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魔尊 > 第1868章 寻宝
陆恒的这种思考方式,其实也非常的好理解,就像是如今的地球各国一样,虽然都曾经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打得世界大乱,民不聊生,但大家即便是开打,也绝对不会将整个世界打得破碎凋零,将各国人民打得死伤大半。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打得天地崩坏呢?答案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遇见生死之敌,双方之间,必定是拼尽全力,非是你死,就说我亡的那一种,所以才会顾及不了那么多的东西。

    而依照着这种思考方式来看,在这本《剑宫秘录》中所记载的异域外敌,并非是指西方神界,而更快是指向的是……想到这里,陆恒目光突然一凝,没有继续再向下细想。

    无论《剑宫秘录》中的异域外敌,指的是异界生物,还是外界来客,又或是外星神灵,陆恒都没有太过惊奇,毕竟早在上一世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无数次了,所以并不为之感到稀奇。当然了,这本《剑宫秘录》中所记载的事情,还是给他敲响了警钟,让他开始思考更多关于以后的事情了。

    在上古时期,所入侵这方世界的异域外敌,都能够与当时的修行界打得不分高下,地仙天仙们更是陨落无数。从这一方面上来看,这些异域外敌的实力绝不容小觑,肯定也是存在天仙,甚至是更高层次的强者……鬼知道这些异域外敌会不会在这万年之后,再一次入侵这方世界呢?

    “看来我还是不能太过自满啊,在从这里回去之后,就必须要去冲击凝丹境了,最好是一边寻找着关于‘通天之路’的痕迹,一边不断积累,尝试着去突破现有的境界桎梏。”

    陆恒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后,决定还是要尽快突破到凝丹境,这样一来,才能够更安稳地守护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以及整个华夏和地球。

    “关于通天之路以及更多的上古秘辛,恐怕以你如今的这个层次,无法接触到太多的东西,所以我还是主动去往大罗界,找一找你们那里各大宗门的高层来问一问吧。”

    说完这话,陆恒便直接合上了《剑宫秘录》,将之收回到了神树木盒当中,随后转身就要离开。

    “陆先生,等等……”

    就在这时,月琴连忙开口叫住了陆恒,再也维持不住那副冰冷女神的姿态,略显焦急地开口道:“陆先生,难道这本《九玄剑经》,你就不要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月琴,还是有些懵的,她完全没有料到陆恒竟然直接无视了《九玄剑经》,而是带了一本没什么大用的上古纪事就要离开,这不明摆着就是买椟还珠吗?要知道这本《九玄剑经》,乃是直通天仙之道的仙法,大罗界中无数门派都梦寐以求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被无视了呢?

    “《九玄剑经》?”

    陆恒闻言,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伸手拿起石台上的剑经,简略地翻看了两眼后,便随手扔给了一旁的庞无秋,面带微笑道:“这本剑经还是给你吧,比起赤霞子所得到的那本,这本内容更为齐全,多出了一些神通和功法,足以让你修炼到天仙之境了。虽然这本剑经的后面,还存着一些对于更高层级的推测,但纰漏之处颇多,看来那位开创了剑阁天宫的九玄真君,最终还是没有突破这天剑的桎梏,从而更进一步啊!”

    “谢主人!”

    庞无秋早就已经明白以陆恒的眼界之高,根本看不上剑阁天宫的传承,因此这次接住剑经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在赤霞子洞府时,那种诚惶诚恐的感觉了。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通过《九玄剑经》上面所记载的法门,勤修苦练,争取为陆夏会建立更多的功勋,以此来报答陆恒的赏赐之恩,甚至他还想从陆恒那里,等到更高层次的功法。

    瞧见这一幕,月琴彻底是目瞪口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陆恒,无比惊诧道:“你……你竟然把《九玄剑经》,扔给了你的一个仆人?”

    不止是月琴,就连玄冰门的邹平海等人,也都是一脸懵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要知道如《九玄剑经》这种,直指天仙之道的功法,在大罗界中,必定是镇压一门的不传之秘,恐怕在该门派当中,除了掌门、部分长老、嫡传弟子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接触不到。而在这传承断绝,灵气枯萎的世俗界当中,更是没有一部,可即便这样,还是被陆恒一抬手,就送给了其他人,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什么仆人不仆人的?庞先生怎么说也是我陆夏会的护法,还请你在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点。”

    陆恒扭头瞥了月琴一眼,神情淡淡地警告道。

    “我……你……哼!”

