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3367章三真七子
    三真教百万大军阵兵于神玄宗,当然,这话说得有些夸张,但,也差不了多少,此时此刻,三真教最强大的队伍,最精锐的弟子,全部都纠集在了神玄宗山外。

    突然之间,三真教纠集兵力于神玄宗山外,这是让其他的修士强者十分意外的。

    事实上,就算有修士强者知道缘由了,也都会觉得还没有到达这样的地步,毕竟,三真教被斩杀了一位护法和一位长老,虽然这是一件大事,但远远还没有达到倾巢而出的地步。

    现在三真教差不多是倾巢而出,门下的所有强者、最精悍的队伍都阵兵于神玄宗山门,可以看得出来,三真教这一次攻打神玄宗,那是不死不休,颇有要灭神玄宗之势。

    “三真教真的要灭神玄宗吗?”看到三真教的百万大军阵兵于外,连很多其他门派的修士强者都觉得意外,他们都不由有所存疑。

    毕竟,三真教与神玄宗结仇已经千百万年了,彼此之间不知道爆发了多少场的战役,双方都有死伤惨重的时候,双方都有过衰落之时,但是,在这千百万年以来,也没见得三真教和神玄宗彼此之间谁灭了谁。

    现在三真教却突然阵兵于外,阵容之大,远远超过了以往,这的确是让很多人吃惊。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门户之内传送过三个高大的人影来。

    这三个身影都是胯下骑着异兽,一个奇着高大无比的宝象,这头宝象四腿如同粗大的石柱,象背可以驮起一座高山。

    此时,这头宝象虽然没有驮着一座高山,但是,却驮着一座楼阁,在楼阁之内,盘坐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身穿三色道袍,手持拂尘,让人一看,犹如出尘道人。

    另一个身影,乃是一个老妪,老妪骑着一只青鸾,青鸾的身躯虽然比不上宝象巨大,但是,它的尾羽长长地拖着,拖起的尾羽火光摇曳,闪动可怕的火光,似乎是继承于凤凰的真火。

    这个老妪骑于青鸾之上,冷面如霜,双目如剑,背负一把长剑,吞吐寒光,有大杀八方之势,让人毛骨悚然。

    最后一个身影,乃是白面无须男子,胯下所骑,是一头蛟龙,这头蛟龙身长八十丈,一对犄角十分的锐利,如同两把出鞘的寒刀一样,随时都能斩人于座下。

    这个白面无须的男子手托宝塔,宝塔乃是光芒吞吐,似乎可以吞噬八荒生灵,可以炼化一切妖魔,给人一种降魔斩妖之势,让妖族的弟子看得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三真七子!”看到这三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百万大军之前的时候,远观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大吃一惊。

    就算是神玄宗上下,看到这三个高大的身影,也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紧。

    “三真教的七老,现在就来了三位,这是真的要倾巢而出。”看到这样的阵容,就算是神玄宗的强者,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三真七子,一口气就来了仨,这真的是要灭神玄宗,生死放手一搏。”看到三个高大身影列阵于百万大军之前,任何人心头都不由为之一紧。

    三真七子,那是很久以前的称谓了,现在很多人都称之为三真七老了,这是三真教掌门包括在内的三真教七位最强大的人。

    完全可以说,三真七子,可以比肩于神玄宗的五位峰主,如张越这种,三真七子还更加强大。

    ”三真七子,末者最强,不知道来否。”看着三真七子来了三个,远处旁观有强者低嘀地说道。

    “七子之末——”一听到这个说法,不知道有多少人心头为之一紧,七子之末,很多人都听过,声音如雷贯耳。

    “七子之末路依零,不知道来否,也不知道是否突破了大道圣体。”不少人提到这个名字,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发毛。

    三真七子,在北西皇可谓是赫赫有名,但是,声名最大的,不是七子之首的三真教掌门,而是七子之末的路依零。

    七子之末,路依零,乃是三真教掌门的小师弟,一代天才,他在七子之中是年纪最小,但却是道行最高的人。

    “路依零!”当有人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要说是承山岳王他们,就算是平蓑翁这样的第一高手,都不由心头一紧。

