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819章 风雨欲来
    守墓村的消息传出,震惊东州,并且朝着九州之地扩散。

    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于虚空剑冢中开启尘封多年的虚空剑阵,诛棋圣,得虚空剑圣传承。

    自此,守墓村归顺,守墓村村长乃是圣人,入至圣道宫,封圣长老,从此荒州有圣。

    叶伏天,这位荒州的年轻领袖,走出荒州一年时间,便让九州之人记住了他的名字,让荒州出现了圣人,难怪当初那场战争老宫主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他,继承道宫宫主之位。

    还有一则消息震动九州,叶伏天竟然当场对峙周圣王,当着周圣王的面,为了两位普通人斩了周圣王属下。

    为此,周圣王将发起圣战。

    有人称,周圣王回去之后,便命人启程前往夏州之地,在那里,有夏皇的人。

    真正两大圣地之间的圣战,是需要通禀夏皇的。

    毕竟,夏皇才是九州的主宰者,九州诸圣地,皆为他的道统所在地。

    如今荒州有圣,又闹出如此大的风波,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荒州,哪怕是大周圣朝,也不可能直接率人直接压过去灭至圣道宫了。

    同时,大周圣朝开始整顿军团,一股无形的风暴正在酝酿而生。

    九州已经有多年不曾有过圣战了,这一次,会有多惨烈?

    在所有人都离开守墓村后,又有人尝试着想要入虚空剑冢,却发现虚空剑冢的阵势皆变了,危及生命,无法进入,守墓村也全部迁徙离开,似乎意味着虚空剑冢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这种情形下,诸人便也很自然的离开了,没有必要再去冒生命危险。

    …………

    齐州,稷下圣宫所在的区域,消息自然也已经传来,九州问道之战便已让他们极为震惊,稷下圣宫出现了百年一遇的奇才,天生五行圣体的诸葛懿。

    但即便如此,诸葛懿都在九州问道都屈居两人之下,其中一人已经被证实为灵体,难怪十五岁年龄便那般妖孽,不过令人,则是余生,他连灵体都战胜了,可想而知他的强大。

    此时,在稷下圣宫外不远处的一座庄园中,一位白衣青年安静的坐在那品茶,周围有三五好友,也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这荒州至圣道宫叶伏天和余生,当真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如此年轻,便名震九州,也许当初叶伏天继承圣地宫主,会有不少人等着看笑话吧,没想到短短两年时间,荒州吸纳圣人、又有贤榜强者,若不是叶伏天太过锋芒毕露得罪周圣王,荒州之崛起,势不可挡。”

    “确实,周亚,被誉为大周圣朝的圣王继承人,九州问道之后,挑战叶伏天,叶伏天自称本宫主指点于你,何其狂傲,然而战斗的结局,的确是指点,周亚,毫无还手之力,若是他不入贤,也参加九州问道,恐怕便是他和余生一战了,不知道他二人,谁更出众。”

    许多人都盛赞道,如今叶伏天和余生之名声,都已经开始朝九州扩散。

    “白兄,听闻你是从荒州游历而来,于九州历练,可曾知道叶伏天和余生?”有人目光望向那白衣青年开口问道,这青年气度极为不凡,安静的坐在那,竟有几分儒雅之意。

    “知道。”青年点头。

    “哦?”诸人有了几分兴致,问道:“白兄以为他们天资如何?”

    “九州问道不是已经证明过,九州难遇。”青年显得很平静,然而心中却略有波澜。

    才短短两年的时间,他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了吗。

    当年宫主和师尊他们临死前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他想到,曾几何时,他被誉为荒州第一天才,荒州未来圣人,至圣道宫宫主继承者。

    “也对。”诸人笑了笑,在青年身旁,一位美丽女子身子倾斜,为他斟茶,这女子极为美丽,在这片区域也是极负盛名的佳人,她浅笑着道:“你同样天资纵横,假以时日,九州之人,也会知道你的名字。”

    “没错,白兄乃是我等见过天赋最为杰出的人物。”旁边之人笑着道:“白兄以后有何打算,继续九州历练吗?”

