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 120 清醒了没!(一更)


    那声音突兀的很。

    惊到了所有人。

    也难得吓到了周乔。

    周乔转过头,看向莫名发神经的王少。

    这人什么毛病?

    一惊一乍的。

    只见那位王少硬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突然一反常态地道:“算……算了……”

    周乔蹙着眉头看向他。

    显然对于他这个时候说这种话,非常的不悦。

    因为她眼下完全不想和楚西霖有任何的交集。

    特别是在经过了那一场巨大冲击后。

    她相信,楚西霖也肯定不愿意看见她。

    所以刚才她一点都不意外楚西霖的拒绝。

    否则她也不会连后续都不曾过问一句,直接抽身而去,每天埋头补作业了。

    但没想到这位王少一点眼力见儿都没,竟然中途反口说算了。

    算个屁!

    之前死咬着不松口,现在却又故作大方起来,简直欠揍!

    但事实上,那位王大少哪里是故作大方,他根本是听到刘助理的话,怂了。

    又不是傻子。

    大家彼此都在这个圈子里长大的,谁都不比谁蠢。

    不管真假,既然这位刘助理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周乔也的确是楚家的二小姐,那这件事必须得停止。

    见风使舵,看人下菜碟,这种事他们都是从小就明白的事。

    所以在没有事态没有扩大的情况下必须要及时制止。

    免得撕破脸,没了后路。

    只是,王少看周乔似乎是不太愿意就这样结束的样子。

    他见这女的一瞬不瞬皱着眉盯着自己,原本之前那张看上去像是在挑衅的死人脸这会儿看上去总觉得更是平静之下潜藏着带着未知的危险。

    那王少的心里一慌,“就是这事儿算了,我……我大度,不……不和你计较了。”

    他硬撑着,并不马上讨饶。

    显然还惦记着身后那么多人盯着,想给自己挽留点面子。

    问题是,周乔不知道啊,她反而对于王少的突然改口很不满,“我们下去说。”

    她一心想借着这个机会从刘助理身边脱身而出。

    却把王少给吓坏了。

    他还以为周乔是不打算和他善了了。

    “别!”

    “别!”

    两个声音,一个比一个焦急。

    王少更是一时着急直接走上前把人给拦了下来。

    他大手一挥,迫不及待地就道:“那什么,都说没事了,不过就一点小摩擦而已,我不追究了。”随后又忍不住嘀咕了句,“您去忙楚大少就行……”

    周乔一听,终于明白过来了。

    这都用上尊称了。

    估计是听到刘助理的那些话,知道她和楚西霖之间关系没他们所想的那么疏冷,怕真的得罪自己,得罪楚家,所以这才赶紧改了态度。

    妈的。

    这态度改得真不是时候。

    “不行,我砸了人,得跟你走。”周乔依旧坚持。

    那位王少听了,忙不迭地摇头,“不不不,不用,不用,这点小伤,擦点红药水就成了,您忙,你忙就成。”

    周乔也认真地拒绝,“我不忙,我得为自己做的事负责。”

    那位王少看她这样,越发觉得她是故意整自己,强撑着道:“这有什么可负责的,一点擦伤而已,去医院看看就成。”

    “那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不用不用,这点小事哪儿需要劳烦您啊,您忙您的,那家伙我亲自送过去。”

    “不行,一人做事一人当。”

    两个人你来我往了一阵,那叫一个谦让。

    原本应该是争执不下的场景,此时一度和谐到诡异得让人发笑。

    周乔被他烦得不行,索性转身就往楼梯口而去。

    站在那里的王少一看,心头这下真的慌了,以为她是铁了心要弄死自己了,连忙也顾不及后面那一票的观众了,赶紧跑上前去,哭丧着脸求饶道:“姐,我错了。”

    周乔:“???”

    “姐,我求您饶了我一次,我就是被宋景凡那个混蛋挑唆得昏了头才跑过来的,其实都是误会,是一点小小误会而已。”

    周乔:“……”

    看着眼前这位那么容易认怂的王少,周乔还真不知道该回答他。

    总不能说,兄弟,其实我不是想为难你,我只是想赶紧跑路,也求你放了我吧?

    正当她有口难言时,就听到旁边那个包厢里冷不丁传来了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声。

    “啊——!!!”

    随后就看到包厢里有好几个女孩子伴随着玻璃摔碎的声响从里面尖叫地逃了出来。

    身旁的刘助理一看,立刻着急了起来,赶忙上前道:“周小姐,您看,这楚总真的需要您啊,至于那人被砸得人我来帮您办行不行?”接着就不由分说地上前推着她往旁边那个包厢而去,“您放心,我都给您办得妥妥当当的。”

    旁边的王少见了,也急忙上前架着她的手,连连赞同地道:“对!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绝对不带一点问题,你放心,这人半点后遗症都不带有的。”

    “???”周乔被两个大男人给架着,被迫地往前面走去,“不是,我……”

    “没什么不是的,我肯定给您办好,相信我!”王少说完就冲着自己那两个同伴使眼色。

    那两个同伴也知道这次事儿闹得有点不好收场,马上上前帮着推了一把,“没错,没错,我们给您监督,一定让他乖乖的把人治好。”

    “要是治不好,我帮您打这家伙一顿,出出气。”

    四个人一搭一唱,根本就不给周乔任何的拒绝机会,就直接把人一把推了过去。

    恰巧这时候,一个东西从屋内飞了出来,迎面朝着她急速而来。

    可怜周乔被他们四道人墙堵着,压根没办法动弹。

    危机之下,她只能赶紧偏过头去,然后那东西就笔直的“咚”一下,砸在了她的锁骨上。

    那是一个装满酒水的啤酒瓶子。

    重量可想而知。

    疼得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妈的。

    今天是遭到了什么诅咒吗!

    躲来躲去,还是没躲过被瓶子砸得命运。

    偏偏这时,屋内还传来了楚西霖一声暴戾的怒吼,“滚啊!”

    周乔低头看了一眼半个肩都湿掉的衣服,以及锁骨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果断地想起上次在楚家的时候,那家伙也是拿花瓶砸伤了她的脖子。

    真是死性不改!

    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她一把挣开那两个人抓着自己的手,大步往里面走去。

    里面还有几个男的,估计是和楚西霖一同前来的朋友。

    这会儿见他发火正想着怎么劝,结果就看到一陌生的女的冷着一张脸疾步走了进来。

    “你谁啊?!”

    那人的话音刚落,就见这女的一步两步直接跨过了茶几,直接把躺在沙发上醉成烂泥似的楚西霖一把揪住了头发拽了起来。

    还不等楚西霖吃疼地喊出来,就把人果断地按进了他们用来装饰刺身的冰碗里。

    那冰盘里的冰随着包厢里的暖气早就已经化成一海碗的冰水了。

    没有任何准备的楚西霖整颗头被按进去,那刺骨的冰冷让他浑身一个激灵,爆粗的话刚要说出口,结果一口冰水呛进了气管里。

    他立刻开始挣扎了起来。

    头开始不断的甩动。

    身体也开始抗拒。

    并且幅度变得越来越大。

    水飞溅了周乔一身。

    可她不为所动。

    依旧死死地按着他的脑袋。

    直到那颗脑袋挣扎晃动的幅度开始渐渐变小,她才冷冰冰地问:“醒了没?”

    那声音里带着刻意隐忍着地怒意。

    楚西霖脑子里的酒精早在这挣扎的半分钟里完全驱散个一干二净,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刻点头。

    周乔看了,这才手一松。

    楚西霖忙不迭地的爬了出来,摔在了地上,不断地咳着,一身的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