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679章 踩死
    如若将荒州以圣路划分为九块区域,那么辰路便算是在同一块区域。

    太行山和宁氏,都属于辰路这片区域,中州城东面地界,当初宁煌和猿战,都是从辰路中踏足圣路的。

    因此,太行山和宁氏并不是太远。

    宁氏,也曾经是显赫一时的顶尖氏族,辉煌时期出现过荒天榜上的强者,但如今不断没落,在道宫中的长老宁老,是宁氏中能拿得出手的最有权势的人物了。

    这几日,宁氏的家主宁远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

    那一日刺杀失败,宁垣命陨,到如今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保护叶伏天,但至少是贤士级别的人物,否则不可能杀得了宁垣,如果有这种级别的人保护,那么叶伏天背后是否还有什么势力存在?

    他们之所以敢刺杀叶伏天,自然是因为叶伏天被逐出了道宫,道宫不会干涉,只要刺杀成功,甚至不一定有人知道是谁做的。

    即便有人查出来,谁为叶伏天出头?

    诸葛世家和炼金城城主府虽说和他有些关系,但只是师兄和师姐是里面的人,而且并非是掌权人,这关系绝对算不上太亲密,即便诸葛清风和尤蚩看重叶伏天的潜力,但如果叶伏天死了,自然就没有潜力之说。

    当年宁煌的死,绝对是宁氏心中的一根刺,但叶伏天入道宫修行,根本不可能在道宫中杀他,后来他成为道榜第一的人物,更不可能动得了,宁氏一度以为报仇无望,直至叶伏天被逐出道宫,才有了这场刺杀。

    但竟然,失败了,五大贤者尸体留在那,一眼就知道是谁做的。

    “咚。”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宁远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动静?

    不仅是他感觉到了,此刻宁氏浩瀚府邸之中,许多人都感觉到地面颤动了下。

    而这时候,在宁氏府外,城中之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个心头狂颤,这是,黄金猿。

    此时,地面之上,一道道无比狂暴的黄金猿践踏大地,使得地面出现裂痕,这些黄金猿的身上充斥着狂暴的妖气,前方,一尊尊黄金猿的身躯不断变大,高达十米,如同一座山般,践踏大地,一路往前。

    虚空中,也有无比强大的黄金猿踏天而行,最前面的那头黄金猿像是猿王,数十米的黄金身躯矗立于天地之间,给人以不可撼动的绝代神威。

    许多人四处逃亡,他们发现,这些黄金猿似乎是冲着宁氏府邸去的。

    此时,宁氏府邸有人腾空而起,当他们看到眼前壮观的一幕之时,内心狂颤不止,竟吓得身体颤抖。

    这是太行山的黄金猿族,他们要来干什么?

    陆续有人腾空,甚至有贤者级别的人物出现了,站在高空之上,看着虚空之中那尊太行山之王,他微微躬身道:“见过太行山猿前辈,不知前辈来此何事?”

    “杀。”猿弘嘴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冷漠到没有一丝的情感,下一刻,他身旁数尊庞大的黄金猿手持无边锋利的黄金长矛,金色的光辉贯穿虚空,随后黄金长矛朝着下空那位贤者而去,犹如金色的闪电。

    太快了,掷出黄金长矛的都是太行山的强大黄金猿,虚空为之震颤,那位贤者脸色大骇,他身体爆退,却见遮天蔽日的长矛贯穿而下,根本无法避开。

    “噗呲……”

    一声巨响,巨大无比的黄金长矛直接贯穿了他的身躯,将他插入地上。

    一位贤者人物,瞬间命陨。

    宁氏家族中,无数人看着这一幕心头剧烈的颤抖着,生出强烈的恐惧之意,太行山倾巢而出,是来杀人的。

    “猿弘前辈,我宁氏何时得罪了太行山。”有人大吼出声,却见一尊黄金猿直接降临,黄金大手印镇压而下,将他直接拍死在虚空中。

    轰隆隆的剧烈声响传出,宁氏的大门直接被撞击粉碎,随后府邸中的建筑疯狂炸裂,一尊尊黄金猿矗立于府邸上空之地,威压笼罩着整座府邸。

    “猿弘。”一声大吼传出,宁氏家主宁远身体腾空而起,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对着猿弘咆哮道:“我并不知当时猿战在,但我保证,宁垣绝对不会对猿战下手。”

    他已经知道那日猿战也是和叶伏天一同离开道宫的,宁垣自然有自己的主见,绝对不可能去杀猿战,毕竟他们和猿战没仇,犯不着得罪太行山,也不敢得罪。

    猿弘那双黄金色的眼瞳扫了一眼宁远,到此刻,宁远或许都还不知道他因何而来。

    “既然宁氏喜欢出众贤者,今日,宁氏贤者人物,一个不留,若有王侯敢参与还手,杀无赦。”猿弘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般震颤在宁远的耳膜中,他心中生出一股无边的恐惧之意。

    宁氏贤者,一个不留,王侯敢参与,杀无赦。

    这是,要断他宁氏命脉。

    在荒州,贤君才是顶尖大人物,拥有贤君,才算得上是大势力,贤者级别,只是一般小城豪强,若是贤者都没有,别说世家,根本不可能在荒州站稳脚跟,更何况,他宁氏乃是强族,必然得罪了很多人,再加上族中宝物不少,如若贤者被灭,宁氏焉能有活路?