    “就算路依零未来,这已经够强大了,三真七子的三、四、五这三子都来了,实力何等雄厚。”此时有人看着阵兵于百万大军之前的三位老人,徐徐地说道。

    骑宝象的老人,乃是三真七子之三;骑蛟龙的白面无须男子乃是三真七子之四;骑青鸾的老妪,乃是三真七子之五。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不少人还在猜测之时,三真教的门户之内,一个人踏步而出,在这“砰”的一声之下,他一足踏下,就在虚空之上留下了足印,他的足印犹如烙印在那里,久久无法消散。

    在这个时候,三真教的百万大军之上,站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一身三色道袍随风飘舞,脸上长须也是随风而舞动,当他轻轻一捋之时,长须如剑,闪动着光芒。

    这个老者手托如玉,站在虚空之上,宛如是一座神岳,让人无法跨越,让人敬畏三分。

    “七之之首,三真教的掌门。”看到这个老人踏足于虚空之上,有不少人为之惊呼一声。

    眼前这个老人,正是三真教的掌门,七子之首,他在北西皇的威名,一点都不弱于神玄宗的平蓑翁。

    三真教的掌门亲临,顿时让神玄宗上下都不由心头为之一紧,因为三真教的掌门亲自征战,那就意味着两派之间的大战必将会不死不休。

    甚至连远处观望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心头一紧,他们抽了一口冷气,暗暗地说道:“这一次是玩大的了,两派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百万大军阵兵,掌门亲临,这已经足够说明三真教的决心了,他们要与神玄宗不死不休!

    “蓑翁兄,该给我们三真教一个交待了吧。”在这个时候,三真教的掌门站于虚空,冷冷地说道。

    三真教掌门的声音如同刀刻一样,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好像利刃一刀一刀地刻在虚空中,让神玄宗的弟子听得十分难受,因为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也如同刻在大家的身上一样。

    “道兄,久违了。”敌人都要杀上门来了,平蓑翁也不能不露脸,他不可能龟缩在南螺峰不出来。

    此时平蓑翁腾空而起,站在南螺峰的上空,神态和蔼,他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兄为何要阵兵于我们神玄宗。”

    和神态冷厉的三真教掌门相比起来,神态和蔼的平蓑翁更像是邻家的老爷爷。

    平蓑翁这样的神态,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了解平蓑翁的人都知道,平蓑翁绝对不是什么善茬,绝对是狠角色,他不发威则罢,一旦他发威起来,那是风雷厉行,手段是铁血无情。

    “蓑翁明知故问,你们神玄宗再三杀害我们三真教的弟子,斩我们首席护法、屠戮我们付长老,此乃是深仇血恨,乃是你们神玄宗撕破协议,向我们三真教宣战!”三真教的掌门冷冷地说道。

    “这只怕是误会。”平蓑翁也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此乃是由贵派的弟子率先动手,贵派的首席护法和付长老毁我山门,杀入翠鸟峰,我们神玄宗只是自卫而已。有人被杀,只能怪学艺不精!”

    此时,平蓑翁仅仅是以“误会”、“自卫”这样轻描淡写的言辞打发了。

    平蓑翁心里面清楚得很,当三真教阵兵于神玄宗山外的时候,所有的谈判,所有的言辞,都根本无济于事,三真教这是要来真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回旋余地,所以,此时平蓑翁也懒得多费口舌。

    三真教一定要说神玄宗杀了他们的弟子,无非是想让他们是师出有名而已,让他们能名正言顺地发兵神玄宗,把撕破协议的恶名按在神玄宗身上。

    听到双方的说辞,远处观望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双方不说,很多人还不知道这里面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

    事实上,刘梦龙他们被杀死的消息还没有传开,三真教已经是大军压境了,这就意味着三真教早就有准备,就算刘梦龙他们没有被杀死,只怕三真教都一样会发兵神玄宗。

    “好一个误会,好一个自卫!”三真教掌门双目一厉,吞吐着杀意,冷森地说道:“这就是你们神玄宗的态度吗?这就是你们神玄宗执意撕毁当年休战协议的做法吗?”?“道兄,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多说。”平蓑翁也冷淡地说道:“此时此刻,三真教乃是百万大军阵兵于我们神玄宗山外,你我之间,还谈什么当年的休战协议!如果道兄真的有心再谈当年的休战协议,那就先请道兄撤走百万大军,你我再好好谈谈休战协议。”

    这样的话,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傻子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三真教已经调动了百万大军,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今天还是一更,明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