “有何不可。”弓千月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

    黄宁和战虎他们两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战虎沉声地说道:“三真教与神玄宗有协议在,以和平为主,不可杀人,否则,将会燃起双方战火。”

    “战火就战火,打呗。”李七夜摆了摆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战虎和黄宁顿时脸色一沉,黄宁冷喝道:“此乃是宗门大事,关系宗门生死存亡,休得由你胡来,也非由你能做主!”

    “退下——”弓千月冷冷地对黄宁和战虎喝道。

    这顿时让战虎和黄宁两个人脸色十分难看,他们都不由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只好退到一边。

    而舒氏兄弟他们冷笑看着这样一幕,他们当然乐意看到神玄宗内讧了。

    “好了,我这个人就是有个坏脾气,喜欢护短。”黄宁和战虎退下之后,李七夜看了一眼三真教的弟子一眼,淡淡地说道:“敢抢我身边人的东西,那是自寻死路,都给我斩了,免得碍眼。”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顿时让三真教的所有弟子怒火直冒,李七夜简直就是视他们无物。

    今天还是一更,明天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