    月琴闻言,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想她堂堂的玄元宫圣女,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了?不过她转念一想,就认定了陆恒肯定是故意在她面前这么做的,以便衬托出他的高深,等到从剑阁天宫回去之后,这家伙肯定会让其仆人把剑经重新上交回去的。

    “这等直指天仙之道的功法,即便是我玄元宫祖师待我如女儿一般,也不会直接交给我来保管,这个姓陆的家伙肯定是在装腔作势,故意用这样的行为,来衬托出他的高深。”

    月琴想着想着,心中愈发笃定了。

    接下来,陆恒又带着众人在天宫内其他地方转悠了几圈,将那些还留存在宫内的东西,全都搜过了一遍。不过他们除了那九柄还尚未成形的剑胚,以及《九玄剑经》和一些灵丹妙药外,并没有拿到什么太多的好东西,显然在那位古剑真君离开的时候,把整座天宫内的宝物,全都打包带走了。

    “不是吧?堂堂上古时期威震修行界的剑阁天宫,天仙道场里面,竟然就这么一点东西?这也未免太穷了吧?”

    小红满脸都是失望之色,忍不住出声抱怨了一句,而其他人也都是一副同样的表情,对于外面看起来是高大上的天宫

    失望不已。

    “大家也不必太过失望,这剑阁天宫存在于凡尘上万年的时间,自从古剑真君离开后,也是相隔了数千年,在这期间,必定有地仙曾经来过这里。那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辰大阵,虽然能够拦得住我们这些人,但却未必能够拦得住那些成名已久,实力高深的老牌地仙。估计他们在进入这里后,肯定是把能够找到的好东西,全都拿走了,只剩下了那间宫主练功室,因为有着神剑灵符的原因,无法被破解,所以才留到了现在。”

    相比于其他人,月琴倒是看得很开,毕竟那位古剑真君都已经离开了几千年,谁也不知道这里来过多少波人,又被带走了多少宝物。

    其他人一听这话,也都明白是这个意思,但还是不由得有些垂头丧气,没有想到这堂堂的剑阁天宫,竟然会比一些地仙洞府还要穷。

    陆恒并没有去参与大家的讨论,而是独自走到了广场中央,东瞧瞧细看看。而在这里,正好也是整座天宫的最中心处,有一口赤炎深井在此,从里面不断向外喷吐着熊熊火焰,让周围的温度都随之升高了不少。

    而这口赤炎深井,便是整个剑阁天宫所布下的诸多法阵内,最为核心的所在了,不断吸取天地原力,炼化为火焰精气,提供能量,将整座天宫抬升到云层深处,相当于是各大法阵的引擎发动机了。

    “这个家伙,又想要干什么呢?”

    月琴察觉到了陆恒的异状后,目光立刻跟着望了过去。

    只见陆恒从神树木盒中,将那本《剑宫秘录》取了出来,然后用手轻轻在玉册上面抹了一下,随后便看见玉册上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以及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响声。当光芒与响声全都消失后,就看见玉册封面上的“剑宫秘录”四个字,陡然间变得模糊了起来,经过相互融合之后,变成了一道灵活的剑光,不断在玉册中来回游走。

    “咦?”

    月琴见状,不禁目露惊讶,她显然已经感觉到了,这道剑光就像是这片天地之间的枢纽关键一样,可以沟通天地日月,自然万物,神奇异常。

    “这是……”

    众人在感觉到陆恒这边所出现的异状后,也都纷纷望了过来,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在我看来,只要是一座法阵,就必然会存在一个枢纽,用来操控整座法阵的正常运转。这剑阁天宫自然也是不能例外,在此之前,我虽然发现这里被布下了诸多法阵,彼此相接连环,但却没有看见任何一处阵中枢纽的存在……”

    说到这里,陆恒举起了手上的玉册,微微一笑道:“你们总该不会是因为这本玉册,只不过是一本关于上古秘闻的纪事吧?若真是这样的话,它又有什么资格与剑阁天宫的传承功法,一起摆在宫主禁地之中呢?”

    听完这番话后,月琴那张惊艳绝美的俏脸,“腾”的一下子,就变得一片通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之前在那间练功室的时候,她就开口质疑陆恒,为什么会放弃《九玄剑经》,而拿走这么一本毫无用处的纪事之书,可现在看来,明显是她什么都不懂,而陆恒才是真正的富有远见,见微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