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345章赐你
    “回去喽——”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十分兴奋,这一次他们也算是满载而归了,最重要的是,遇到三真教这样的强敌,他们还能全身而退。

    在回程之中,战虎和黄宁两个人都全程沉默不语,他们脸色阴冷。

    如此的凯旋而归,其他弟子都十分的兴奋,但是战虎和黄宁他们两个人却没有丝毫的兴奋,他们反而是阴沉着脸。

    因为他们发现,李七夜对于他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任由李七夜发展下去,只怕,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李七夜再一次地踩在了脚下。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李七夜在神玄宗也算是民心所向了,现在也开始有很多弟子拥护李七夜,爱戴李七夜,甚至是崇拜李七夜了。

    在以前,多少弟子对于李七夜是不屑一顾,对他是嗤之于鼻,没有多少弟子会在意他们。

    可以说,在以前,神玄宗的弟子,多少是拥护他们的,有多少是爱戴他们的,现在李七夜一下子超越在了他们之上,俨然有神玄宗第一大弟子的趋势。

    所以,这一下子让黄宁和战虎他们两个人一下子意识到,一旦有一天让李七夜羽翼丰满的话,那么,在那个时候,便是他们彻底失势之时,到了那个时候,如果他们两个人敢再与李七夜为敌,与李七夜作对,只怕他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一刻,黄宁和战虎都在彼此的目光中读懂了彼此的意思。

    在这一个时候,他们都有着一个想法,必须铲除李七夜,如果李七夜一日不除,他们就食寝难安。

    不论是战虎还是黄宁,他们都是有抱负之人,都是野心勃勃的人,他们心里面都有着宏愿壮志,更何况,黄宁在心里面对弓千月是志在必得。

    所以,在这一刻他们看来,如果李七夜一日不出,在神玄宗他们就永远出人头地的机会。

    在未来,他们想出人头地,他们想有一天能掌握神玄宗的大权,他们必须铲除李七夜,否则的话,他们的所有一切都会化之东流水。

    试想一下,在未来,一旦让李七夜羽翼丰满了,又有弓千月辅助的话,那么未来在神玄宗还有何人能挡?到了那个地步,只怕不仅仅是李七夜在神玄宗是大权在握,说不定,到了那一天,对于战虎他们妖族家族来说,已经是没有立足之地了。

    到了那一天,甚至有可能在神玄宗,他们整个妖族的弟子没有立足之地,搞不好从此之后,神玄宗是人族的天下。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眼神之中,黄宁和战虎他们两个人都达成了共识,不论如何,他们必须铲除李七夜。

    在这一刻,他们看来,不论是个人恩怨,还是为了他们妖族的利益,他们都必须铲除李七夜,趁他现在羽翼还没丰满,现在还有着这样的一个机会。

    当然,归途中,神玄宗的弟子都沉浸在兴奋之中,他们都在讨论着惊羽剑的无敌一斩,他们都没有发现黄宁和战虎的心思。

    至于李七夜,一路神态自若,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

    回到神玄宗之后,弓千月也随李七夜回到了住处。

    “少爷——”弓千月终于沉淀了思绪,看着正坐在大师椅上的李七夜。

    在刚才对于弓千月来说,是妙不可言的感觉,当惊羽剑出鞘的那一瞬间,当道君力量在她体内磅礴之时,这样无敌的力量,让她受到很大的冲击,这样的力量实在是能让人沉醉。

    毕竟,世间又有几个人能感受到道君的力量呢,不论是任何一个修士,一旦有机会能感受到道君的力量,那也是一辈子难于忘记的。

    此时,弓千月也总算是沉淀了思绪,终于在这样的力量喜悦之下回过神来。

    “嗯——”李七夜仅仅是应了一声而已,依然是坐在大师椅上,闭目假寐,神态自然。

    “少爷还未取回剑篆呢。”弓千月认真地对李七夜说道。

    自从李七夜把剑篆烙印在她的体内之后,李七夜就没有再多去看一眼,丝毫都没有取回的意思。

    剑篆,不要说是对于弓千月,这样的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那都是无价之宝。

    试想一下,南螺道群,在神玄宗留下了远不止一件的道君兵器,而剑篆,仅仅只有一个。

    而且,这是南螺道剑以自己剑道所祭炼而成的剑篆,它不仅仅藏有南螺道君的大道奥妙,融合了这样的剑篆之后,可以掌御南螺道君的兵器。

    更重要的是,这一株剑篆之内,蕴藏着南螺道君强大无匹的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能使得弓千月能斩出惊羽剑的绝世一剑。

    试想一下,得到这样的一枚剑篆,不仅仅可以使自己能摆脱大道的枷锁,使得自己能掌御道君兵器,同时,这也能使得自己拥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

    如此绝世无双的东西,比一件道君兵器还要惊人,任何人得到,都会永远占有。

    不过,弓千月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是李七夜的剑篆,就算是李七夜忘记了,她也会提醒。