    “轰、轰、轰。”巨大无边的黄金猿踏步而出,开始杀戮,黄金猿族向来以强大无比的战斗力著称,没落的宁氏怎么可能是对手,这绝对是一场屠杀。

    其中一处战场,有强大的贤者手持神戟,脚踏麒麟朝着一位黄金猿杀去,却见那黄金猿身躯不动,任由神戟刺在身躯之上,竟破开不了肌肤,黄金猿肉身无敌,乃是黄金铸就,他的大手直接抓住神戟折断,而后劈杀而下,将对方身躯直接劈开,没有太多的技巧手段,以最为霸道的力量镇杀。

    下方,宁氏之人一个个脸色惨白,心中有着无尽的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

    是因为如今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吗?

    可是,家主也说了不会动猿战,太行山为何杀来。

    “猿弘,你疯了吗?”宁远眼眸通红,他咆哮道:“你敢在荒州行灭族杀戮之事,荒州诸势力岂能容你?”

    “你行杀戮之时,以贤者刺杀王侯,不想后果的吗?”猿弘冷漠的眼瞳凝视宁远冷漠开口。

    “叶伏天杀我宁氏天骄宁煌,这是我宁氏和叶伏天的事情,和你太行山何干?”宁远怒吼咆哮,看着一尊尊贤者陨落,他有些疯狂。

    “叶伏天杀宁煌,你要杀他,那么现在,你杀叶伏天,所以,我来杀你,今日起,宁氏荒州除名。”猿弘淡漠开口,听到他的话宁远脸色惨白,死死的盯着猿弘:“不可能,这不可能,叶伏天和你太行山有何关系,难道就因为他和猿战相识?”

    猿弘亲率黄金猿一族杀戮而来,竟然,并非是因为猿战,而是叶伏天。

    他考虑过诸葛世家、考虑过炼金城,认为这两大势力都不可能为叶伏天大举出动,但是,他根本没有想过太行山。

    很显然,那日刺杀之后传闻失踪的叶伏天,如今人在太行山。

    “死人就不必问那么多了。”猿弘冷漠的吐出一道声音,他伸出手,顿时巨大的手掌出现一根黄金巨棍,脚步一踏,天地颤动,黄金巨棍凌空劈下,威压直接将整座宁氏府邸都覆盖,其他人的战斗在这一刻甚至都停了下来,这一棍的威压,仿佛要压塌苍穹,棍还未落,轰隆隆的剧烈声响传出,宁氏府邸不断炸裂,有修为弱小的人直接被压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甚至口吐鲜血,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破碎。

    “不……”宁远大吼一声,一尊无边巨大的麒麟出现,朝着虚空冲去,但这一棍之下,麒麟直接崩灭粉碎。

    猿弘,顶级贤者,上品贤君,荒天榜十八位。

    宁远,中品贤君,相差整整一个境界,更不用说两人的战斗力也不在一个层次,当猿弘亲自降临宁氏的那一刻,这一切就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

    这一棍砸下,宁远便直接趴下了,口中鲜血狂吐不止,他面无血色,只见一只黄金脚印朝着他身体踩踏而下,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宁远他心中无比痛苦,他竟然,会以这样羞辱性的方式被杀死吗?

    一脚踩死。

    无数道目光凝视那一方向,眼睁睁的看着猿弘的脚踩踏而下,轰落一声巨响,地面疯狂炸裂,整座府邸都出现一条条裂缝,宁氏的人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

    他们的家主,被一脚生生的踩死了,这是何等羞辱性的死法。

    “做你们的事。”猿弘抬头扫了一眼虚空中的黄金猿,那些黄金猿彻底暴走杀戮,宁氏下方一片哀嚎,王侯人物瑟瑟发抖不敢参战,哭喊声被战斗声彻底淹没掉。

    宁氏一族,完了。

    今日起,将从荒州除名。

    这一切,只因为家主发动的一场对叶伏天的刺杀。

    没有过多久,地面震动,轰鸣声不断,太行山的群妖腾空离去,府邸之外无数人靠近宁氏这边,此时的宁氏只有哀嚎声以及一片废墟。

    “太行山的猿,真暴力啊。”许多人心头狂颤,黄金猿族终究是妖兽,而妖兽发怒,何其狂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