    青年微微摇头,道:“我准备入稷下圣宫修行。”

    行走于九州之地,感悟世间一切,他的心境和以前已经不同。

    当年,他是天选之人,万众瞩目,聚焦着荒州所有人的目光,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大,他被当做圣人培养,不容许有差池,他也努力的完成长辈们的希望,想要做好一个圣地传人,尽可能的让自己完美,受世人爱戴。

    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世间哪有完美之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世间的一切,又会发现是另一番风景,所以他走出来,体验人世间的平凡。

    如今,他已经明悟了一些事情,他该去追求其他的了,和那些真正顶尖的人物在一起修行。

    “在此便提前祝贺白兄了。”诸人含笑拱手,若是寻常人说要入稷下圣宫修行,怕是会被嘲讽,但既然是他开口,自然没有问题的,以他的天赋,想要入稷下圣宫,绝不会难。

    “我想随你一起。”旁边的美丽女生柔声说道,诸人看到这一幕笑了笑,便拱手告辞离去。

    青年自然感受到了女子的目光,他目光眺望远方,思绪仿佛拉回了从前,他也曾对一位女子有过心动,那是一位和他不一样的性格,敢于挑战规矩的明媚女子。

    “我曾有过心动的女子,她年轻时便与我有过婚约,但她却逃婚了,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后来,长辈们为我们定下婚约,但在婚约当天,她心爱的男人来了,他们牵着手出现在我的面前。”青年回忆起往事笑了笑。

    女子目光一滞,道:“你还没放下吗?”

    “早已放下了,只是,我的内心,怕是轻易不会再有男女感情了。”青年看着女子道。

    “没关系,我可以一直陪着你。”女子温柔一笑。

    “我会耽误你。”青年道。

    “我不介意。”女子摇头。

    青年苦笑。

    …………

    夏州,夏家。

    盛极一时的夏家,被许多人誉为九州最强的势力,其家族延绵无尽区域,如帝王宫殿般耸立于夏州城。

    夏家本身,便如同一座城池。

    这古老的家族,从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九州诸圣地,对夏家,都保持着足够的尊敬。

    因为夏家,姓夏。

    然而此时,在夏家浩瀚府邸的上空之地,却有一行身影御空而行,中间还有撵车,撵车之上有人。

    一道道身影腾空而起,想要拦截,却见撵车前之人取出令牌,顿时诸人避退,恭恭敬敬的站在两侧方向相迎。

    撵车一路前行,朝着夏家腹地而去。

    此时,在夏家,有一行身影腾空而起,浩浩荡荡,为首之人气度超然,乃是圣境存在,夏家的主人,他带着诸人安静的站在那等候着撵车的到来。

    很快,撵车降临他们身前,诸人的目光尽皆望向撵车内的身影,监查使出现,不知道这次来的人是谁。

    夏皇在夏州之地设有九州卫,监察九州。

    但即便是九州卫统领降临,夏圣他身为夏家的家主,也无需行礼,因此只是安静的站在那看着。

    此时,撵车中走出一道身影,迈步往前。

    这是一位极为俊美的青年,看起来二十余岁,男子装扮,但肤若凝脂,玉骨冰肌,竟比女子皮肤都要好,看起来,比女人还漂亮。

    若她穿上女子装扮,必然是倾城佳人。

    “女扮男装。”夏圣何等人物,身为圣境强者,这等装扮又岂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监察使中,似乎没有这号人物吧?

    她是谁?

    “监察使前来,不知有何要事?”夏圣开口说道,女子没有说话,她取出一枚令牌伸出。

    夏圣目光望向令牌,顿时心脏剧烈颤动,脑海飞速运转,很快,他猜到来人的身份。

    “跪下行礼。”夏圣对着身后之人开口说道,随后他自己也躬身行礼拜见。

    见到这一幕夏家之人内心都极为震撼,他们家主都需要行礼之人,是什么身份?

    那枚令牌,究竟意味着什么?

    一道道身影单膝跪地,对着那青年身影躬身行礼。

    “不必,都起身。”青年开口说道:“周圣王派人上禀,欲发起圣战,大周圣朝和至圣道宫之间之事,你让亲历者详细说明。”

    “是。”夏圣点头,回头看向一人,正是前往经历了九州问道以及虚空剑冢之事的夏家强者,他走上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青年神色依旧平静,没有丝毫波澜,心中却已有了决断。

    “派人去大周圣朝以及荒州至圣道宫,宣布圣战的规矩。”青年对着身后之人吩咐一声。

    “是。”有人点头,顿时有一行强者直接腾空而起,离开此地。

    青年回到撵车之中,没有多说一句话,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离去。

    夏圣目光望向那离去的身影,心中微有波澜,夏皇,竟然让她来九州之地历练吗,也不知会掀起怎样的风雨!