    不过,让弓千月震撼的是,剑篆烙印在她的体内,她根本就不可能剥离出来,然而,李七夜却仅仅是铜筋岩身而已,本是融入他体内的剑篆,他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出,并烙印在自己的身上,这才是最让弓千月震撼的。

    没有感受过剑篆的力量,没有感受过剑篆的玄妙,其他的弟子根本就无法明白这里面的难度。

    当弓千月感受到道君力量冲击之后,感受到了剑篆乃是由无上大道祭炼而成的玄妙之后,她是彻底明白,这样的一枚剑篆是多么的强大了。

    这也让弓千月十分清楚,这样的一枚剑篆融入了自己的体内之后,根本就无法剥离,至少现在的她是根本做不到,只怕连宗主平蓑翁都一样做不到。

    但,这样的举动,对于李七夜来说,那是轻而易举,好像这仅仅是一件随手佩戴的东西而已,这样的举动,根本就不是铜筋岩身的实力所能做到的。

    所以,这能不让弓千月在心里面感到震撼吗?

    对于弓千月这样的话,李七夜仅仅地撩了一下眼皮,然后又闭上了,淡淡地说道:“这些日子侍候着我,也算有点功劳,剑篆,赐你了。”

    事实上,对于李七夜而言,就算是没有剑篆,他也一样能掌于天地间的一切兵器,只不过,登上三百阶之后,李七夜随手得之而已。

    这样的一枚剑篆,对于南螺道君来说,都显得珍贵,他把这样的一枚剑篆留在三百阶之上,乃是想奖励一下有这样能力的后人,留一个小小的惊喜。

    但是,这样的一枚剑篆,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完全是可有可无,那怕是这枚剑篆是南螺道君花费了不少心血祭炼,对于李七夜而言,也是如此。

    所以,这样的剑篆赐于弓千月,对于李七夜而言,那也算不了什么的事情。

    “赐我——”弓千月不由呆了一下,一时之间,她也不由为之一震,心里面掀起了波澜。

    弓千月是见过世面的人,也是拥有过许多宝物的人,连惊羽剑这样的道君之剑她都能拥有,可以说,很少东西能让她如此惊如雷殛了。

    但,李七夜说把这枚剑篆赐给自己,这的确是震撼了她,特别是她领略了这枚剑篆的威力之后,她更加明白这枚剑篆的珍贵与无价。

    试想一下,以她现在的实力,还未能掌御惊羽剑这样的道君兵器,但,一旦融合了这枚剑篆之后,她就能掌御道君兵器,而且还拥有了小部分的道君力量。

    这样的一枚剑篆,比一件道君兵器,不知道珍贵多少呢。

    可以说,这样的一枚剑篆,那绝对是让人疯狂的东西,不要说是她,只怕如峰主这样的存在,对于这样的一枚剑篆,那都是梦寐以求,连宗主平蓑翁都求之不得。

    但是,就是如此一枚无价的剑篆,李七夜却赐于她,就好像随便赐一件普通不到再普通的东西一样,如此大的手笔,那实在是把见过世面的弓千月给震撼住了。

    “多谢少爷。”回过神来,弓千月向李七夜大拜,说道:“少爷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赴汤蹈火。”

    弓千月如此大礼,不仅仅是因为李七夜赐给她一枚剑篆,更是因为他这样绝世无双的胸襟,随手便能赐下如此东西的人,是何等无上的胸襟,这样的男人,值得她效劳一辈子,值得她为之鞍前马后!

    “嗯——”李七夜仅仅是应了一声而已,轻轻点了一下头,坦然地受了弓千月的大礼。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淡淡地看了弓千月一眼,说道:“先天真命,你的天赋是不错。只不过,大道修行,枷锁还在。你还需要发挥一下自己的潜力,让你能走得更远……”?“……这枚剑篆,可以去挖掘你的潜力,潜发你的潜能,在未来修道之上,能助你一臂之力。不过,这并不是意味着你融合了这枚剑篆之后,便是高枕无忧。想真正发挥它的威力,挖掘自己的潜能,还需要你去参悟,需要你去修练,彻底参悟了它的奥妙之后,你才能走得更远。”

    “少爷的金言玉律,我铭记于心。”弓千月感激无尽,牢记李七夜的这一席话,向李七夜再拜。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了。

    弓千月在旁边侍候着,默默地为李七夜煮着茶,为李七夜斟上,李七夜自然惬意,摇着大师椅,喝着茶。

    过了好一会儿,弓千月看着李七夜,忍不住轻轻问道:“少爷,你,你为何而来呢?”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此之前,她师父平蓑翁也问过,但,弓千月总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现在她彻底明白,李七夜不是为了什么宝物或者什么东西而来,因为这些东西,他根本就是不屑一顾,那怕对于他们来说再珍贵,也是如此。

    这让弓千月感觉,李七夜就是天上的真龙,突然有一天,降于尘世,降于神玄宗。

    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